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南抗日地道遗址:遗落的红色战境

发布时间:2019-01-07 17:19:43  来源:河北新闻网  新闻热线:0311-80761656
分享到:

  提起地道战,人们首先就会想到保定的冉庄,不是有这样一句顺口溜,“宁饶黑风口,不从冉庄走”。但实际上,目前我国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巷道最长的地道却并不在冉庄,而是在邯郸市峰峰矿区义井镇山底村。

  由八一电影制片厂1965年出品的战争电影《地道战》可谓家喻户晓。《地道战》的上演,让抗日地道声名远播,影片中的情景虽然发生在保定冉庄,但其中的许多故事情节包括部分取景都是在山底村。电影中民兵队长高传宝的人物原型就是山底村民兵队长刘玉宝,而抗日区长赵平原的角色原型就是磁武县一区区长赵廷训。

  深秋的一天,我们走进山底村,品味这个不为人知的抗日地道遗址。

  兵家必争之地

  深秋的一个周五,我们自峰峰出发,沿着丛峰线驱车一路向西,仅二十分钟左右便到达了山底村。顺着村里的老路,我们把车停到村南头——长城烽火台形状的大牌坊旁,牌坊上横嵌一块长匾额,上书“冀南山底抗日地道遗址”。自牌坊远望村中,整条街青石片铺面,环保砖砌池,特种胶泥抹成土黄色墙面,红旗猎猎,一下子把我们带进了当年的烽火硝烟中。

  太行绵延千里,中有八陉,滏口陉便是其中之一。太行八陉历来为战争所必争之地,滏口陉也不例外。滏口陉起自峰峰矿区石鼓山和元宝山交接口(称滏口)的纸坊村,终于山西长治,从冀南沿着滏口陉进攻山西,位于滏口的纸坊村会承接第一波攻击,攻下纸坊村,戈矛西指,下一个目标,便会是山底村。

  山底村背靠石鸡岭,三面环山,一面环沟,从地图上看,石鸡岭恰如太行山从西边抛向滏口的一个盖子,正好盖住这一缺口。攻下山底村,控制石鸡岭,可北控武安,南下磁县,与鼓山和元宝山遥相呼应,整个滏口,固若金汤。

  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山底村会有如此完整的抗日地道遗址的原因了。战争中,山底村从来都不是看客。自金代开始,这里的人便响应北宋大将宗泽的号召,挖起“抗金洞”(也叫躲兵洞),保存力量,与金兵进行持久战。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由于地处峰峰矿区,矿产资源十分丰富,这里成为日军觊觎的对象。1942年,日军对山底村展开疯狂扫荡,最多时一次有3000多人。为了抗击日伪“扫荡”,1943年初,村党支部动员组织百姓将原来的“抗金洞”贯穿,连成地道。当时村里有一千五百人,大多在附近煤矿上做过挖煤工人,具备娴熟的巷道挖掘技术。经过一年时间,地道全部完工,整个村子形成了机关密布、户户相通、街街相连的地下堡垒。

  走进山底村抗日地道遗址,你便会明白,因为战争,这里有了故事,而故事,又不仅仅限于战争。

  复杂的地下世界

  从烽火台出发,走过徐怀中将军题写的“山底村抗日地道战遗址”广场,参观完展览室,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便迫不及待地想要钻进地道。

  正像电影《地道战》中演的那样,吃水用的水井、拉磨用的碾盘、喂牲口的驴槽、睡觉的大炕、放衣服的衣柜,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地方,其实都暗藏玄机,全是极其隐蔽的地道入口。

  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我们找了一处水井下去,顿时有种压迫感。地道宽只容一人过,两人并排行走便有些拥挤。地道高不过一米六左右,基本所有人都会下意识地猫腰行走。直到有大的洞室出现在眼前,比如说地下兵工厂、作战指挥室等,你才可以直起腰来喘口气。

  地道主巷分上下复洞,洞口设有多种多样的开关盖、开关门,既能防水、防毒、防火,又能防破坏、防封锁,每个转角处都留有枪眼、陷阱、暗洞。在三四里长的地道行走十多分钟,依然没有憋闷的感觉,工作人员说,这是因为地道通风做的好,地道有进风口,也有出风口。现在,很多村里人利用地道的出风口,在地道埋陶管往自己家里引冷气做成土空调,特别解暑。

  地道会发生塌方吗?这是我比较关心的问题。工作人员介绍说,山底村地下基本都是红胶泥,这种泥粘性大,即使地道在古老的河床旁通过,也没有发生过塌方之类的事情。当我们走到一段最原始的“抗金洞”时,工作人员指着硬得类似喷了水泥似的洞壁,只见镐印清晰可见,由于时间长了,镐印上面自动生成一层碳酸钙。我们开玩笑说,这是大自然给抹一层石灰,让地道更坚固了。

  我们从有灯光的地方走到没有灯光的地方,在手电的微光中仅仅走了四十来分钟,就走过宋,走过金,走过元,走过明,走过清,走过民国,走过抗战,走过备荒,走过这无声的时光隧道。我们从一个洞口出来,进入一个宽敞房间内。房内清冷,没有丝毫烟火气。工作人员说,这里曾是陈赓大将的临时指挥所,1938年,陈赓将军指挥386旅发动了彭城战役。如今硝烟散去,只留游人在这里凭吊怀念。

  崇尚英雄的村风

  走出地道,走出那段战火纷飞的年代,如今美丽富庶的山底村显得格外清晰。

  我们见到了亲身经历了那场战争的王奶奶,老人指着远处一座工事说,在那里,我们村里的抗日英雄刘玉珍曾经一枪打死两个鬼子。

  老人的说法确实有资料佐证。据记载,1944年11月,在太行区第一届群英会上,山底村武委会主任刘玉珍因抗日有功,荣获太行区“一等杀敌英雄”称号。

  我们抬头望去,只见高大的房屋侧墙上,两个射击孔正冲着胡同,居高临下,凝视着这片村落。老人说,只要当年打鬼子的人,她都记得,她们村里的人也都记得。

  尊重英雄,崇尚英雄是山底村人的光荣传统,老人还说。

  如今的山底村,岁月将战争的印痕磨去了许多,但在游览的过程中,你仍可以体会到浓郁的爱国激情,感受到山民朴素的内心所蕴藏着的一种顽强执着的力量。

  我们登上瞭望台上,山底村尽收眼底。村里的房屋统一打造成了由青砖黄泥砌成的墙面,既有历史的厚重感,又不乏时尚的现代美。陈列馆院中一角的那一树柿子红得正艳,周围的沟壑、树林和田野一目了然。北边山上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跃峰渠隐隐约约缠在山腰,而真人CS竞技场就在村北的一块空地上。

  随着红色旅游资源的开发,来到山底村的游客越来越多。硝烟已尽,这里阳光很好,小院很静。

责任编辑:王晓岚_DW078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