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人物

【三·八妇女节专题】谁有这巾帼风范

发布时间:2018-03-08 15:00:56  来源:中山国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编者按

  女人,从来就不是柔弱的代名词。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千千万万的平山女性和她们的父亲、兄弟、丈夫、儿子一样投身革命斗争,一样扛枪打仗,一样支援前线;新中国成立后,还是千千万万的普通普通女性投身到社会主义生产建设中来;在飞速发展变化的现代化社会,依然是这些女性同胞,在各自的领域绽放着闪耀的光彩。在平山这片土地上,意志坚强又秉性善良的女性代表人物从来都未曾缺席。她们有的将全身心奉献给家庭,有的在各个岗位上发挥着聪明才智。

  在今年的妇女节到来之际,在河北省文史馆馆员、平山-西柏坡革命史研究专家张志平先生的指导下,我们重新采访、编辑一部分不同时期平山先进女性事迹,制作了本期专题。谨以此文献给广大女性同胞们,并致以节日的问候。

  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

戎冠秀,这位家住下盘松的农村妇女,被无数人亲切地称呼为“戎妈妈”。在1944年晋察冀边区第二次群英会上,戎冠秀获得了“拥军模范—子弟兵的母亲”光荣称号。2009年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活动”。她一生都把人民军队中的每一位战士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来疼爱。

  戎冠秀

  在抗战期间,她救助了老五团的很多战士,时任五团一连连长的“战斗英雄”邓仕均就是其中一位。他在日军扫荡时与部队失去联系,当时他负伤在身,还打摆子(发疟疾)。戎冠秀冒着生命危险将他藏在隐秘的山洞中,摆脱了日军的追赶,并为他找来食物和中药,精心照料。邓仕均伤愈后归队,后来在群英会上又与戎妈妈重逢,他拉着戎妈妈的手,一直憋在心里的那句“娘”终于当面叫出了口,从此后两人情同母子,经常通信,两家人也亲如一家……

戎冠秀荣获“拥军模范—子弟兵的母亲”称号

  在《平山记忆》拍摄采访过程中,戎妈妈的亲属和她当年一起护理八路军伤员的老人们讲了好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孙女李秀玲说:“奶奶服伺伤员非常细心,有的伤势严重难以咽食,她就把窝窝头用嘴嚼烂,口对口的喂伤员,天气冷了,奶奶就把闺女过冬的棉袄撕开,把重伤员负伤的双脚紧紧地裹起来。”有的老人回忆:“炎热的夏夜,戎冠秀忍着蚊虫叮咬,在昏暗的油灯下一针一线的纳鞋底,做军鞋。指头肚上磨出了嫩肉,鲜血直滴。日子久了手掌磨出了一层又一层的老茧,腿上粗麻绳硬是搓出了一条沟。”还有人告诉我们:“在数九寒冬,戎妈妈为伤员们洗绷带,受伤冻得裂子就像小孩嘴似的,钻心钻心的疼,但戎妈妈从不吭声。”当年戎妈妈救治过的伤员们离开下盘松时,都情不自禁的冲着戎妈妈跪下,连声喊着:“娘!娘!”……

战士们看望戎妈妈

  戎冠秀不但把战士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爱,还把自己的孩子也送去参军。她曾说过:“我有3个儿子,全报名,验上那个那个去,都验上了都去!”她的三儿子李兰金参军后多次立功受奖,后壮烈牺牲在朝鲜战场,与她情同母子的邓仕均也于1951年牺牲在了朝鲜。当时,人们不敢告诉戎妈妈这个消息,直到1959年,戎冠秀到北京见到了剧作家胡可,才得知了这迟来的噩耗,当场痛哭失声。时至今日,戎妈妈的这两个儿子,尸骨依然没能还乡。

  犹记当年烽火里,残恒遍地家不存。

  盘松岭上春来早,柳林河畔一片红。

  战士杀敌慷慨气,倭寇丢甲己销魂。

  救死抚伤母亲意,归去依然念士均。

  ——为戎冠秀邓仕均母子情而作张志平

  (根据《做人要做这样的人》《我的奶奶戎冠秀》等资料整理)

  英雄的妈妈—赵秀珍

  赵秀珍,这个名字对很多人来说都感觉到陌生,但提起她的儿子,晋察冀一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鼎鼎有名的“韩猛子”——韩增丰。赵秀珍幼年受尽苦难,受到封建思想的荼毒,被缠了小脚,身体的束缚却无法阻挡她过人的见识与勇气。嫁到韩家后,作为长媳的她承担了一家的主要家务劳动,后来带领着三个弟妹,照顾全家上下30多口的日常生活,获得了全家的尊重。抗战爆发后,她与丈夫韩永年将家中几十石粮食捐给八路军,并一起投身到革命工作中去。她热情接待和照顾住在村里的八路军,照顾他们的食宿,很多住过她家的八路军干部和战士都亲切地叫她干妈。傅崇碧和肖克等八路军高级将领都曾在她家吃住,以后每次路过都要绕道几十里来看望他们的赵秀珍老妈妈。

  赵秀珍与韩永年生育了4个儿子1个女儿,她疼爱自己的子女,却又目光远大,教导他们对人民、对国家的大爱,希望他们走出大山,为人民和祖国多做贡献。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全家人都走上了抗日救国的道路。大儿子韩增馨在1937年投身革命,为边区军民后勤物资做出了贡献;二儿子韩增丰1932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7年回到平山,担任独立第八团团长,在石家庄平山、井陉、获鹿、灵寿、行唐、正定、新乐,保定曲阳和山西盂县等地,到处都流传着韩增丰的传奇故事,连日军都佩服的称他为“韩阎王”“战神”,1943年韩增丰为营救百姓和机关干部、电台,三次冲进敌人包围圈,一颗子弹穿过他的右颈,夺走了他的生命,牺牲时年仅27岁;三儿子韩增荣1937年参军时年仅13岁,他牢记母亲的教导,却又不忍家人担心,在学校瞒着家人报名参军,脱下童装换军装,跟随115师挺进山东,因为作战勇敢被提升为最年轻的连长,1942年在河南范县张庄战斗中,身中数弹牺牲,年仅18岁;四儿子韩增茂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平山张杨村任教员,后参加土改南下,在河南多地任职,奋战在农业战线上50多年,为中国的三农事业做出了贡献;小女儿韩增盛,1943年9岁的时候参加儿童团,后成为儿童团长,解放后她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学习,成为石家庄第一个女警察,第一个女所长,第一个女分局长,第一个女政法委书记,惩恶扬善,奋战在政法战线几十年,退休时获得了公安部颁发的蓝盾奖章。赵秀珍的五位子女,全都不负母亲的期望,为祖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称得上是“英雄的家庭”。

  赵秀珍的二儿子韩增丰和三儿子韩增荣先后牺牲后,她的内心中对儿子的牺牲无比悲痛,但在人前她从不流一滴泪,仍然是一副坚强如钢铁般的模样,而每当夜深人静,她抱着儿子的骨灰坛,哭的肝肠寸断,这是一位普通母亲对儿子的思念。她深知两个儿子为国牺牲是光荣的,是伟大的,她就是这样一位爱国、坚强、明事理的女性。

“三·八”节前夕,中山国编辑采访了韩增盛

  (根据《平山记忆》《记住韩增丰》及韩增盛口述等资料整理)

  八路军的妻子—梁银兰

  梁银兰,是一位出生在蛟潭庄的普通平山女子,她坎坷的一生写就了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梁银兰

  1938年深秋,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扎到蛟潭庄,当时还是十几岁少女的梁银兰第一次接触到八路军,见到了传说中的聂荣臻司令员。第二年4月,晋察冀边区党政军机关离开蛟潭庄,乡亲们迎来了二分区司令部,司令员郭天民和政委赵尔陆就住在梁银兰家的隔壁院子。聂帅的英武、抗日的艰辛、斗争的残酷,都给梁银兰留下了深刻印象,从这时起,她就深深爱上了共产党,爱上了八路军。她参加了妇救会,在村子里做各种宣传工作,救治八路军伤员,解救被压迫的妇女。

  在工作当中,梁银兰与当时二分区司令部政委赵尔陆的本家侄子、警卫班长赵三小相识了。蛟潭庄村后漫山的山花花,见证了美丽少女银兰子与山西好小伙赵三子的爱情故事,尽管是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在首长和乡亲们的操办下,有情人还是终成眷属,“三哥哥爱上二妹妹”的故事在小山村传为佳话。新婚不久,赵三小就被派往了前线战场,梁银兰带着无限思念,送走了丈夫,然而这一别,就是天人永隔,赵三子1946年牺牲在满城战役中。得知噩耗,梁银兰满怀悲痛亲自去满城为丈夫收殓,她费尽千辛万苦,车拉、人抬,终于把三哥哥运回了平山蛟潭庄,埋在村后的山坡上,为的是守着他,“每年能给他上个坟”。

后来,赵三小原同班的副班长,也是一位山西小伙子的毛文忠,在战友的鼓励下,向梁银兰吐露了埋藏在心中多年的爱意,两人遂结为夫妻。然而婚后不久,毛文忠也被派往前线,梁银兰不得不又一次送丈夫奔赴战场。隔年,又是一封噩耗,已是营长的毛文忠在攻打新保安的战斗中牺牲。这一次,梁银兰连丈夫的尸骨都没办法带回,因为一颗炮弹下来,死了一堆人,丈夫的尸骨同其他32位烈士混在一处,分不清谁是谁。部队和地方在这里给烈士们修建了合葬墓,立了碑纪念。从此,梁银兰每年都要两处奔走,两处祭拜,两处哭泣。

良人再难回,而生活还要继续。梁银兰后来与一位30年代就参加革命的老八路战士携手相伴了一生。长期的伤痛导致老伴瘫痪在床二十多年,梁银兰精心照顾丈夫,从不假于人手,用她的话说,“我生是八路军的人,死是八路军的鬼”。

  2013年8月,当张志平先生在大山深处蛟潭庄聂帅居住的大院里见到梁银兰老人时,天上响着惊雷,地下淌着大水,和着老人的的哭泣,志平先生说他明白了什么叫痛彻心扉!今年,银兰子也走了,三哥哥坟头上那随风摇曳着的迎春花向谁笑向谁开,谁又给三哥哥上坟呢.....

  烽火八十二年前,倭寇九路围五台。

  健儿转战龙潭进,元帅将军小村来。

  灯碗花开经风雨,老藤缠树情窦开。

  一仗战罢人已去,天不能收地难埋。

  ——悼念革命老人梁银兰张志平

  (根据《平山记忆》及张志平先生口述资料整理)

  我背你回家—刘明书

    前几年我和朋友去广西,平山老乡孔电平带我去中越边境一带参观。当我们一行从边境欲返回百色,路过靖西时,电平兄说,“我要去看看战友”,然后在一家店铺开始买祭品,我们都明白了,争先付款。电平说:“不要买太好的烟,战友们就抽红梅的”,我们的心都沉沉的。到了陵园,看到依山而建,层层排排的烈士墓,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过,默默地看着他们的照片,陡然心被揪了起来:他们全都是年轻的战士,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面目年轻鲜活,来自全国各地。他们的表情各异。有的很拘谨,有的显羞涩,有的在微笑,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天。老孔提议,我们整整齐齐地站在纪念碑前焚祭品、献鲜花、敬礼致敬,此刻天降大雨,电闪电呜声,伴着电平呼喊战友的呐喊声,泪水和雨水己融在了一起,悲愤痛苦的心情己撕裂,在雨水中迸发着......

    路过一处炮阵地,电平停下车给我们讲了一段他亲历的战斗,一次战斗间隙正在吃午饭,突然越军的一颗炸弹落下来,我军一个炮班的七八名战士当场牺牲,看到刚才还有说有笑的战友牺牲的惨状,战士们都愤怒了!放下饭碗马上开炮还击,整整打了一个下午,炮镗都打红了,很多战士手被烧伤了,团长下令停止射击,战士们仍不歇手。老孔说,当地的老百姓都说这伙子军人打疯了,并自动往阵地上搬运炮弹,第二天上午又对敌人的炮阵地进行了饱和式地攻击,把越军的炮阵地彻底摧毁了。那次,他还给我们讲述了他的战友刘海旗夫妇的故事……

  刘海旗、刘明书夫妻都是平山东水碾村人,刘海旗1980年11月入伍,到部队后驻守在广西那坡县百都边境十四团二营五连,他在连队吃苦耐劳、作战勇敢,后被任命为班长、排长,荣立三等功一次。1989年夏,刘海旗被任命为副指导员,就是在那一天,他因公牺牲,这是平山县唯一牺牲在南疆的烈士。当时刘明书正带着二岁的女儿在部队探亲,在刘海旗生命垂危被抢救的一天一夜中,刘明书和孩子一直守候在他身边不吃不喝,也不睡觉,眼泪哭干了,嗓子也哭哑了,还是没能留住丈夫的生命。

  后来刘明书与现在的丈夫重组了家庭,她对新组成的大家庭里的四个孩子每一个都关怀备至,丈夫的孩子对她比对亲妈还亲,不论是对刘海旗的父母还是现在丈夫的父母,她都始终如一的孝顺,精心照顾。

  2004年,孔电平即将从部队转业,他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却是战友刘海旗。因为当时平山战友们留在边防市县的只有他一个了,他想的是让平山战友们一个不能少的全部回到家乡,把海旗带回平山祖坟安葬。于是电平联系上了刘明书,此时刘明书已经重组家庭,小儿子刚刚二岁,得知消息二话没说就答应下来。

  电平说,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当地壮族人习俗是过世的三年内不入祖坟,一般满三年后才把过世人的骨殖重新装殓到一个特质竖坛中背到祖坟安葬,用壮语讲是让过世的人由躺着重新站起来。

  2004年7月,刘明书抱着刚刚二岁的小儿子和刘海旗的大哥一起赶到了那坡,电平带着他们在民政局办好手续后,买了一个大皮箱,请了一位专门从事收殓工作的当地壮族人,当晚到海旗墓前烧了纸,这样到第二天凌晨才好做工,在他们烧完纸回旅社途中,天空中竟然下起了雨,电平不禁担心起能不能按时开工。当凌晨三点他们到达墓地时,却是满天星光,月光如水洒满大地,就连准备好的马灯、手电筒都没用上就顺利完成。

  电平当时劝刘明书不要到现场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就连大男人都觉得有些瘆得慌,更何况一位女同志了。但是刘明书还是固执地坚持去了,几个小时她始终在现场,她眼里含着泪水,却硬撑着没有哭出来。天一亮,刘明书就背着亡夫的遗骨踏上了返乡的路程,让英雄落叶归根入土为安。来回将近六千里路,一万多元的路费,刘明书坚持要自己承担。当时的一万元对任何一个家庭而言都算是一大笔开支,可刘明书觉得这很值。

  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是平山再次涌现出的一位英雄的好妻子,她一直默默无闻鲜为人知。她追求美好生活,重新成家过着幸福生活;她具有中华民族高贵的道德品质,心怀大爱;她处事公正可亲,不论是对前夫还是现任丈夫的家庭都无私奉献,不论是对亲子还是继子都用伟大的母爱去温存关怀。她完美演绎了女儿、儿媳、妻子、母亲等多种不同身份角色,称得上是新时代平山女性的典范。

  注:文中“我”为讲述者张志平先生。

  (根据张志平先生口述资料及孔电平文字资料整理)

  拼搏创业大爱无疆—齐利沙

    齐利沙,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作为一名年轻大学生,她自愿选择回乡创业,在家乡的黄土地上带领群众发家致富,成为老区平山的新型农民代表。她出生在平山县回舍镇南坡庄村一个幸福的家,有慈祥的父母和可爱懂事的弟弟。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弟弟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她精心照料,并三次为弟弟捐献骨髓,可最终弟弟还是走了,她把悲痛深深埋在心里,连同弟弟的份更加精心的照顾父母。与丈夫结婚后,她在体贴的丈夫和开明的婆家支持下,把父母接到婆家,同吃、同住、同生活。她将明理的婆婆视为亲娘,极尽孝道,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她是婆婆的亲女儿。她的家庭被评为平山县首届“百家和谐幸福家庭”,她本人也被评为平山2014年度“平山好人”。

美丽知性的齐利沙

    齐利沙的婆家在平山县孟堡村,她与丈夫结婚后在县城经营着一家门市,生意很红火。自家的日子红火了,齐利沙看着村里大多数劳力选择外出打工来维持生计,心里很是着急。孟堡村距离县城仅2公里,全村有420余户,耕地面积1500余亩,土地肥沃,水源条件好,可是多年来村民多以小麦、玉米等传统农作物种植为主,缺乏致富能力,这无疑是守着宝山饿肚子。齐利沙通过市场调查、访问农户、问计专家,并综合孟堡村未来几年规划发展的实际,2010年秋,她确定了以土生金,调整结构,大力发展蔬菜种植的创业路。

  

给参观者传授种植经验

  确定了创业路子后,齐利沙与丈夫关停了生意红火的门市,搬回孟堡村,承包了村里的160亩土地,投资80余万元建成了占地面积50余亩的全县一流高标准的蔬菜大棚,2011年3月,注册成立了平山县华鑫蔬菜专业合作社,由齐利沙担任理事长。

  创业的路上并非一路平坦,如何转变亲友和乡亲们的观念、如何筹措资金、如何种植和栽培,都是齐利沙需要克服的难关。

   她先是无数次走访乡亲,讲外地的先进经验,讲孟堡村未来几年发展的美好前景。不仅如此,她还多次自费组织乡亲们到山东寿光、河北晋州、高邑等蔬菜种植发展良好的基地参观学习,随着眼界的开阔,亲友和乡亲都开始支持她,并加入了齐利沙的创业团队。她又拿出多年的积蓄,抵押了县城的房产,向亲朋好友求援,终于筹集到了建设大棚和后续发展的100多万资金,其中的艰辛与波折难以言说。为了把蔬菜管理技术工作做好做精,齐利沙又从山东专门聘请了蔬菜种植技术人员。

幸福的一家

  齐利沙在在工作上的拼搏奋进,在家庭上的大爱无疆使得她获得了全社会的肯定与支持,她先后获得“2015大学生创业奖”“河北省三八红旗手”“平山好人”“最美家庭”等荣誉,树立了平山新时代女性的光辉形象。

  (根据相关报道整理)

  专家点评

  又是一年“三.八”节,每到这个时刻,我们往往就想到了母亲、妈妈、娘,这些温馨又亲切的字眼。拥有母亲,就拥有了一颗温暖的太阳,浓浓情愫中平添了万千感恩和不懈的力量。而平山妇女,又是苦难和奉献,艰辛和牺牲的最佳注解词。戎冠秀,寒冬腊月,把自己闺女的新棉祆撕开,用来给伤员擦拭伤口,把玉米窝窝嚼烂,嘴对嘴地喂重伤员,正像她初做母亲时喂养自已的儿子一样,不少伤员归队离开下松盘松时都跪下喊”娘”,这是发自心底的呼喊;小脚女人赵秀珍,抗战爆发,先后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送上战场,两个儿子牺牲,漆黑之夜,如豆灯下,她抱着从千里之外运回来的儿子骨灰坛,大雨滂沱似的泪流,又黙默不出声音,这是何等的痛苦何等的坚强!此刻,她也许看到了幼小的儿子偎在怀里吃奶…少年的儿子攀爬在树上玩耍…鲜活的儿子倒在了战场上牺牲…这就是英雄韩增丰的母亲,在国家有难时,她奉献了两个亲生儿子;银兰子爱上了三哥哥,又失去了三哥哥,副班长爱上了二妹子,又战死疆场,尸骨不还,这是何等的残酷何等地痛彻心扉!几十年来,每到清明,她都两地上坟,一夜哭泣,因为”她这辈子嫁给了八路军!”;刘明书,丈夫牺牲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广西前线,三年后,己再嫁的她毅然踏上南行的列车,把烈士丈夫的遗骨一块块地收殓好,往返一万里背回平山,埋在家乡的泥土中,让他与青山相伴,亲人相望,你怎么理解这位普通妇女内心承担的巨大痛苦和煎熬呢?这是一种什么爱?什么情怀?什么胆魄和勇气;齐利沙,一个大学生,回到了生她养她的家乡创业,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用双手撑起了家撑起了事业撑起了天,成功者的背后有多少辛酸,我们怎样才能体会她的艰辛呢?当她和习近平同志当面侃侃而谈时,平山人,你不感到骄傲和自豪吗?!当她奔波数年,三次为弟弟捐献骨髓,血液和着亲情在两个人身体中湧流时,她为什么优秀,难道还需要答案吗?

  点评人:张志平,河北省文史馆馆员,平山—西柏坡革命史研究专家。

责任编辑:高雅青_DW086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