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志锋:百万亩林海里的“啄木鸟”

发布时间:2017/08/21  来源:河北日报   作者:段丽茜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塞罕坝人物志⑦

  夏天森林中蚊子成堆,要通宵在林中调查害虫密度;冬天大雪封山人迹罕至,要踏雪上山防鼠害……

  近日,记者见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站长国志锋时,他正背着手压喷雾器为防治人员做着示范,向幼林地的小树喷洒农药。

  塞罕坝百万亩林海犹如哨兵,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南缘挺起生态屏障。创业难,守业更难。大面积人工林物种单一,生态系统相对脆弱,一旦出现病虫害,受害森林面积会迅猛扩大。

  “啄木鸟”“森林医生”——国志锋喜欢这样形容自己和同事们所从事的工作,也以此为荣。

  在病虫害防治关键期,每天仅能睡一两个小时

  “我与塞罕坝有不解之缘。”国志锋说,2000年,从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毕业,正在找工作的他,从围场出发,经过4个多小时颠簸来到塞罕坝林场总场参观。一路上,壮观的林海深深地震撼了他,他决定留下来,和这片林海融为一体。于是,他成为塞罕坝第一个森林保护专业的本科毕业生。

  此后的17年里,他不断观察各种害虫的生活习性,以找到最有效的防治方法。如今,他已成长为林场的森林病虫害防治专家。

  记者在塞罕坝采访期间,正赶上林场病虫害防治的关键时期。国志锋忙得有时一天只能挨床一两个小时。

  当天凌晨1时30分,国志锋便起床做饭吃饭,这一顿早饭之后,得到晚上10时以后才能吃晚饭。到林场装上机器、农药和柴油后,国志锋开车一个一个接上工人。

  到达防治地点时是4时。天还没完全亮,看不清,国志锋和工人便打着手电筒往油里加药,然后开始对着树林喷烟。“早上气压低,药烟在林子里一时扩散不出去,这才会有效。”

  10时之后,上午的防治作业告一段落,下午5时30分再进行晚上的防治。两段防治工作间隙,国志锋他们在树林里随便找个地方,补上一觉。饿了,就吃上几口自带的干粮,通常是凉馒头和煮鸡蛋。

  2002年,松毛虫大举来袭,塞罕坝局部地区受灾严重,时任技术主管的国志锋领命上山灭虫,这场战役持续了两个月,最终松毛虫败下阵来。虽然穿着防护服、戴着双层口罩和防毒面具,但一场战役下来,国志锋和同事们还是脱了一层皮。

  后来,我省在制订有关喷烟机防治病虫害的地方标准时,主要经验数据大多是由塞罕坝林场提供的。

  光付出辛苦还不够,还要斗智斗勇

  在林场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站办公楼里,有一间国志锋精心建起的标本室。记者在这里看到,标本室面积不大,里面的内容却异常丰富,塞罕坝机械林场中11个目900多种害虫的2万多个标本均陈列其中。“每抓到一种新害虫,我们就会在这里研究,每种害虫有多少个虫态、怎么防治,这儿也是森防站技术员们学习的‘图书馆’。”国志锋说。

  防治森林病虫害,光付出辛苦还不够,关键时刻还要斗智斗勇。

  白毛树皮象,是国志锋和他的伙伴们发现的塞罕坝独有的一种害虫。它的成虫爬到新栽植的松树幼苗上,将嫩绿的树梢韧皮咬断。营养运输通道被切断,树木长势变得衰弱,主梢枯黄甚至死亡,造林成果往往毁于一旦。

  一定要找出防治它的办法!2000年,这一任务落在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国志锋身上。

  白毛树皮象什么时候出来为害,在哪个季节变成什么虫态,什么季节防治效果最好……诸如此类的问题,成了国志锋头脑中挥之不去的问号,吃饭时在想,晚上睡觉时,看着天花板还在想。

  连续观察了3年后,国志锋发现,这种害虫为害时间并不集中。为了验证晚上白毛树皮象会不会出来,他和同伴半夜起来,拿着手电筒在营林区宿舍周围的树上找。山上有野兽,还呜呜地刮着白毛风,他们一人手里提着一根棍子壮胆。

  白毛树皮象的卵、幼虫、蛹都在树根下,没办法防治,变成成虫后,要从树根爬到树上,尽管有翅膀,但飞翔能力非常弱,大多是爬上树。掌握了它的习性后,国志锋就在树根部绑上涂上药的棉球,设想等它通过棉球时被毒死。结果发现,它仅有的飞翔能力能飞跃棉球,绑棉球的铁丝还会影响小树生长。

  一种方法失败,就再用一种。在树根灌药把卵杀死?试验再次失败,它的产卵期长达两三个月,药效在这期间会早早过期。

  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想办法,国志锋最终找到一种缓释药,药液喷到树上会变成一个个水滴形状的小胶囊。白毛树皮象爬到树干上,一脚踩炸了胶囊,里面的有效成分“啪”地炸到它身上,虫子顿时中毒而死。白毛树皮象终于在国志锋面前败下阵来。

  有效防虫害需要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森林安全就是我们最大的业绩,如果出现大面积病虫害,说明我们工作没做好。”国志锋如是说。

  对于国志锋和他的同事们来说,每年对100多万亩森林进行病虫害测报,每年常规防治森林面积10万亩左右,这样的工作量足以让他们一年到头忙个不停。

  每年4月底防治鞘蛾,5月防治尺蛾,5月下旬到6月上旬防治松毛虫,6月上旬防治叶甲类昆虫,7、8月份防小蠹,8月底防治白毛树皮象,9月底防治锉叶蜂。冬天也不闲着,即便最低气温达到零下40多摄氏度,他们还要上山防山鼠。

  “山鼠一会儿工夫就能把十几年树龄的树根部的皮吃得溜光溜光的。今年我们调查发现,全林场有4万多亩森林需要防治山鼠,等下了第一场雪,食物稀缺,山鼠就开始出来频繁活动了,到时候我们会沿着山鼠脚印下鼠夹子。”国志锋说。

  抓住最佳时机防虫害,需要未雨绸缪,早做准备。

  塞罕坝机械林场各个营林区的测报员每年从8月份开始全面进行秋季野外调查。从9月份开始,国志锋要到六个分场不同的营林区林地进行抽查。“我们预测,明年塞罕坝有害生物分布大概有十五六万亩,主要是食叶害虫和鼠害。”在阴河林场四道沟营林区的樟子松林中,国志锋边抽查鼠害测报情况边说。

  病虫害防治,其实在造林之初就早早介入了。

  为增林扩绿,近几年塞罕坝机械林场在石质或沙质阳坡实施攻坚造林。国志锋说,向石质或沙质阳坡要成活率,需要先过防治虫害这一关。阳坡上动物粪便多,有大量金龟子,它的幼虫蛴螬对幼小的樟子松幼苗危害巨大,用水灌树苗根部是有效的防治办法。车上不去陡坡,防治人员只能人扛或用牲口扛,将水背上去。

  “苦吗?咋不苦,一年四季往山上跑,家也顾不上,但看着百万亩森林安然无恙,很值得。”眼前这片郁郁葱葱的林子,让国志锋充满了成就感。

责任编辑:黄靖童_DW058

标签:百万 林海 啄木鸟 塞罕坝 林场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