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人物 > 正文

韩先楚将军的红军岁月

发布时间:2020-09-09 17:42:48来源:人民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韩先楚,湖北黄安(今红安)人,是人民军队中的著名将领。红军岁月中,他披坚执锐,从士兵成长为师长;抗战时期,他迭歼日军从副团长成长为代旅长;解放战场上,他屡建奇功,从纵队副司令员成长为兵团副司令员;抗美援朝期间,他谋勇兼备,出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和平治军时期,他先后出任福州军区、兰州军区司令员。1955年9月,他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红军时期,是韩先楚军事生涯的起点。这一阶段,他接受了革命洪流的锤炼,百炼成钢,百折不挠,极具传奇色彩。

  

  “光排长一职,我就干了四次!”

  韩先楚少时家贫之极,仅读过一年私塾。为了谋生活命,他学过几年蔑匠,打过几年短工,日子穷困潦倒。为了改变苦难命运,他决心投身革命。1927年11月,中国共产党发动黄麻起义,韩先楚毫不犹豫地投入到了农民运动中去,担任本村童子团团长。1929年,他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30年初,经过严峻斗争考验的韩先楚担任了乡苏维埃政府土地委员;10月,为保卫苏维埃政权,他积极参加当地游击队,在湖北黄陂、孝感、罗田一带进行游击战争,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1年12月起,韩先楚参加湖北省河口县(今大悟县河口镇)独立营(1932年3月,改称河口县独立团),他打仗奋不顾身,次次冲锋在前,很快就由普通战士提升为班长、排长。1932年初,韩先楚带领本排两名战士提前出发执行侦察任务,以便河口县独立团明确转移方向。不料,由于国民党军发动突袭,独立团不得不迅速转移,导致他们失去了与组织的联系。经过半个月昼伏夜行,他们找到了中共鄂东北道委特务第四大队。由于此处没有熟人能证明韩先楚是共产党员、独立团排长,他只好又从战士干起。韩先楚和刘震(后来授衔开国上将)分在了同一个班,班长是陈先瑞(后来授衔开国中将)。在此期间,第四大队主要在平汉铁路(今北京至汉口)南段红白交界地区活动,负责收集情报,侦察敌军动向,筹备经费物资,护送来往于白区和苏区之间的领导干部、交通联络人员。

  1932年4月,韩先楚、刘震一起外出执行任务,他们白天隐蔽在群众家中,夜间外出活动。一天,由于坏人告密,两人被湖北孝感县民团包围,困在一个群众家中。危急关头,韩先楚显露英雄本色。他突然跳出围墙,边开枪边猛跑,吸引民团疯狂追击,刘震乘机突围,最后两人双双脱险。不久,韩先楚升任中共鄂豫皖省委独立师通信排排长,这是他第二次当排长。当年夏,部队抓住几个前来打听红军消息的农民,领导认定这些人是敌人派来的侦探,决定予以处决,并派韩先楚带人行刑。韩先楚却认为,打听红军消息的人不一定都是敌人侦探,也可能是红军战士的亲属来寻找亲人,坚决拒绝执行命令。由于坚持己见,他被领导以“革命不坚决”为由撤销了排长一职,罚去当炊事员、担架兵。他平时既要煮菜做饭,又得在战时抬送伤员,还须临危上阵杀敌。在频繁战斗中,韩先楚凭着自己出色的表现,又从担架兵升任排长,这是他第三次当排长。

  1932年10月12日,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苏区,越过平汉铁路,向川陕边转移,留下红25军一部在苏区坚持斗争。11月30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将留守苏区的红军武装集中整编,重建红25军,吴焕先任军长,继续坚持苏区斗争。1933年初,河口县独立团编入红25军,韩先楚正式成为主力红军的一员,仍然担任排长。在开国上将群体中,韩先楚算是较晚加入主力红军的。

  1933年3月4日,敌军第35师2个团进占河南光山县郭家河(今属新县),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集中红25军主力,寻机将其歼灭。为搞清敌人部署,选择正确攻击方向,吴焕先命令韩先楚带领本排3名战士,到郭家河侦察敌情。

  韩先楚一行连夜出发,于第二天拂晓前抵达郭家河附近。为切实了解情况,他们决定当晚夜袭敌人岗哨。他们乘着敌人哨兵换岗时,出其不意地将哨敌兵活捉,押回部队驻地。经过审问,吴焕先进一步掌握了郭家河守军的情况。3月6日拂晓,红25军向郭家河之敌发起攻击,经过1个多小时的激战,将守敌2个团全部歼灭,缴获大量军用物资。韩先楚率兵活捉敌兵获得的情报,为军首长做出正确决策提供了参考,因而受到了军首长表扬,升任副连长。

  1934年4月,红25军再次整编,下辖第74、第75师,徐海东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5月初,为筹钱改善部队给养,红25军奔袭敌军第54师后方所在地湖北罗田县城。战斗中,韩先楚带领1个排直奔敌军金库,迅速消灭守库哨兵,缴获银元7000余元!敌军缓过神来后,立即疯狂反扑。韩先楚亲自背着这些银元,一边向追兵还击一边向城外飞奔。跑到护城河边时,因发生拥挤,他被挤落护城河里,所携银元全部掉入水中。这时,敌军已经近在咫尺,他来不及打捞银元,只能饮恨而退。战后,由于弄丢了这笔本已到手的巨款,他受到严厉处分,被下放到交通队工作。

  交通队属于后勤运输队,干的主要是体力活,平时负责挑挑扛扛,战时负责前运粮弹、后送伤员。一次,交通队与一股民团遭遇。当时,交通队战士多是入伍不久的青年农民,没有战斗经验,眼见对方荷枪实弹,而自己手中只有扁担一根,都不知如何是好。韩先楚挺身而出,大声疾呼:“不要怕,要沉住气!”随后,他吩咐几名战士绕到民团后面虚张声势,自己带着大家与敌正面相持。民团见到背后有红军“活动”,顿时阵脚大乱,拔腿就逃。韩先楚勇气陡增,大喊:“冲啊,抓活的!”带头拿着扁担冲了上去。民团看到红军没有打枪,又齐声呐喊“抓活的”,赶紧听命行事,纷纷扔枪,举手投降。韩先楚带领交通队用扁担抓俘虏的轶事,很快在红25军中传开,引起军政委吴焕先的关注。一天,吴焕先专门来到交通队,详细了解了韩先楚被处分的经过,认为丢失银元系事出有因,乃无罪有过,遂指派他到第75师第225团第2营工作,暂任排长,要求他“戴过立功”。这是韩先楚第四次当排长。之后,他追随吴焕先转战于皖西、鄂东北等地,积功升任第225团副连长,终于过了排长这个“坎”!

  回顾这段坎坷经历,韩先楚感慨万千:“光排长一职,我就干了四次!”

  

  从独树镇挥刀到葛牌镇浴血

  1934年11月11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光山县花山寨召开会议,分析了鄂豫皖苏区的斗争形势,认为苏区面临的严峻局面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改变,红25军必须进行战略转移——长征,寻找合适地区新建根据地,谋求更大发展。同时,红25军又一次整编,撤销师级建制,直辖第223团、第224团、第225团、手枪团,程子华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徐海东任副军长。11月16日,红25军高举“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的旗帜,由罗山县何家冲出发西进,开始艰苦长征。长征之初,韩先楚仍任第225团副连长。17日,红25军在何家冲西侧朱堂店击退敌军围攻,迅速越过平汉铁路,进入桐柏山区。

  鉴于桐柏山区回旋余地不大,加之敌军重兵尾追,难以立足发展,中共鄂豫皖省委决定:通过豫西平原向伏牛山区挺进,相机创建新的根据地。11月23日,第224团、第225团、军直属队作为前梯队,向伏牛山区进发。26日,部队抵达河南方城县独树镇附近时,敌军第115师和骑兵团早已经张网以待,突然向红军发动突袭。这天,恰遇寒流骤至,雨雪交加,战士们手指都冻僵了,一时拉不开枪栓,被迫后撤。危机时刻,吴焕先带领手枪团迅速赶到,立即指挥部队就地抵抗,他挥动着大刀冲上一线,高喊:“同志们,兵败如山倒!决不能后退!共产党员跟我来!”韩先楚也挥舞着大刀,带领本连部队,冒着敌军密集的火力,跟着吴焕先冲上前去。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副军长徐海东带领第223团赶到,迅速投入战斗。经过一番恶战,红军终于重挫敌军攻势,双方陷入相持。入夜,程子华、吴焕先指挥部队沿着田间小道疾速绕行,趁着夜暗穿过许(昌)南(阳)公路,于27日进入伏牛山东麓。独树镇一战,韩先楚表现突出,升任第225团连长,吴焕先还高度评价道:“唯楚(楚旧指湖北、湖南一带)有材,先楚为证!”

  接着,红25军又在方城县拐河镇(淮河重要支流澧河穿境而过,澧河在此水随山曲,故名拐河)遭到敌军前堵后追。在第225团首长指挥下,韩先楚指挥本连协同兄弟部队,成功控制了澧河东岸一个高地,掩护军直属队和后续部队西渡澧河,摆脱了敌军的追击。

  红25军进入伏牛山区后,中共鄂豫皖省委发现此地粮食、物资缺乏,同样难以立足发展,遂决定继续西进,在陕西南部地区新建根据地。1934年12月8日,红25军打过陕西雒南县(今洛南县)箭杆岭(又名铁锁关),进入陕南境内。这时,西北军杨虎城部正北攻陕北红军,南拒川陕红军,一时不能集中更多兵力对付红25军。12月10日,中共鄂豫皖省委在陕西雒南县庾家河(今属丹凤县)召开会议,决定利用陕军手忙脚乱之机,抓紧发动群众,在鄂豫陕边地区创建新的根据地,并将中共鄂豫皖省委改为中共鄂豫陕省委。根据庾家河会议精神,韩先楚带领连队深入各村镇,发动群众,打击土豪,大分田地,帮助建立苏维埃基层政权。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红25军很快在陕西洵阳(今旬阳)、镇安、山阳以及湖北郧西四县边界地区站稳了脚跟。

  1935年1月,蒋介石命令中央军2个旅进入陕南,配合西北军,对红25军发起第一次“围剿”。红25军奋起反击,连连告捷:1月31日,袭占陕西柞水县城;2月1日,又在柞水县蔡玉窑重创敌军1个团。之后,部队转移至陕西蓝田县葛牌镇地区休整。

  2月5日,敌军又以2个团兵力直扑葛牌镇,红25军绝地反击,敌军溃退。韩先楚和战士们跃出掩体,猛追逃敌。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左臂,血流不止。他让人简单包扎后,带领连队继续追歼逃敌。由于建功葛牌镇,他升任第225团第3营营长。伤愈之后他的左手五指变得不能正常伸展,这一残疾伴随其终生。

  从1935年3月中旬到4月上旬,在陕西洋县华阳镇以东、葛牌镇以南地区,韩先楚指挥本营先后两次参战,分别歼灭西北军一部,彻底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围剿”。

  

  从奔袭荆紫关到解围板桥镇

  红25军积极创建鄂豫陕根据地,形成了轰轰烈烈的革命局面,使国民党军大为震惊。1935年4月20日,蒋介石加派中央军1个军、1个师入陕,纠集起30余个团兵力,对红25军发起第二次“围剿”,并限令3个月内全部消灭红军。

  5月上旬,敌军12个团由洛南地区向南进攻,以4个团由郧西地区向北进攻,以15个团配置于安康、柞水、蓝田地区堵截红军西进,从三面对红25军形成战略包围之势,开始第二次“围剿”。红25军首长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察觉敌军企图后,于5月11日结束整训,决心采取“诱敌深入,先拖后打”的方针,以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寻机歼其主力一部,粉碎敌军“围剿”。6月初,根据上级统一部署,韩先楚带领全营跟随主力,由郧西县二天门地区出发,向北直插商县(今陕西商洛市商州区)、雒南地区,继而调头疾扑东南,远程奔袭河南淅川县荆紫关。6月16日,红25军一部夺占荆紫关,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红25军袭占荆紫关后,敌军随即追来。红25军首长决心挥师西进,继续分散和疲劳敌军,将其诱至根据地中心区山阳县小河口镇袁家沟口一带有利战场,歼其一路。

  7月1日,西北军警备第1旅被诱至袁家沟口地区。7月2日拂晓,趁着晨雾弥漫,在军首长统一指挥下,韩先楚带领全营跟随主力发起突袭。激战到午后,全歼警备第1旅,俘旅长唐嗣桐以下1400余人,缴获机枪40余挺、长短枪1600余支。

  袁家沟口战斗后,韩先楚带领全营稍事休整,即随主力乘胜东进,佯逼商县,继而于7月中旬北出终南山,威逼陕西省城西安。这一战略佯动,大大震动了西安守军,迫使拟由西安开赴天水的敌第51军停止西调,直接配合了中央红军北上,也宣告了敌军企图在3个月内消灭红25军计划的破产。

  红25军威逼西安期间,得悉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川西会师,并有继续北上的意向。为配合主力红军的行动,并同陕甘苏区红军会师,中共鄂豫陕省委决定:红25军继续西征北上。7月16日,红25军从西安以南沣峪口(今西安市长安区)出发,27日到达陕西留坝县以北江口镇,并在江口镇短暂休整。休整期间,红25军撤消第224团(损失过大),将剩余兵力分别编入第223团、第225团和手枪团,韩先楚改任第225团第1营营长,刘震任营政委。

  接着,红25军向西北挺进,经陕西凤县双石铺,打入甘肃境内,一路势如破竹。韩先楚指挥第1营无役不予:8月3日,攻克两当县城;8月9日,直逼天水城下;8月11日,拿下秦安县城;8月14日,威逼静宁县城;8月17日,袭取隆德县城(今属宁夏自治区)。随后,红25军一鼓作气,东越六盘山,直奔平凉、泾川地区,沿着泾河南岸疾驰。

  8月21日凌晨,红25军抵达泾川县城西南四坡村。这时,前后都有敌军围堵,加之连日大雨,泾河水位暴涨,北渡泾河不易。情急之下,军政委吴焕先决定:南渡泾河支流汭河,兵锋直指灵台,示敌“夺路入陕”假象,相机巧渡泾河。第225团、手枪团南渡汭河之后,吴焕先组织军直属队渡河,却遭泾川守敌1个团袭击。在组织反击时,吴焕先不幸中弹牺牲于四坡村。这时,韩先楚已经南渡汭河,听闻噩耗后他泪如雨下。在整理老政委的遗物时,他看到一张逝者的半身戎装照,就把照片精心保存起来。新中国成立后,韩先楚已成为镇守一方的名将,他仍把这张照片放在相框里,摆在办公桌上,直到逝世。每逢提到吴焕先,他都由衷叹服:他是帅才、英才,他要活着,那可不得了啊!

  红25军渡过汭河后,遵从吴焕先相机巧渡泾河的指示,沿着汭河南岸西进,于8月28日抵达崇信县金龙庙。之后,部队又继续西进,终于在华亭县安口镇北渡汭河,接着向北疾进,于8月31日晚在平凉县城以东四十里铺涉过泾河。过河之后,韩先楚不禁仰天长啸:“老政委,我们终于渡过泾河了!”

  随后,红25军向东北方向镇原、庆阳兼程前进。9月3日,韩先楚指挥第1营跟随主力部队,渡过庆阳县境内马莲河,进抵合水县板桥镇宿营。

  9月4日晨,红25军参谋长戴季英集合部队讲话,由于时间过长耽误了出发时间,加之警戒疏忽,敌军骑兵悄然而至板桥镇,突袭后卫第225团第3营。徐海东接报,从前卫部队飞马赶到后尾,亲自指挥第225团第2营投入战斗,但敌众我寡,处境危殆!这时,韩先楚、刘震指挥第1营迅速抢占一座山头,以猛烈的火力阻击敌军骑兵卷击,掩护徐海东和被包围的部队冲出了重围。新中国成立后,韩先楚和徐海东闲聊时,徐总会打趣:“你对我徐海东有解围、保驾之功啊!”

  9月中旬,红25军与陕甘苏区红军在陕西延川县永平镇(今永坪)会师,率先胜利结束长征。之后,红25军、陕甘红军合编为红15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下辖第75、第78、第81师,韩先楚任第75师225团第1营营长。长征结束之时,仅仅是一营之长,这在开国上将集体中算罕见的特例!

  

  从中村喋血到抗大深造

  红25军与陕甘苏区红军会师时,正值敌军对陕甘苏区发动第三次“围剿”。为打破敌军的“围剿”,红15军团首长决定:以一部兵力包围陕西甘泉县城,调动延安之敌出援,然后集中兵力在运动中将其歼灭。韩先楚所在营担任打援方向的突击任务。1935年10月1日、20日,他率部相继参加了甘泉县劳山、榆林桥战斗,红军两战皆捷,全歼出援之敌,使敌军的第三次“围剿”严重受挫。当月,韩先楚升任第78师第232团团长。

  紧接着,红15军团第78师主动出击,包围了陕西鄜县(今富县)张村驿、羊泉、套通(今北道德)、东村等反动民团据点,韩先楚指挥第232团一马当先。正在这时,传来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保安县吴起镇(今吴起县吴起街道)的消息,极大地振奋了第232团官兵,他们一鼓作气攻克张村驿、套通、东村等民团据点,缴获大批粮食和其它物资。在攻克东村据点战斗中,韩先楚头部负了重伤,被撕开一道两三寸长的口子,由于流血过多当场昏迷,幸亏第2营教导员刘懋功及时派人抢救,这才活了下来。

  1935年11月初,中革军委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15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建制。11月21日,红一方面军发起鄜县直罗镇战役。战前,韩先楚虽重伤未愈,仍坚持参加第78师作战会议,要求上阵。

  直罗镇战役发起后,按照红一方面军统一部署,韩先楚指挥第232团在师的编成内攻击直罗镇南山。趁兄弟部队堵住敌军东窜去路之时,韩先楚指挥第232团协同第75师,迅速歼灭南山残敌,继而转兵突入镇内,将守敌包围于直罗镇东南土围寨,至24日全歼之。与此同时,兄弟部队也击退来援之敌。直罗镇战役共歼敌军1个师又1个团,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创造了条件。

  1936年2月,为打破敌军封锁,实现直接对日作战,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红一方面军发起东征山西战役。在进行作战准备期间,韩先楚调任第75师第224团团长。2月20日,各军团按预定方案东渡黄河,突破晋绥军防线,进入山西作战。韩先楚和团政委王集成指挥第224团渡过黄河后,奉命包围晋军重要据点山西石楼县城。

  石楼,三面临川,背靠大山,地形险要,渡口附近晋军全都龟缩到城内凭险据守,直接威胁着城西黄河渡口的安全。当东征红军突破黄河天险长驱直入晋西后,国民党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急调其入陕部队返回河东,包抄红军后路,并集中主力向水头、石楼方向推进,企图迫使东征红军撤回河西。因此,牢牢控制黄河渡口,保障东征红军的后方安全,对全局至关重要。韩先楚深知个中利害,遂以2个营的兵力,在地方游击队配合下围困石楼县城一个多月。他亲率1个营在县城附近的石口镇、关上村地区活动,吸引、钳制了敌军5个团的兵力,保障了黄河渡口和红一方面军总部的安全。4月中旬,韩先楚升任红15军团第78师副师长。

  5月18日,红一方面军等部奉命组成西方野战军西征宁夏,在陕甘宁三省边境地区创建新苏区。这时,韩先楚又升任第78师师长。5月19日,韩先楚率领第78师,从延长县贾家坪出发,参加西征。红15军团分南、北两路西进,韩先楚率领第78师在北路单独行动,并于6月16日到达陕西定边县城关。经侦察得知,守军为敌军宁夏第15路军总指挥兼新编第7师师长马鸿逵部骑兵营,且警戒麻痹,韩先楚决定攻其不备,指挥部队乘机由城东门袭入,一举攻占有“三秦要塞”之称的定边城。随后,他指挥部队在骑兵团主力配合下向宁夏盐池县进击,并于21日晨攻占该城,缴获步枪200余支、战马200余匹。西征作战,韩先楚战功赫赫,获得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好评。

  1935年11月21日,韩先楚又率第78师参加甘肃环县山城堡战役,在红15军团编成内由城东及东北山地,向山城堡守军攻击。战至22日,在彭德怀精心指挥下,红一方面军全歼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1个旅又1个团大部,同时击溃1个旅,迫使国民党军停止了对陕甘苏区的进攻,对促进国内和平的实现起了积极作用。12月中旬,西安事变爆发,国共结束内战。

  1937年初,韩先楚作为可造之材,被选送入延安抗大第二期学习深造。学习期间,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常亲临授课,授课内容十分广泛,包括政治、军事、哲学、历史等,使韩先楚受益匪浅。他刻苦学习理论,联系征战实际,总结过去斗争中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树立起共产主义世界观,大大提高了政治思想水平和军事指挥素质,奠定了他日后成为一代名将的基础。

  1937年7月7日,全面抗战爆发,韩先楚提前从抗大毕业,返回部队待命。8月下旬,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中共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中国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15军团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第344旅,韩先楚任该旅第688团副团长,随即奔赴抗日战场,开启了新的革命征程。

  总结韩先楚的红军岁月,刘华清曾如此评价:他的这段光辉历程,是红25军发展壮大、百折不挠、丹心向党、一往无前的缩影!

  (作者夏明星单位系武警警官学院训练基地教研部;徐晓丹单位系广东省广州市从化区城郊街道办)

责任编辑:高宏然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