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全国党史 > 正文

红二、红六军团长征中的“神来之笔”

发布时间:2020-01-13 09:19: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红六军团在长征途中攻克湖南省新化城后,王震(前左三)、萧克(前左五)和部分同志合影

  1935年2月初,蒋介石在以重兵围攻中央红军的同时,又调集湘鄂国民党军大批兵力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发起“围剿”,妄图把红二、红六军团消灭于大庸、永顺、桑植之间的狭小地区。

  面对敌人的大军围剿,红二、红六军团和根据地人民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战斗30多次,先后歼灭了敌人2个师、1个旅和1个师部,毙俘敌师长各一人。战斗至8月,不仅胜利地粉碎了敌人的“围剿”,更有力地配合了红一、四方面军的长征。红二、红六军团也得到壮大发展:有兵力2.1万余人,并建立了一个拥有八九百学员的红军学校。

  对于红二、红六军团在湘鄂川黔边的节节胜利,让蒋介石惶恐不安。1935年秋,蒋介石决定纠集140个团,对红二、红六军团发动新的“围剿”,由陈诚统一指挥,采取“军事、政治、经济三管齐下”的计策,“四面包围、筑碉推进”,妄图聚歼红二、红六军团于龙山、永顺、桑植之间的狭小地区。

  根据敌我各方情况,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分会多次研究,认为在当时的敌情条件下,在原地区已不利于我军作战,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决定红二、红六军团主力转移到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活动,在广大无堡垒地区进行运动战,争取在那里创建新的根据地。为了保证部队顺利转移,军委分会组建了红五师和红十六师,并将部分机关人员补入主力部队,将红十八师留在根据地掩护主力转移,并指示该师当斗争条件不利或主力离开黔边时,可及时转移与主力会合。

  11月上旬,红二、红六军团集中在桑植地区进行战略转移的进行思想动员和军事、物资准备工作,部队指战员精简行装,每人只带3天粮食,两三双草鞋,以便轻装前进。出发前,红二、六军团分别在驻地举行突围誓师大会,宣布突围注意事项,号召全军指战员发扬不怕牺牲的战斗精神,勇猛前进。贺龙在桑植县刘家坪召开的红二军团全体大会上讲话说:“现在,我们二军团已经有3个师8个团,六军团也建立了红十六师。我们两个军团已有1.7万人。比起刚刚会师的时候,扩大了1倍还多。蒋介石搞来140多个团围攻我们。我们在根据地坚持了1年的斗争,人民支援红军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这里山多、田少,加上敌人烧杀掠抢,养不了我们这近两万人的红军喽!所以,我们要从内线转到外线,打到敌人后方去。”

  11月19日晚,红二、红六军团主力从桑植和轿子垭地区出发,开始突围。

  红二、红六军团的突围,是从突破敌人的澧水和沅江防线开始的。红四十九团作为先头部队,在团长王烈和政委陈宗尧的率领下,日夜兼程疾进,经过两昼一夜急行军,在20日下午4点,进到澧水北岸的张家湾一带。

  澧水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是湖南省四大河流之一,跨越湘鄂两省边境,以洪水迅涨迅落而闻名遐迩。张家湾处于澧水的上游,两岸山深林密,河谷深切,水流湍急。国民党军在南岸筑有密集的碉堡群,把沿河的船只都拖到了南岸,妄图阻止红军渡河前进。

  为了迅速抢占澧水天险,为主力突围打开通路,王烈和陈宗尧研究决定:组织部队向澧水南岸发起强攻,强行渡河。但是,第一次抢渡并没有成功,所有的竹排、木筏都被敌人的炮火打散了,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湍急的澧水河。王烈、陈宗尧强忍悲痛,命令部队迅速赶制竹排和木筏,准备在天黑时分,再次发起强渡。他们接受第一次渡河的经验教训,决定集中所有的重武器压制对岸敌人的火力,掩护突击队渡河;同时,挑选水性好的战士组成突击组进到澧水的上游,在安坝渡口潜水偷渡,袭占南岸的杨林铺渡口。

  天黑后,战斗再次打响。团长王烈让政委陈宗尧在岸上指挥,自己亲率一营战士,乘着木排竹筏,跟在突击队后面奋勇强渡。红四十九团战士经过两个小时的浴血奋战,终于成功渡过了澧水,攻克了国民党李觉部设在南岸滩头的碉堡群,突破了敌人苦心经营的封锁线,为主力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战斗中,王烈不幸牺牲。

  此时,在慈利的国民党军将领樊嵩甫急电长沙的何健、刘建绪,要他们出兵,却发现两人携款150万去南京运动当选“中央委员”了。气得他直接给蒋介石发电报说,“中央委员”的提名“钧座当已成竹在胸,不如明白告知,让他们免费冤枉钱和时间”。

  突破敌人的澧江封锁线后,红四十九团于半夜时分牢牢地控制了澧江封锁线的突破口,搭好了浮桥,陈宗尧刚准备让战士们休息一下,突然王震来到了红四十九团。他对大家说:“同志们,睡不得,睡不得,这不是睡觉的时候哩,再坚持一下,明天晚上一块睡吧!”他掏出地图,以手指沅江渡口洞庭溪,对团政委陈宗尧交代任务说:“再走它180里,把这个地方也夺下来!”

  陈宗尧和红四十九团指战员不顾两天急行军加半夜激战的疲劳,立即出发,于21日晚8时到达洞庭溪。侦察排一枪未放就收拾了渡口的敌人。正在寻找船只,只见国民党刘建绪部一个营驾着三条大船前来布防。红四十九团见状,装扮成国民党兵,诱使敌人靠岸,将敌人全部俘虏。敌营长被俘后惊奇地说:“怪事,怪事,今天早上听说你们还在潭口,怎么这会儿就到了这里?”红四十九团审问俘虏,得到了敌人的口令,于是乘船渡河,在一枪未放的情况下迅速占领太平铺,敌人的沅江封锁线就这样被突破了。

  红二、红六军团突破敌澧水、沅江封锁线后,即实行战役展开。23日至28日,红二军团夺取了溆浦、辰溪、浦市,红六军团占领了新化、蓝田(涟源)、锡矿山,控制了湘中广大地区。在这里,红二、红六军团休整了一周,大力开展群众工作,获得了大量人力物力的补充。红二军团在辰溪截获敌运输船只,缴获两万多匹布及大量其他物资;红六军团在新化廉价出售“官盐”,既大大便利了贫苦群众,又获得大量现金收入。在这里,两个军团共扩大了3000名新战士,筹集了大批粮款。

  红二、红六军团占领湘中,威震长沙。陈诚慌忙把“围剿”改为“追剿”,企图阻止红二、红六军团西进,并将红军消灭在沅江、资水之间。以樊嵩甫纵队4个师渡过沅水,向新化、溆浦间进,以李觉纵队3个师从沅陵和卢溪向辰溪、溆浦挺进,这两个纵队是“追剿”主力,以陶广纵队3个师、郭汝栋纵队8个团进沅水西岸,堵截红军西进;以中央军嫡系的2个师13个团调长沙、岳阳防守,充作预备队。

  根据这一情况,红二、红六军团即决定退出湘中,向贵州石阡地区转移,并采取声东击西战术,以调动和迷惑敌人。“追剿”途中,各路国民党军中央系和湘系将领为保存实力,互相推诿,故意行动迟缓,每到红军经过的地方,就以“收复”该地上报。蒋介石还趁机对“杂牌军”进行“整编”,逼得二十八师师长王懋德公然抗命。

  12月11日,红军从溆浦的潭家湾、底庄、桥江等地出发,连续9天向东南方向急进,摆出东渡资水的架势。大量敌人穷追不舍,拥向湘东南。20日,红军进至高沙和洞口地区,突然转向西进。22日,红军在瓦屋塘侧击国民党军陶广纵队,激战半日,陶广纵队向溆浦、沅陵溃退,并拼命修筑工事,准备抵抗红军的下一次进攻。出乎意料的是,红军部队并未追击,而是南取武阳,在绥宁以北的竹舟江渡过巫水,突然向北转进,冒着大雪,沿高山峻岭的崎岖小道一路急行军,在黔阳的江南街、托口再渡沅江,抵达芷江以西的冷水铺地区休整,把追敌全部甩到了后面。

  1936年1月1日,红二、红六军团在芷江冷水铺召开政治干部会议,初步检查了突围以来的政治工作,进行了新一年的战斗动员,并提出了创建新苏区的任务。3日,红二、红六军团分别进入波州和晃县的龙溪口一带,击溃和消灭了几股土匪武装,开展了强大的政治宣传攻势,接连不断地打击了土豪劣绅,并在人民群众中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后经过便水战斗,歼敌千余人,粉碎了敌军的“追剿”,使其不敢贸然追击,红军得以从容完成了从湘中向石阡地区实施战略转移的任务。红二、红六军团长征中的此次行动,被后人誉为“神来之笔”。

  (作者为湖南省茶陵县文史研究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陈红_DW103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进入手机版

热点新闻排行榜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