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先锋模范 > 正文

江河湖泊我天地

发布时间:2019-03-14 10:55:33  来源:河北日报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武大勇在实验室。

  □记者白云

  -阅读提示

  20岁出头,他徒步1000多公里,采集40余个村庄的样本,为写一篇硕士论文;

  即将而立,他用一口磕磕巴巴的东光口音英语,申请到全额奖学金留学美国;

  不惑之年,他从美国博士后岗位回国再就业,选择衡水湖作为科研重点;

  目前,他正在参与的中德财政合作项目,对衡水湖进行全方位、立体化“摸家底”。

  他,就是衡水学院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武大勇,因敬业奉献入评2019年1月中国好人榜。

  他在江河湖边搞科研

  3月1日,衡水学院还没开学,武大勇大步流星走在空旷的校园里给记者带路,边开办公室门,边提前打“预防针”,“屋子里比较乱啊!”

  屋子里确实比较乱,连沙发都得先拍一拍才能坐人。武大勇尴尬地抹抹沙发,“跑野外多,办公室来得少,乱了一点。”

  除了教课,武大勇的时间,几乎都泡在了江河湖泊。

  从广西漓江到海河流域,从永定河到衡水湖、白洋淀,武大勇完成了一系列课题——大黑汀水库浮游生物调查,海河流域水生态系统调查与水生生物图谱制作,衡水湖湿地底栖无脊椎动物对环境因子变化的响应机理……

  “每一项研究都需要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来源于哪儿?肯定得到一线实地调查去。”武大勇推推眼镜。

  这些数据支持着武大勇试图搞清楚人类活动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影响,淡水生态系统健康状况评估、监测、监控预警以及保护和管理,退化淡水生态系统恢复。

  研究的课题挺前沿,又是留美博士、大学教授,可武大勇的日常是运动鞋、牛仔裤、冲锋衣,再配上一口东光味儿的普通话,他给人的感觉甚至有点土。

  武大勇毫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取样效果怎么样,水生态的采样调研是否到位。“虽然现在带了不少学生,但我还是习惯自己下水取样。”武大勇说,这身衣服特别适合野外工作,“宽松又耐磨”,再穿上水裤,拎着抄网,拨开芦苇和水草,一步步接近取样目标,搞清楚水里到底有哪些生物,“挺有成就感。”

  类似下河摸鱼的取样过程,武大勇一点也不陌生。

  武大勇成长于沧州东光县农村,小时候家里6口人。作为长子,他什么农活儿都得干。他用东光方言向记者描述那些农具,“耠子、犁、耧、耙,样样儿都使过。”

  后来从事生态系统的科研工作,取样、观测这些活儿,武大勇都轻车熟路。

  2000年,武大勇到美国怀俄明大学读博士,期间有一个项目,要对怀俄明州4条河流进行健康评价。武大勇几个月待在河边,分拣鉴定了20多万个昆虫标本,每一类都要拿到显微镜下观察,进行分类统计。

  “千万别以为搞科研的都甘之如饴,对重复的工作,我也会烦躁啊。”武大勇大笑起来,大白牙越发显得他被晒得黑,“科研人员也是人,不是机器。但这是任务,是学业,也是工作。就像小时候干农活,干不完这一茬就不能种下一季的庄稼。”

  武大勇研究水生态的价值在于,水体中不同生物种群的数量和类型,代表着水体的健康程度,比如特定时间段内某种水生物突然增多或减少,意味着水体质量发生了变化,持续观察和统计的意义在于能及时发现,并人工保护、干预,以维护人类的生存环境。

  “科研,往往是长期的持续的,尤其是生态系统领域。你很难短期内拿出一个科研成果。我们现在做的很多都是基础性工作,一年、两年,甚至三五年,都是观测期,但是十年二十年,就意义巨大了。”武大勇说。

  每一次努力,都是未来人生的铺垫

  武大勇的办公室除了一台电脑和若干书本,他背后一张黑白图片显得挺突兀。

  这是一张曾走红网络的照片,被网友拍摄于江西南昌火车站。这张图片上,一位年轻的母亲,身后背着一人多高的行李,一手提着磨断了带子的书包,一手托着还在襁褓中的婴儿,弯腰前行。

  武大勇笑笑:“从我第一次看见这张照片就被触动了,然后打印出来贴在这儿,时时提醒自己,每个人都在为梦想奋力前行,我也一样。”

  1996年,就读中国科学院的武大勇,结束北京的基础课学习,来到昆明动物研究所做硕士论文。他的研究方向也是论文需要的数据,要调查取样农村人口、土地、生活习惯和周边环境关系,分析人类对环境的影响。

  这项工作要沿着澜沧江岸,一个山村一个山村地交替到访,逐户进行入户统计,用作数据对比。

  “每天一前一后背两个大包,得有20多斤,一天要走30多公里。不是沿着奔腾的澜沧江河边,就是手脚并用爬山路,天黑了就找附近的村民家里借宿。”武大勇回忆,一千多公里的行程,有的山路向导都没怎么走过,对平原长大的武大勇更是极大挑战。

  六个多月的时间,武大勇完成了对云南境内澜沧江沿线40多个村子的数据采集,作为硕士毕业论文的基础信息。在很多人看来,这有点小题大做。

  武大勇不这么认为:“做什么事都要老老实实,踏踏实实。你永远不知道现在的努力在今后的人生会起到什么作用,把手头的事儿做好,结果不会太差。”

  武大勇的导师当年带两名学生,“我师妹的课题需要在峨眉山观察两年猴子,我的课题是在澜沧江统计几个月的数据。我们都不觉得苦,反倒觉得学习很有趣。”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武大勇在农村广袤的田野上奔跑着长大,儿时的梦想之一,就是长大后,能和大自然打交道。

  这源自小学时,武大勇看的一部动画片《森林大帝》。“看得如醉如痴。片子里对自然的渲染和对动物的人性化描述,对我影响非常大。那时就想着长大后,要是能研究大自然就好了。”武大勇说。

  带着这个想法,武大勇从河北大学生物系考到了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所读研。

  武大勇此前英语成绩并不突出,更是典型的哑巴英语,做题还行,一到口语交流就卡壳。

  1997年,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搞了一次国际研讨会,武大勇和同学作为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外国专家,“全程都在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另加比划。”

  活动快结束时,来自美国的麦克阿瑟基金会负责人问武大勇,是否愿意成为该基金会中国项目的协调员。

  虽然不想成为协调员,但武大勇和这位名叫马丁的负责人成了朋友,一直保持邮件往来。到美国读博后,武大勇终于有机会当面问马丁,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会议工作人员,会选择邀请自己做协调员。马丁回答,他看到了武大勇用磕绊英语帮助他人表现出的勇敢。

  这份友谊和经历,给武大勇打开了一扇看世界的大门。

  1998年,武大勇硕士毕业,“想给自己一次机会试试。趁年轻,多学点知识,总不是坏事。”武大勇回忆,当时他想出国读博。

  申请学校前,先要跨过托福和雅思两道考验。但当时的家庭条件,并不能给武大勇提供经济支持,刚参加工作的弟弟省吃俭用,每个月拿出几百元钱“支援”武大勇。

  他在北京体育大学租了一间宿舍,每天早6时到晚23时,除了吃饭睡觉,全都在做题背单词。

  2000年,武大勇通过语言考试,并申请到美国怀俄明大学昆虫学专业的全额奖学金。而帮助他拿到offer的,是武大勇入学申请中关于调研云南澜沧江的科研经历。

  “我常和学生说,你现在做的每一次努力,都是未来人生的铺垫。”或许没人想得到,当年用英语交流困难的武大勇,如今在衡水学院有两门课双语教学。

  沉下心来,在哪里都能出成绩

  今年1月30日,武大勇入选中国好人榜,归入的类别是敬业奉献。如何看待这一荣誉?武大勇指指身后那张打印的照片,“我和她们一样,都是普通劳动者,不过在做一些科研项目。”

  每个科研项目,都需要实打实的付出。

  2011年3月,武大勇到漓江遇龙河采样,“穿着防水皮裤采样时,踩滑了一块苔藓,刚好那段上游截流用于漂流,水势比较大,一下子给冲出去20多米远。”武大勇回忆,眼镜和米尺都丢了,好在捡回一条命。

  除了危险,还有辛苦。回国10年来,武大勇每月都要去衡水湖采样,从衡水学院到衡水湖14公里,路边哪里换了块广告牌,武大勇都能知晓。

  一年四季的衡水湖边,总能看到武大勇的身影,全副武装行走在腥臭的淤泥里,取样各种水生物。曾经有游客还跟他搭讪,以为他是湖上卖鱼的。

  “就拿夏天说吧,下车干活前,喝光一瓶水,穿上水裤一闷,T恤就湿透了。采了样从水里出来,再喝光一瓶水,到下一个点,T恤又湿透了。”武大勇说,为了让样点有代表性,每个点相距三四公里,走一圈下来得七八个小时。

  从样点采集来的到底是什么?武大勇把记者带到实验室。

  高达3米的标本架上,是采集自衡水湖、漳卫新河等不同河湖的近十万生物标本,分门别类装在装着防腐剂的密封罐子里。随手拿出一罐,武大勇就能开启滔滔不绝模式:“你看这个泥鳅,是不是和平时见到的不一样?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它的嘴比较尖,这叫中华刺鳅,还有这个螺……”

  实验室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大上,其中的器材和武大勇对专业的热情不太成比例。

  苦读了6年,拿下美国怀俄明大学的博士学位,又在密西根州立大学(美国)渔业和野生动物系做了两年博士后,人近不惑,武大勇为什么回国?又为什么选择在衡水学院教书呢?

  记者设想了海归博士可能提供的若干个高站位回答,结果他摆摆手说:“国内对我所研究的生态领域越来越重视,相关的项目支持越来越多,就下决心回国了。”

  而之所以选择衡水学院,武大勇坦言,也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一流高校的科研平台肯定要比衡水好。但纵观国内外,任何一所学校都有一个或者几个专业在专业领域是非常出色的,搞研究未必非得去一流大学。”

  而且武大勇认为,衡水湖是集沼泽、水域、草甸和森林等于一处的湿地自然保护区,有着较高的科研价值。

  “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中德财政合作项目,是一项针对衡水湖的长期观察,这些观察数据短期内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但相当于是对衡水湖水体、生物各种数据的一次系统完整的记录,也是第一次有人做这件事,这些数据从长远来看,价值不可估量。”武大勇认为,沉下心来,在哪里都能出成绩。

  武大勇也的确做出了成绩,一些项目甚至是奔着他来的。

  2015年,武大勇完成了“衡水湖湿地底栖无脊椎动物对环境因子变化的响应机理”和“衡水湖湿地健康状况的生物监测和评估技术”项目。

  2017年,他参与筹划了“青头潜鸭保护国际研讨会”,国际观鸟专家和衡水学院调查团队在小湖隔堤发现的308只青头潜鸭,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种群。

  2017年12月,武大勇的团队在衡水湖记录到白尾海雕,使衡水湖湿地的国家一级保护鸟类由7种提升为8种。

  今年,武大勇要完成“衡水湖自然保护区青头潜鸭种群的时空变化及保护对策探讨”课题,并继续“衡水湖湿地生态监测服务”项目。

  -采访手记

  从走出去

  到请回来

  武大勇并不是记者采访的第一位海归博士。此前,记者还报道过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农业资源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马林。他从荷兰瓦赫宁根大学读完博士后,投身国内养殖场畜禽粪便处理,并发明适应国情的智能堆肥反应器。

  教育部数据显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19.49万人,313.20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有231.36万人学成归国,占改革开放以来回国总人数的73.87%。

  人才是实现民族振兴、赢得国际竞争主动的战略资源。留学博士的回归,正是国家对知识和人才不断重视,增强了国外学子回国打造中国梦的信心。

  我省在引入高端人才方面,近几年也是动作频频。2017年发布了《河北省燕赵英才服务卡(A卡)管理办法》,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还出台了《鼓励柔性引才暂行办法》等一系列优惠政策。

  与此同时,打造省内首家官方综合性国际高端才智服务网络平台——河北国际才智网,实现了省内引智需求信息和全球人才技术供给信息网上录入、传输、汇总、发布、对接等功能。

  这些,都为吸引像武大勇、马林一样的海归高端人才,打下了政策基础。

  马林在国外求学时,学会了做饭、铺地板。作为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被引入国内后,刚进所就有科研启动经费,有专门配备的团队,所里还提供了租金较低的房子,这些都让能他心无旁骛地投身科研。

  武大勇也在组建团队、争取科研项目上,得到了衡水学院以及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这些回到国内,被引入河北的高端人才,已经在岗位上做出了一些成绩,更重要的是,他们带来了先进的理念。

  武大勇在部分课程上采用双语教学,他带回了读博期间用的一本英文版《北美水生昆虫》,并讲解给学生。

  “这本书不能包括国内所有的水生昆虫,毕竟北美和中国的水生昆虫类别有所不同,但这本书很权威。”武大勇翻着手里的复印本,里面图文并茂,有助于学生在查阅国际期刊论文时,识别其中的专业名词,开拓学生视野。

  马林致力于打造中国的牧场花园,把荷兰处理禽畜粪便的原理进行升级改造,研发出适合我国国情的智能堆肥反应器,将过去需要堆肥30天的时间,缩短到7天左右,大大减少占地,提高养殖场粪尿处理效率,同时能将氨挥发降低50%—70%,减少环境污染,还能将产生的有机肥含量提高10%—15%。

  如今,马林已经跻身博导,但他还是奔波在实验一线,到各大养殖场采集数据,并准备推出二代堆肥反应器。

  武大勇的海外求学经历,让他的授课更加灵活。他认为,大学不仅要学知识,还要学习和整个社会相处。他在课堂上列举自己的人生经历,希望让学生悟出一些人生道理,比如当过酒店的经理助理,做过生物公司的技术员,哪怕这些经历在外人看来并不光鲜。

  祖国越强大,越有吸引力。而这些回归的高端人才,也必将为更强大的祖国增添动力。

  文/记者白云

责任编辑:单洁_DW089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版

热点新闻排行榜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