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周恩来的人格魅力

发布时间:2020-07-28 17:12:16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闻热线:0311-80761656
分享到:

  2009年4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淮安周恩来纪念馆参观时,要求党政干部学习周恩来做人的风范:“首先是做人,再就是做一个模范的共产党人,再就是做一个革命家。”寥寥数语,层层递进,给了我们一把揭开周恩来人格魅力的钥匙。我们常说,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件小事可以映照出一个人的品行和灵魂。周恩来的人格魅力体现在许多方面,是一个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这里,笔者想以周恩来学习、工作、生活中撷取的几件小事,作为他人格魅力的缩影和见证。

  家庭教育奠定人格魅力

  家庭是一个人最初的也是永远的学校。周恩来一生倡导友善,这与他的家风家教密不可分,更与他的3位母亲的教育息息相关。3位母亲对他性格的形成、教养的提高影响极大。

  周恩来的生母万氏,是清河(今淮阴市)县知事万青选最喜欢的女儿,乳名“冬儿”,排行十二,娘家人都称她“十二姑”。她外貌美丽,心地善良,性格豁达开朗,敢于破除陈规陋习,不裹足。她虽然不识字,但从小常随为官的父亲外出,见识很广。她的父母也特别愿意带她参加各种社交活动。

  由于万氏聪颖贤惠、办事精细,在家时就主持了万府家务。嫁给周恩来的父亲后,又开始掌管周家这个败落大家庭的全部事务。周恩来的曾祖父周攀龙早先给县官当师爷,到了晚年才得任山阳知事。周攀龙去世后,周恩来的大伯周贻赓在奉天一个衙门里当“主稿”,“主稿”属于中下级职员,收入有限,对于家庭支持不多。周恩来的父亲周贻能在外做点文书之类的工作,也无钱养家。周恩来的两个叔父:贻奎残疾,贻淦夭亡。在这个破败的大家庭里,周恩来的母亲万氏便成了顶梁柱。平时,周家经济入不敷出,要典当借贷;亲朋好友的婚丧喜庆、迎来送往,要出面应酬;大家庭内亲戚间有矛盾,要调解纠纷……这些事都需要万氏出面。凡事只要请“十二姑”来,哪怕再棘手难缠,都能迎刃而解。后来万氏在处理这些麻烦事时又常常带着爱子恩来。日积月累,生母开朗直爽的性格、排解难题的果断能力、处理家族事务时所表现出的精明干练,无疑对周恩来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周恩来的养母陈氏是他的小婶母,因为小叔父得了肺痨,又没有儿子,周恩来就被过继给了小叔父“冲喜”,于是小婶母就成了周恩来的养母。陈氏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能书善画,诗词皆通,很早就在学业上为周恩来启蒙。陈氏教他识字、背唐诗,给他讲历史和神话故事,令他“终日听之不倦”。正如周恩来自己所说,“没有母亲的教育,我不会走上好学的道路”“这样的家庭不能不影响着我的思想。一个人幼年所受的影响,往往在他的思想上、生活作风上长期存在”。可见,幼年时的周恩来在家庭中既受到了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也能接触到社会上出现的新思潮,这些都对他影响颇深。

  周恩来不满周岁时过继给陈氏,由于陈氏无乳汁哺育,就在南门大街小鱼市口施家巷雇了20多岁的蒋江氏给幼年的周恩来做乳母。

  蒋江氏出生于农民家庭,勤劳善良,周恩来一直称她为“蒋妈妈”。蒋妈妈也极其真诚地把周恩来当作自己的亲儿子看待,她不仅用乳汁哺育了周恩来,还经常带他在菜地里种瓜种菜,用自己的言行向他灌输着劳动人民诚实朴素的情感,教会了他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周恩来热爱劳动,对学习农家知识的兴趣颇浓,常常跟着蒋妈妈在小菜园种菜、锄草、浇水、捉虫。蒋妈妈也总是不厌其烦地回答着他各种各样的问题,满足他的好奇心。她还给周恩来讲起乡里农夫怎样耕田种地,没有牛就人拉犁,面朝黄土背朝天是多么辛苦。在长期的相处中,勤快又善良的蒋妈妈给童年的周恩来普及了很多农情事务、乡村野史,给他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潜移默化中培养了他勤劳、朴素的品质。这些经历,不仅让周恩来和蒋妈妈的心贴得更紧,更使他体验到了底层人民生活的真实状况,感受到了劳动人民的勤劳质朴,并对他们产生了亲密真挚的感情。

  周恩来在淮安城东门东岳庙附近的龚家读书的时候,一天傍晚,风雨交加,蒋妈妈冒着大雨去接他,要背他回去。周恩来却怎么也不肯,说:“蒋妈妈,你小脚,路上滑,还是我搀着你走好!”就这样,他们互相搀扶着回家。后来,周恩来在天津南开学校读书时,蒋妈妈竟借了高利贷作盘缠,千辛万苦去南开看望他。两人见面,抱头痛哭。周恩来当时虽然正忙于学生运动,但他仍留蒋妈妈在天津住了5天;临行前,还请四伯父替蒋妈妈买了船票,并送她几十元钱。几十年后,已经担任了国务院总理的周恩来,还曾多次向到北京的家乡人打听蒋妈妈及其后代的情况,深切地怀念着这位把自己喂养大的乳母。

  待人以诚善于团结同学

  周恩来在南开学校读书期间,喜欢广交朋友,他说:“有友为励,益奋吾志。”还说,交友要“相勉以道德,相交以天真,相待如兄弟”。在校期间,他积极发起与组织各种学生团体,把广大同学团结在一起。其中,在考入南开的第二年,他与同学张瑞峰、常策欧发起成立的“敬业乐群会”便是影响较大的学生团体之一。

  周恩来把课余时间几乎都用在了会务上。在他的组织下,会员们参观工厂、农村,举办时事讲座,召开辩论会、演讲会,探讨救国救民的道理。由于周恩来待同学如兄弟,用他的满腔热情和聪明才干热心为大家办事,同学们对他非常信任,纷纷团结在这个组织周围。“敬业乐群会”的成员从最初的20多人,逐渐发展到280多人,占学校学生总数的三分之一。周恩来自己也在各项活动中得到了锻炼,一天天走向成熟。

  平时在与同学的相处中,周恩来坚持友善待人。据周恩来的南开同学张鸿诰回忆,1914年8月,周恩来与他在南开中学是舍友。南开中学学生住宿是自愿结合的,周恩来、张鸿诰、常策欧等人很谈得来,便同住在一个宿舍,即新建的西斋楼35号。早上6点半学校打起床铃,周恩来比别的同学起得早,为了不影响其他舍友睡觉,他总是轻轻踮着脚走路。每天晚上10点宿舍熄灯,熄灯后他也自觉不再开灯。他的一举一动都考虑到不要妨碍舍友的休息。

  周恩来不仅与志同道合的同学相交很深,建立了淳朴的友谊,而且还能团结与自己有矛盾的同学共同参加各项活动。

  1913年8月,在南开学校里曾经发生过一件不愉快的事。那是新生报到的一天,东北同学南士豪、于佩文来到周恩来的宿舍找老乡玩,当听到周恩来的苏北口音,就一起嚷了起来:“咱老乡的屋里怎么有一个南方蛮子?”周恩来一听话音不对,客气地说:“二位请坐。”谁知被刚好进门的室友、来自江浙的潘世纶等听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便说:“这么客气干吗?他叫你小蛮子,你就叫他小侉子!”南士豪哪能咽下这口气,举拳就向潘世纶打去。一旁的周恩来眼疾手快,一把拉过潘世纶,使他躲过了这一拳。火气正盛的双方一激动,动起手来。周恩来赶紧拉架,站在双方中间喊:“我们都是同学,多讲友情,不分南北。”正说着,脸上就被南士豪打了一拳。但他没有还手,仍在劝架。后来同学们纷纷劝架,这事才不了了之。

  这以后,打架的事一直在东北和江浙学生中间议论,形成南北对立情绪,影响了新社团的成立。要想让双方都加入新社团中,首先要说服江浙的同学。怎么说服呢?周恩来沿着花园走了一会儿,终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便向着江浙同乡会会长高宝寿的宿舍走去。

  见周恩来进宿舍,高宝寿就问道:“周恩来,我以江浙同乡会会长的身份问你这个副会长一句,你在东北读书,和东北人熟,是不是想帮东北人吃掉我们的同乡会?”众人的目光一齐注视着周恩来。周恩来稍沉默了一下,诚恳地说:“我想组织新社团是不取消同乡会的,不分省界,自由结合,联同学之感情,补教科之不足,没有谁吃掉谁的意思。”接着他继续解释说:“同乡会与新社团都是友谊关系,一个是重乡情联谊,一个是重学业娱乐,互为补充,互不排斥,没有矛盾。”几个同学有点动心,但还是责问周恩来:“那我们同东北人的账还没算呢!你被打了一拳忘记了吗?你这副会长还当不当?”周恩来摸了摸脸,说:“这一拳是没忘。”接着,他换了一种语气说:“难道非要你打我、我打你这样打下去吗?打群架是违反校规的。我愿意为大家服务,至于要不要我当副会长嘛,大家看着办!但是,我还是要劝大家一句,不要凭感情用事,要以学业和团结同学为重。”

  周恩来的大度感染了在座的江浙同学,他们纷纷表示要正确对待成立新社团这件事。在同学们散去之前,周恩来又讲了新社团入会自由等原则,最后,他说:“即将成立的新社团是我们大家的社团,希望大家讲团结,多商议,支持它的组建。”经过周恩来等人的紧张筹备和操办,南开学校新社团终于得以成立。

  周恩来从南开中学毕业时,在《第十次毕业同学录》中对他有这样一段记载:“君性温和诚实,最富于感情,挚于友谊,凡朋友及公益事,无不尽力。”这说明他在学校里善于团结同学,热忱帮助同学,与很多同学结为知心朋友。

  心系群众彰显为民情怀

  周恩来的友善不仅彰显于他的少年时代,还践行于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在革命岁月中,周恩来努力奋斗,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付出毕生精力。他不仅是国家价值目标的积极追求者、社会价值取向的忠诚践行者,还是个人行为准则的模范引领者,是人民心中最受尊敬和最受信任的共产党人之一。

  周恩来曾写下一份《我的修养要则》,以明心志,其中写道:“永远不与群众隔离,向群众学习,并帮助他们。”

  周恩来的心中始终装着人民,他很少会忘记他所认识的人的名字和面孔。1957年,他同30年前参加过上海武装起义的工人会见时,差不多每个人的名字都叫得上来。30年的时光没有冲淡他对普通群众的记忆。人们惊叹周恩来超凡的记忆力,更佩服他那颗装着人民群众的心。周恩来在文艺界有很多朋友。一次,他和演员们见面,记起上次听说有个演员的孩子病了,这次一见面就问那个演员:“你娃娃的病好了吗?”一声问候,感动得这个演员几乎落下泪来。著名电影演员张瑞芳说:“周总理惊人的记忆力,来源于他对情况的深入了解,来源于他对群众的满腔热血。”

  周恩来把对人民之爱落实得非常彻底,总把自己作为普通人置于人民当中,与人民风雨同舟。他在下基层时,与工人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到剧院看戏时,为了不打扰群众,总是推迟进场,提前退场;他坐汽车常常向司机交代,不要多按喇叭,白天怕引起行人紧张,影响安全,夜晚怕影响群众休息。1956年7月,周恩来冒着酷暑,到某炼钢厂视察。在铸钢车间,他问车间负责人,你们这里的温度有多高?回答说有40多摄氏度。周恩来说:我到过热带地区,那里最高气温也有40多度,可没你们这里热。于是,他对陪同视察的厂长说:你们要关心工人的疾苦,要做好防暑降温工作。从此,炼钢厂的降温风扇就多了起来,厂里还为工人们设置了冷气休息室,给当班工人供应冰镇饮料,发放高温保健食品。

  1959年1月,周恩来到广东从化看望因病在那里疗养的邓颖超,却发现温泉都被干部疗养院占了,当地的普通百姓却难以享受到温泉。他在视察温泉小学时问道:“孩子们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普通群众有没有洗澡的地方?”负责人解释道:“因为经费困难,还没能给当地群众修建浴池。”周恩来很生气,批评说:“都知道洗温泉好,能治病,可当地群众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地方,却洗不上温泉。你们说,群众会怎么想?你们在温泉边修建这么好的房子给我们住,我们随时都可以享受温泉,温泉地区的老百姓却洗不上温泉,我和小超都感到不安。”“我提一个倡议,凡是到温泉疗养的同志,向当地捐款,给温泉人民建一座温泉浴室,我和小超带头,每人捐100元。”当地负责人见状,连忙说:“我们一定想办法给群众建浴室,总理的钱就不要捐了。”“不,这是我和小超的一点心意,你们一定要收下。”回到住处后,周恩来就让秘书送来了200元钱,坚持让负责人收下。1962年,周恩来到从化开会时,仍记挂着为普通群众建温泉浴室的事,他专门询问当地负责人:温泉浴室好不好用?群众满不满意?当得知一座共有18间冲凉房、可同时容纳50多人洗澡的温泉浴室已经建成时,周恩来满意地笑了。

  爱人者,人恒爱之。周恩来虽然已经离开我们44年了,但是人们还是常常想起他、说到他,一提起他就感到亲切自然,斯人如在眼前。周恩来总能给人以爱和理解,而且极其自然而得体,他以诚待人、以情感人、以心换心,感动着全中国,感动着全世界。他的人格魅力像一盏明灯照耀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原载:《党史纵览》2020年第3期

责任编辑:王晓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