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人物 > 正文

段苏权指挥部队“左右开弓”

发布时间:2020-10-22 09:35:10来源:人民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尹承文

  1946年6月,蒋介石在美国的支持下挑起内战,命国民党军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10月11日,国民党军侵占张家口市。

  为坚持冀热察地区的工作,11月,中共晋察冀中央分局和边区行政委员会按照中央指示,将热西、察北、平北三个地区划为一个行政区,并成立冀热察区党委和行署,负责领导该地区的工作。

  与此同时,晋察冀军区根据中央决定,将热河军区与冀察军区平绥铁路以北地区部队合并,成立冀热察军区,隶属于冀察热辽军区建制,由段苏权担任军区司令员。段苏权上任后,指挥部队与敌奋战,取得了一系列胜利。

  高丽营攻坚

  1947年春,随着国民党军在战场上的不断挫败,蒋介石已经很难拼凑力量对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了。晋察冀军区鉴于驻保定的国民党军准备沿平汉线南下作战,对冀热察部队发出“应向北平附近积极活动,以牵制国民党傅作义部”的指示。高丽营位于北平(今北京)北郊,在顺义、怀柔和昌平之间,有着支撑点作用。拿下高丽营,不仅可以威慑四方敌人,而且其政治影响将波及北平城,从而可以拖回南下平汉路的敌人。为此,从2月21日开始,时任冀热察军区司令员的段苏权命部队积极准备发起攻打高丽营的战斗。

  据侦察员报告,高丽营以西的大小汤山驻守着敌人的1个营,东南方的张喜庄驻有1个连,据高丽营不远的牛栏山还驻有1个连和“壮丁队”,高丽营驻有国民党二十四军的2个连和营部;高丽营城内工事坚固,暗道四通八达,城外四周挖有深宽各1丈2尺的壕沟,并设有铁丝网以及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据点作为外围支撑点,在高丽营的南面,敌人还配备了数个“壮丁队”据点与反动会道门成员协同防守。

  段苏权认真听取情报后认为:高丽营守敌虽然工事坚固、据点密集且交通方便,必要时可以相互呼应,但由于兵力分散,很容易被各个击破。在和大家商议后,他决定对高丽营敌人采取“夺占打援”的战术,并作出了具体部署:独立十三旅三十九团攻夺高丽营;三十七团和独立五旅十三团在大东流以西打援;十五团1个连附重机枪2挺配合平北分区怀柔县大队袭击牛栏山,消灭敌人北马房据点,肃清高丽营大庙以外碉堡。

  3月2日晚8时,战斗打响。十三旅和顺义地方武装在旅长黄鹄显的指挥下,连续攻下敌人两个炮楼,然后集中兵力攻克村西北、村西南的炮楼,包围了敌人的老巢西大庙。到次日午后,解放军打死打伤敌人70多人,俘敌200余人,缴获轻机枪8挺和大批武器弹药,击伤北平赶来救援的敌机一架,一举摧毁了高丽营据点。

  与此同时,冀热察军区部队按照部署,攻入牛栏山,摧毁了北马房敌人据点,并驱除了鲁田章、东之旗、大辛丰等处的守敌,毙俘敌200余人,缴获了大量战利品。此次战斗不仅极大地震撼了北平城内的敌人,且达到了牵制敌人南下的预期计划———为求自保,国民党第十一战区长官孙连仲慌忙从保石路抽回一个整师抵挡冀热察解放军的攻势。

  敏锐捕捉新的战机

  3月5日,段苏权召集五旅和十三旅领导开会,总结这次战斗的经验。他说:“这次战斗一般地达到预期计划,但未能全歼敌人。军事上似得不偿失,而政治影响最大,不论在敌军或群众中均有不同的反应,不好说为政治胜利。这场战斗的优点是攻击技巧提高,准备充足,指挥员事先实地侦察,并以将未到之战斗作假设,进行训练和演习。此种教育收效大。主力、地方武装、民兵、攻击、打援、破交等,都组织到一个战斗里去,犹如交响乐节奏,此为过去所未有……”

  此后,段苏权派小部队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向南活动,不断对敌人进行骚扰;大部队则认真休整,准备迎接更大的战斗。3月下旬,冀热察军区组织野战部队、地方武装、民兵和群众,对平古路进行了规模较大的破袭行动,摧毁了这一地区敌人的交通运输和通讯联络。

  部队经过休整后,段苏权决定发动热西战役,解放热西地区的隆化、围场、丰宁(大阁)等县,得到了领导的赞同。3月25日,段苏权会同军区领导再次认真地审定了作战方案,报请上级批准实行。

  为了打好热西战役,段苏权主持召开了旅以上干部会议,研究具体执行方案。在听取了察东和察北同志的相关敌情汇报后,他决定首先选择独石口和平定堡两处敌人予以打击。

  盘踞在独石口和平定堡的敌人分别是国民党军傅作义部骑兵十一旅的1个团和国民党察北总队张天聪残部、沽源县保安总队。据此,段苏权决定以五旅进攻独石口,十三旅进攻平定堡,以赤城县大队和全源县大队及民兵密切配合,并令察北骑兵2个团和内蒙古骑兵部队予以策应、打援。

  指挥“左右开弓”

  一切部署停当后,4月7日晚,段苏权与五旅旅长詹大南、政委李光辉率十三团从龙门所,经青羊沟、黑龙山等地,轻装疾行200多里,赶到了独石口附近的杨家夭。段苏权从侦察连抓来的敌哨兵口中得知:敌十一旅二十二团已从张北来到了独石口,正与驻守独石口的敌骑十四纵队1个团进行换防,而原负责驻防的敌骑十四纵队的那个团还没有走!也就是说,敌人的力量增强了一倍。

  针对敌情的突然变化,段苏权与詹大南立刻进行了研究。他认为,敌人兵力突然增多,虽然对部队攻取独石口造成一定的困难,但前来接防的敌人黄昏才能进入独石口,他们不熟悉独石口的地形、地物,而原来驻防的敌人一个团正准备撤离,一定撤出了防御阵地,完全可以利用敌人懈怠之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于是决定按原计划行动。

  接到段苏权的指令后,十三团团长刘义荣和政委黄泽九立即下达了具体作战命令:以副团长李洪元率一营,从独石口西面攻城;二营从东北攻城,并先派1个连在拂晓前将东山制高点拿下来;三营进占北山,为团预备队;十五团派一部攻取独石口的西南高地,主力则在独石口北面小厂至小蒜沟一线断敌退路,并准备打敌增援。

  4月8日凌晨3时,段苏权从设在独石口城外东北角的军区指挥所发出进攻命令。十三团二营首先攻占了独石口城北的一个炮楼,随后又从城东北角打开一个突破口,攻进城内。作为预备队的三营见二营已突进城去,也随着冲入城内参加战斗,并用两门火炮向城内敌人聚集的地方进行猛轰。十五团2营在袭占独石口西南高地。战斗持续到下午4时,十五团见一股敌人企图从南山突围,便主动扑下山来,对逃敌实施包围,将这股敌人的大部分俘虏。残敌随即折向北逃,到达小蒜沟时,正遇在此设伏的十五团重机枪连,大部逃敌被歼。

  独石口一战,我军以两个团兵力全歼国民党军两个团,创造了解放战争的经典战例。

  独石口战斗胜利结束后,段苏权在日记中写道:“早起到北山上,亲视敌人逃窜被堵折回的窘态,军队乱成如散沙,犹宁城建昌然。在南河滩散乱奔跑,急狗跳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被天罗地网所缠住了。”

  在独石口战斗胜利结束时,平安堡战斗还在进行中。按照段苏权的指示,4月8日天亮时分,担任主攻任务的十三旅和察北骑兵部队到达平定堡北面,随即对盘踞在平定堡的敌军发动猛烈进攻。经过4小时的激战,攻克敌人外围堡垒,给敌人以重创,将敌人压缩到平定堡镇公所东围子。残敌一面顽抗,一面求援。多架敌机赶来,向解放军进行疯狂轰炸扫射。黄昏时分,国民党张垣绥靖公署骑兵总指挥孙兰峰率敌人乘汽车赶来增援。见此情况,十三旅和察北骑兵部队主动撤出战斗。此役,十三旅和察北骑兵部队毙伤敌200余人、俘敌130人、缴获步枪80支、冲锋枪2支、短枪1支、掷弹筒3个、机关炮6门、战马9匹、电台2部及其他一大批物资,并击落敌机一架,活捉敌机飞行员一人。

  段苏权指挥两场战斗同时进行,“左右开弓”,从战场选择、战机捕捉到战斗指挥和部署,都体现了机动灵活的战术特点,不仅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也引起了中共中央极大关注。新华社察哈尔10日电指出:“敌此次遭我严重打击,在配合陕甘宁边区战斗中,无疑具有重大意义。”

责任编辑:高宏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