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人物 > 正文

胡继成:抗美援朝当先锋

发布时间:2021-04-08 15:29:56来源:人民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闫荣安

  

  百岁将军胡继成是安徽省金寨县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二军副军长,是最早跨过鸭绿江入朝的志愿军军级指挥员。

  抗美援朝,率先跨过鸭绿江

  1949年8月到1950年2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二军第一二六师师长的胡继成率部在大别山剿匪。剿匪任务完成后,2月底,第四十二军奉命北上,进军黑龙江北大荒屯垦。就在第四十二军官兵克服困难,奋力在北大荒开荒种地、发展生产之时,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国悍然派兵进行武装干涉,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直接威胁新中国的国家安全。

  7月13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由原四野第十三兵团(第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四野第四十二军,炮兵第一师、二师、八师和一定数量的高射炮兵、工兵、战车部队共25.5万人组成。

  7月25日,第四十二军停止农业生产,进入紧张的备战状态,迅速向吉林通化地区集结。此间,胡继成升任第四十二军副军长。拿锄头的生产队一下又变回了战斗队,官兵们士气高涨,喊出的口号是:“放下锄头拿起枪,跨江东征打豺狼!”

  胡继成负责作战指挥,他按照军党委的要求,迅速组织部队进行临战训练,提高部队在严寒条件下攻防作战的适应能力,突出近战、夜战的战术和技术的训练。

  9月15日,美军在朝鲜西海岸仁川登陆,越过三八线,大举向中朝边境进犯。面对朝鲜急剧变化的形势,中共中央根据朝鲜劳动党和政府的请求以及中国人民的意愿,于10月8日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确定第三十八军、三十九军、四十军、四十二军及3个炮兵师首批入朝参战。

  按照中央军委指示,1950年10月19日,首批入朝作战的志愿军部队分别从安东(今辽宁丹东)、长甸河口、辑安(今吉林集安)三个方向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向预定作战区域开进。第四十二军在10月16日已先期派出先遣队过江,因而成为抗美援朝跨过鸭绿江的第一个军。18日,副军长胡继成随前卫团第一二四师三七○团也过了江,成为第一个过江入朝的志愿军军级指挥员。这也是他第一次出国征战。

  胡继成过江后就率先头部队第一二四师向江界地区开进,沿途遇到朝鲜人民军军官和苏联顾问,他们的问话和态度让胡继成颇感意外:

  “中国多木(同志),扁机(飞机)以说?(意为:你们有飞机吗?)”

  胡继成回答:“没有。”

  “有坦克吗?”

  “没有。”

  “你们有大炮吗?”

  “有一点。”

  苏联顾问摇着头说:“耶斗,耶斗!(意为:不行,不行!)”

  已经和装备高度现代化的美军交过手的朝鲜人民军军官和苏联顾问,对装备不够现代化的志愿军深感担忧。

  部队过了江界后,胡继成直接感受到美军的强势和嚣张。沿途,美军的飞机不断侦察、轰炸、扫射,到10月25日,我军过江的100多辆运输汽车几乎全部被炸毁,公路边到处可见汽车残骸。

  特别让胡继成感到震撼的是,第四十二军先遣支队在黄草岭侦察时,看到美军的直升机在山上盘旋,还不知是何物,以为是什么“飞弹”,赶紧隐蔽。可“飞弹”落下很长时间也没有爆炸,从“飞弹”中还走出了美国人,举着望远镜观察。气得我侦察员直骂:“臭显啊,侦察都是坐着‘飞弹’来的。”

  美军的直升机已进入了战场,可我们还不知此为何物,这就是敌我双方装备上存在的巨大差距。胡继成意识到,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恶战。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敌人,胡继成没有畏惧。他满怀必胜的信心,要凭借智慧和勇气,发扬我军的光荣传统,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条件,创造打败强敌的奇迹。

  率先阻敌,首战首捷首立功

  进入朝鲜后,第四十二军(欠第一二五师)奉命抢占长津以南的黄草岭、赴战岭地区组织防御,阻止东线之敌北进,保障西线主力歼敌。

  1950年10月22日,第四十二军前指在江界以东的一个小山沟开会,决定由胡继成率领先头部队第一二四师到黄草岭地区,指挥阻击敌人钳击江界的行动;军长吴瑞林和政委周彪随第一二六师行动,在赴战岭一带阻击敌人。

  黄草岭又名“德洞关”,是朝鲜北部的军事要冲。胡继成深知,敌人也在向黄草岭进击。如果他们越过黄草岭,就会长驱直入朝鲜的临时首都江界,使志愿军西线主力侧后受敌。黄草岭是关系志愿军首战成败的战略要地。为了先敌占领黄草岭,胡继成指挥部队强行军。部队在林海雪原中连续奔跑,又累又困,有的战士为了不让自己打瞌睡就直打自己的耳光。

  24日深夜,胡继成率第一二四师到达了黄草岭地区。他不顾疲劳,迅速部署黄草岭的防御安排。他发现在黄草岭左前方还有一个更高的烟台峰,当即命令第三七一团连夜抢占,以防敌人居高临下对我形成压力。

  接着,胡继成又率第三七○团立即翻过黄草岭赶到前面的草芳岭,和驻守在那里的朝鲜人民军700余人会合。

  就在争分夺秒部署草芳岭阵地时,胡继成又发现草芳岭左侧有一山峰,海拔684.3米,直接威胁草芳岭阵地。胡继成指示第三七○团立即派人抢占。

  胡继成和第一二四师师领导研究部署作战任务后,对全师下达了死命令:“我们一定要把东线军事屏障牢牢守住,绝不让敌人前进半步!”

  10月25日凌晨4时,奉命抢占烟台峰的第三七一团第二营刚利用地形做好战斗准备,韩国军(当时称“南韩鲜军”)首都师先头部队就上来了,战斗就此打响。敌人没有想到山头上有志愿军部队,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吓破了胆,慌不择路,逃下山去。

  就在烟台峰战斗打响后的4个小时,刚抢占684.3高地并修建好工事的第三七○团二营四连也发现一群韩国军向山上爬来。四连战士沉着冷静,直到能看清敌人的眉毛、鼻子,才突然开火。敌人意外遭到打击,惊慌失措,丢下一批尸体溃退下山。

  敌人遭到打击后,立即组织强烈反击,仗越打越大,越打越惨烈。

  25日上午10时,敌人出动8架飞机对684.3高地四连的阵地和侧边的朝鲜人民军阵地进行猛烈轰炸。随后,大批敌人绕过684.3高地向侧边人民军阵地发起进攻,胡继成指挥第三七○团组织火力从侧面支援人民军,将敌人打了下去。

  韩国军首都师第十八团组织部队接连向守卫684.3高地的四连发起进攻。四连集中火力打近战,看着火力杀伤敌人差不多了,就吹响冲锋号,发起反冲击,以短兵相接追杀敌人。敌人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向山下逃命。

  到10月27日,四连打退了韩国军队20多次进攻,歼敌260多人。在烟台峰的第三七一团二营四连也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胡继成指挥部队在黄草岭一线与敌人激战三天三夜,使敌人屡攻不成,毫无进展。

  10月28日,胡继成又冒着敌人的炮火,赶到黄草岭前沿阵地实地考察,并与第一二四师师长苏克之研究,决定改变守在阵地等敌人进攻的防御方式,组织一定的火力和兵力采取攻势防御。随后,胡继成作出了部署:第三七○团从正面进攻;第三七二团一个营从左翼,另一个营与朝鲜人民军坦克配合从右翼反击进攻之敌;炮兵第四十五团按部署行动,准备当敌人进攻时以火力突击敌人,支援步兵进攻歼敌。

  29日拂晓,敌机首先对第一二四师阵地进行轰炸攻击,随后步兵多路出击。胡继成指挥部队故意放敌不打,待敌人到草芳岭附近,各团按照预案居高临下,勇猛出击,把进攻的韩国军第三师打得溃不成军,丢下尸体500多具逃窜。炮兵还打下了敌人的2架飞机。

  从10月30日到11月2日,韩国军首都师、第三师和美军陆战第一师连续向草芳岭和烟台峰阵地猛烈进攻。我志愿军坚守不退,阵地两次失而复得,最终敌人损兵折将而退,黄草岭阵地岿然不动。

  烟台峰上的第三七一团二营四连在缺粮断水的情况下,坚守阵地9昼夜,经过冲击、反冲击,肉搏、再肉搏,最后弹尽粮绝。连排干部全部牺牲,只剩下了司号员、通信员、文书、宣传员、报话员、卫生员、理发员、炊事员“八大员”。连长刘君在牺牲前对司号员张群生说:“你就当个正式司令吧,一定要守住阵地!”

  张群生指挥“八大员”继续战斗,又打垮了敌人两次冲锋,守住了烟台峰阵地。

  11月2日夜幕降临,张群生用号声向营部报告:“我们还在烟台峰上!”

  胡继成听到这个消息,不禁感动得泪流满面。

  为了减轻正面部队的压力,胡继成大胆提出派出一支部队插入敌纵深内,奇袭敌人后方,以粉碎其正面进攻的想法,得到了军长吴瑞林的赞成。

  11月2日夜间,胡继成指挥部队向敌人进攻,负责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第三七○团参谋长邢嘉盛则率第三营,全部反穿棉衣,人雪一色,从龙水洞美军陆战第一师和韩国军第三师之间悄然插入,午夜到达美陆战第一师第一营、第二营和炮兵营阵地,利索地干掉了美军的哨兵。只听“嘟”的一声喇叭响,三营各连、排按照事前的部署,迅速将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爆破筒往美军汽车、装甲车、坦克、大炮上扔。随着巨大的爆炸声,敌人营地一片火海。从睡梦中惊醒的敌人晕头转向,手忙脚乱地调集部队进行反击包围。邢嘉盛率第三营奋力拼杀,突出重围,抢占了400.1高地。

  11月3日,敌人将三营团团围住,企图聚歼。三营集中火力,猛烈打击敌人,粉碎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在深山密林中与敌人展开声东击西的游击战,折腾得敌人疲惫不堪,无所适从。三营在敌人纵深与敌人周旋了一天一夜,还伏击了美军的运输车队,击毁了数十辆汽车。最后在接应部队的配合下,背着所有的伤员,押着30多名俘虏凯旋。

  4日,恼羞成怒的敌人又乘志愿军在烟台峰、草芳岭调整部署之际,集中坦克40辆、汽车装甲车200余辆和大批兵力,在飞机的掩护下,沿公路快速向草芳岭进攻。胡继成当晚组织部队对敌人的后方和腰部发起反击,一举将敌人击退。虽然之后敌人反复进攻,但都以失败告终。

  第四十二军在第一次战役中打出了声威,守住了东线黄草岭阵地,支援了西线主力的作战,使朝鲜首脑机关的安全也得到了保证。

  当胡继成率部带着1000多名俘虏从黄草岭撤下来,路过江界东边村庄时,又碰到刚入朝时遇见的那几个苏联顾问。他们竖起大拇指,连声用俄语说:“哈拉哨,哈拉哨!(意为:好,打得好!)”胡继成深感快慰。

  第一次战役结束后,第四十二军收到了中央军委和志愿军司令部的嘉奖令。其中,彭德怀特别提到胡继成直接指挥的第一二四师:

  “尤其是一二四师以少胜多,打得英勇顽强,连续激战13昼夜,毙伤大量敌人,守住了黄草岭,有力地保证了西线主力顺利歼敌,十分可贵,特通令嘉奖。”

  多谋善战,再接再厉再建勋

  夺取第一次战役胜利后,胡继成和军长吴瑞林、政委周彪率第四十二军在朝鲜战场再建功勋。

  在第二次战役中,第四十二军奉命歼灭宁远地区的韩国军第八师。经分管作战的胡继成周密筹划,部队决定采取穿插迂回、分割包围、各个歼灭的战术。1950年11月25日,第四十二军3个师密切配合,英勇出击,与敌激战到26日拂晓,占领了宁远、孟山,将敌大部消灭。

  随后,第四十二军奉命向顺川、肃川攻击前进,截断韩国军第二军团和美军第九军、第一军退路,以利我主力追击和侧击。

  为加强指挥,胡继成继续随第一二四师行动,一路上走走打打,战斗不断,突破了敌人航空兵、炮兵的火力阻拦,克服饥饿、严寒和极度的疲劳,连续奔袭,勇往直前,于12月1日穿插到大同江边的丫波里。美军见势不妙,在大批飞机掩护下,逃往平壤。

  在第二次战役中,第四十二军进行大小战斗31次,歼敌4700余人,连克宁远、孟山、成川、江东诸城,直接威胁西线敌军主力的侧后和战略要地平壤,有力地策应了志愿军主力歼灭美军第二师、第二十五师,土耳其旅一部的作战,粉碎了敌人的“圣诞攻势”,为迫使敌人退守到三八线发挥了重要作用。

  1950年12月中旬,第四十二军奉命进至松湖洞、石潭洞、龙潭洞地区集结,完成第三次战役准备,并与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副司令员金雄指挥的东线人民军第二军团、第三军团、第五军团配合,计划于12月31日同时发起进攻,突破敌人三八线的永久工事。

  12月29日,胡继成带人去铁原与金雄协调志愿军与人民军配合作战事宜。令胡继成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金雄竟是他在新四军第三师时的老战友王信虎。

  当时,胡继成在新四军三师八旅任参谋长兼第二十三团团长,王信虎任第二十二团参谋长。王信虎是朝鲜人,回朝鲜后改名金雄。这次战友重逢,令人喜出望外,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很快,他们谈好了协同作战事宜,胡继成立刻返回。

  由于没有汽车,胡继成等急行军近60公里,连夜赶回军部,疲劳至极。在向军长、政委汇报与人民军的协调情况后,胡继成倒头便睡。

  就在胡继成酣睡时,敌机来袭,军指挥所的房屋被炸掉大半,而疲惫至极的胡继成竟然没醒。

  敌机飞走了,胡继成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等他醒来才发现,自己的小腿部和臀部都被弹片削去了一块肉,流了很多血,万幸是没有伤到筋骨。

  大家都很惊奇。吴瑞林感叹道:“你老兄怎么睡得这么死?算你命大哟!”

  战斗就要打响了,时间紧迫。胡继成顾不上疗伤,让卫生员简单包扎一下就去参加作战会议。

  30日晚上,战斗准备就绪。胡继成令报务员向司令员彭德怀报告情况。

  看到战士们在新年到来之际,都十分想念祖国、想念亲人,很多人在战壕内面向祖国的方向敬礼致意,胡继成深有同感。他特意让报务员在电报最后加上一句话:请志司代我们向全国人民转告,四十二军前线将士祝祖国人民新年快乐!

  31日晚18时30分,中朝两国军队30万大军沿200多公里战线同时发起进攻,向三八线突破。

  敌人凭借坚固的工事,顽强反抗,企图固守三八线,阻止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前进。

  胡继成不顾伤痛,和吴瑞林在指挥所密切地关注着第一梯队第一二五师、一二六师的战斗情况,可一直没有突破的消息。

  这时,胡继成建议:“把第一二四师放上去,另选口子再攻!”

  吴瑞林当即命令第一二四师发起攻击,并命令炮兵团进行第二次火力急袭,摧毁道城岘韩国军阵地,确保第一二四师顺利突入纵深。

  道城岘峡谷地势险要,谷内积雪很深,两边山势陡峭,攀援极为艰难。第一二四师三七二团和第一二五师三七三团经过艰难的攀登和激烈的战斗,于1951年1月1日3时30分将韩国军第二师第十七联队一个营大部歼灭,胜利占领了道城岘,摧毁了敌人号称“铜墙铁壁”的三八线防线,打开了通往纵深作战的突破口。

  第一二四师突破三八线后,不顾敌人航空兵的威胁,大胆猛进,8个小时就插入敌纵深75公里,顺利到达指定地点与友军对敌人进行合围。战斗中,该师歼敌2721人,自身伤亡209人,创造了敌我对比13∶1的战例,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政治部的嘉奖。

  在第四次战役中,面对敌人的大规模进攻,第四十二军奉命向横城方向实施反击。

  2月11日,第四十二军在横城地区再次痛击韩国军第八师,胡继成率第一二四师、一二五师南下追歼逃敌,歼灭美军第二师一个连,随后转至龙头里、鹰峰、中元山地区运动防御。

  在第四次战役后期,形势越来越险恶。第四十二军军部遭敌空袭,胡继成前脚冲出指挥所,敌机后脚就把指挥所炸塌了,3个参谋以身殉职,胡继成又一次死里逃生。

  面对饥寒伤冻等诸多困难,第四十二军将士顽强坚守,打退敌人多次进攻,用鲜血和生命守住了阵地。

  由于胡继成经历了4次战役的考验,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在第五次战役时,他被志愿军总部派到第六十军担任顾问组组长。在胡继成的精心指导下,第六十军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中取得了割裂美军第二十五师与土耳其旅的联系,歼灭美军、韩国军各一部,击落敌机3架、击伤多架的胜利。此战胜利后,胡继成率顾问组归队。

  1951年6月,第四十二军奉命在铁原以北、伊川以南的晓星山、院里、玉洞里地区,构成正面25公里、纵深35公里的防御阵地,阻击铁原、平康的来犯之敌。

  部队在防御阵地修筑了堑壕和交通壕,胡继成根据战斗经验反复分析研究,向军长、政委提出建议:将各级指挥所藏身的短洞扩大成坑道,在单兵掩体边构建能站能坐能躺的隐蔽洞,每隔50米挖一个指挥人员掩体。他的建议得到采纳并被迅速推广。实践证明,这样的坑道防御体系,不仅有效地保护了作战力量,而且有利于防御和进攻,达到大量杀伤和消耗敌人的目的。

  1952年元旦,美军又发起了“元旦攻势”,出动大量飞机对志愿军阵地实施轰炸。胡继成在军长、政委回国开会的情况下,指挥师团集中轻重机枪、各高炮营集中火力对空射击,击落敌机3架,阵地一寸未丢。

  胡继成在朝鲜战场上屡建功勋,展现了他多谋善战的指挥才能。1952年9月,胡继成回国为第四十二军回国设营做准备,被选送到南京高等军事学院学习。1954年9月,中央军委任命胡继成为第四十二军军长。

  1955年,胡继成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还荣获朝鲜政府颁发的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国旗勋章。

  胡继成后来历任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参谋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四川省军区司令员,成都军区副政委等职,2016年逝世,享年101岁。

责任编辑:高宏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