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河北党史 > 正文

【周恩来与河北】邯郸调研知真情(5)

发布时间:2021-02-01 10:58:50来源:河北党史网作者: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北方的重点又是河北”

  邯郸地区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每到清明谷雨季节,天蓝日丽,勃勃生机。田野上一望无际的麦苗像绿色的海洋,随风波动,呈现出一派丰收的景象。但是从1965年春开始,我国北方地区遭受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旱灾,地处冀南的邯郸地区旱情尤为严重。这里一连300多天没下一场透雨,池塘干枯,河渠断流,地下水位下降,有的地方挖地三尺不见湿土。全区受灾面积多达520多万亩。山区200多个村庄和部分平原村庄饮水发生了困难。旱情一直持续到1966年春季。祸不单行,3月8日,邢台地区又发生强烈地震,波及邯郸。无情的自然灾害严重地威胁着邯郸人民。

  1966年新年刚过,周恩来就开始抓北方的抗旱。他指示国务院召集北方八省(市、自治区)抗旱会议。他自己到河北去,因为在北方八省中,河北的旱情更加严重。周恩来指出:“中央支援的重点是在北方”,“北方的重点又是河北”,对河北的情况心中有了数,才能对北方八省的整个工作做出恰当的部署。

  1月23日,周恩来到达天津。24日,他在听取河北省委汇报农业生产情况后,指出:“抓生产先要考虑抗旱。”他要求省委负责人要一个一个地方去谈,指导工作。周恩来指出:“对作物要进行研究。可以进行调查,能高产的作物,要种到有水或有墒情的地方,集中人力,集中肥料,不要分散开。到处都旱,到处都搞,结果效果不大。能种的地方要力争种上,雨一来,马上抢种,做两手准备,和他们去商量。每个省委书记包一两个地委,跟他们亲自去谈。先下去布置,早点布置,早做准备。”

  “中央对你们的要求是低的,去年你们搞了一百八十亿,今年能搞二百亿就了不起。可是,你们要到下边去,把生产队发动起来,好的地方要丰收,差一些的地方要自保。每个公社、每个生产大队都有丰收的,都有自保的,这样就好了。”“要有两手准备,天旱有五千万亩丰收,五千万亩平收,涝了你们山区还有二千多万亩嘛,还有些地淹不了嘛。这样,全省动员起来,你们再下去抓,冬闲抓一次,到了春耕锄草再去抓一次,夏收时抓一次,然后再抓秋收秋种,一年抓四次。今年抓一年,一九六七年抓一年,一九六八年再抓一年,河北就有起色了。”要搞好河北的农业,地区之间的协作非常重要。周恩来指出,除了把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天津、唐山搞起来以外,要专门帮助一下衡水和沧州。石家庄帮助衡水,保定帮助沧州,这样就好办了。

  那时,农村的“四清”运动正以很大的声势在发展,各地负责人都以相当多的精力投入这个运动。针对这种状况,周恩来强调不要光搞“四清”而误了生产。他说,阶级调查搞上十天半月就行了。他批评一个负责干部蹲在一个地方搞阶级调查,半年没有搞完,结果把别的工作都耽误了。

  他还强调工业一定要支援农业,说:“东北还向中南要粮食,那是端着金饭碗讨饭吃,那么大的工业不支援农业。天津也是这样,石家庄也有东西,保定也有东西,还有唐山,一定有很多金银财宝,不好好搞就会卖掉甚至很浪费。”他后来多次谈到这个问题,说:“农业还没有过关,工业也不算本事嘛。”“农业负担不解决,就是对农业本身、对备战、对现在的工业建设也不利。”“你支援农业,发展农业,也就支援了工业,供应它粮食,供应它经济作物,供应它各种三类物资、山货等等,很多好处。这样才能使工农业结合得更好,互通有无。这就是我们掌握计划、掌握生产的要抓这一个关,支援农业的关。”周恩来还提出在农村中“非搞副业不行,要搞多种经营。养猪多的,除了出口、外调,还要自己销一些。”周恩来这样细致、具体地指导农业工作,使省委的负责干部很受感动,也很受教益。时任河北省省长的刘子厚在自己的会议笔记上写道:“周恩来这次来谈,方法很活泼。他给我们鼓劲,叫我们给下边鼓劲:天再旱,人总要活嘛,千方百计发动群众,把地种上。”

  为了动员灾区人民积极投入抗旱斗争,减少灾害所造成的损失,1966年1月26日,周恩来回到北京后,马上参加正在召开的北方八省、市抗旱会议。从27日至31日,他七次听取各地关于农业情况的汇报。在这次会议上,周恩来提出: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局一年至少要抓三次,八个省、市、自治区分为七个组,组长以外再配一两个副组长。3月7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成立北方八省农业小组的通知,通知宣布:农业小组组长由周恩来担任,并兼任河北、北京组组长。会议结束后,他立即组织抗旱工作队奔赴河北各地帮助工作。工作队临行前,周恩来规定了三条纪律:一看,二帮,三指挥。具体讲就是:下去后,不能增加地方负担,不要去指手画脚。首先向当地干部、群众学习,帮助地方工作,听从领导指挥。他强调:工作组干部应该到生产队和群众共同劳动,通过劳动进行调查研究,取得生产知识,鼓舞群众的干劲,不能因工作组的工作妨碍群众劳动生产。随后,他亲自深入河北灾区,领导组织抗旱。

  “你在杨桥也犯官僚主义啊”

  1966年4月1日晚上,周恩来乘座的专列缓缓驶入古城邯郸。

  4月2日,周恩来在下榻的邯郸市招待处主持召开会议,听取华北局、河北省委、邯郸地委关于抗旱救灾情况汇报,会议从上午一直持续到深夜。周恩来对全地区布置4月底打7000眼井的指标表示怀疑。指出:当前首先是保麦收,保春播,打井应在麦收或秋收以后再进行。建设要一步一步走,欲速则不达。

  从4月3日开始,周恩来便在省、地领导的陪同下,深入县、社、村庄进行实地考察。4月3日上午,周恩来首先视察魏县漳河村,与该村干部、群众进行座谈。在谈到“党员”与“群众”的提法时说:我反对把党员和群众分开来写,要写成党员和非党员,党员和非党员都是群众。把非党员写成群众,就认为党员不是群众,是站在群众之上,比群众高,这要改过来。党员脱离了群众,就变成了官僚。在询问到打井情况时说:打井要注意配套,劳动力要合理安排。当天下午,周恩来没顾上休息就到大名县前桑圈村进行调研。

  大名县地处冀、鲁、豫三省交界处,是邯郸地区的一个贫困县,遭遇旱灾后,这里的群众生活更加困难。八省、市抗旱会议结束后,国务院就派了以国务院水利设计院院长王德政同志为组长的工作组,进驻了该县的杨桥公社前桑圈村,帮助抗旱救灾。

  前桑圈村距大名县城约50华里,汽车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颠簸行驶,而周恩来却在车中睡着了,他太劳累了。到邯郸以前,他已连续视察了石家庄、邢台等地。他忧民心切,每到一地都要亲自听取汇报,找群众座谈,到实地察看,晚上还要处理从北京转来的大量文件,有时工作通宵达旦。这对一个年近70高龄的人来说是何等的辛劳。汽车司机师傅故意放慢速度,缓缓向前行进,好让周恩来多休息一下。但车身仍然摇晃得厉害,坐在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怕把周恩来颠醒,便用双手将他慢慢地拥起,以减轻震动,好让周恩来多休息片刻。这是一幅多么感人的情景。

  在前桑圈的大队部,周恩来亲切地与大家交谈。在座的有河北省省长刘子厚、国务院办公厅秘书长周荣鑫、驻该村的国务院工作组组长王德政及邯郸地委、大名县委的领导和该村的干部群众。周恩来总理问大家:“这个村为什么叫桑圈?”老农民靖洪绪说:“俺听老辈人说,这个村过去周围种的桑树多,所以就叫桑圈。”周恩来听后说:“对呀,这话说得有道理。”接着又说:“种桑树好啊,葚子可以吃,桑叶能养蚕,好处很多,桑圈就可以种桑树嘛!”周恩来转过头问靖洪绪:“你今年多大岁数啊?”“六十八。”周恩来听了高兴地说:“咱俩同庚啊!”

  周恩来拿起一个名单看了看问:“谁是监喜凤?”

  “我是。”该村女支部书记监喜凤站起身答道。周恩来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又问她:“上过几年学?”监喜凤不好意思地回答:“没有上过学。”周恩来关心地对她说:“要好好学文化,下决心学,一天学一个字,一年就学360多个字。”

  尔后,周恩来又问道:“你们村去年的小麦亩产多少斤?”当他得知由于旱灾严重,小麦亩产只有100多斤时,他轻轻地自语道:“产量少得可怜啊!”

  “你们村每个劳动日的工值多少钱?”周恩来问。监喜凤答道:

  “一个劳动日一毛钱。”

  周恩来表情沉重地说:“工分值这么少,群众的生活水平低得很啊。”他指示旁边的周荣鑫说:“这些情况你一定要记住,写清楚。”

  “村里有几眼井?”周恩来又问。“只有一眼井,是三年前打的,现在还没有配上套。”工作组组长王德政答道。

  “前桑圈打机井三年没有配上套,你知道吗?”周恩来面对杨桥公社书记张文广问道。

  “不知道。”刚上任不久的杨桥公社书记张文广如实地回答。

  周恩来不满意地对张文广说:“你是公社书记,怎么能不了解村中的情况呢?我在北京不了解前桑圈的情况犯了官僚主义,你在杨桥也犯了官僚主义啊!”周恩来又面对大家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一定要抓好水利建设。前桑圈的群众生活这么苦,连这眼井也配不上套,群众怎么生活?”他指示在座的大名县代理书记赵文惠和代理县长阎洪法说:“县里要想法帮助他们一下,尽快给这眼井配套。”接着又对正在埋头做记录的王德政同志说:“老王同志,你一定要带好这个工作组,在这里连续搞三年,前桑圈搞不好,不要回去。”这位国务院水利设计院院长王德政当即表示,坚决按周恩来的指示办,不把前桑圈的水利建设搞上去,人民群众的生活不改善,工作组决不撤离。但遗憾的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工作组被强令全部撤走。

  前桑圈的旱情、民情牵动着周恩来的心。他看着省地县公社的领导,语重心长地说:“我早就说过,我们要恢复生产,首先得恢复农业生产,农业是发展工业、巩固财政、搞好流通、外贸的基础。”稍停了一下,又将目光转向县领导讲:“你们要从全县实际出发,像这样的村,全县有多少个,在现有的条件下,找出一个补救措施,特别是水利建设,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搞上去,摆脱贫困的现状。”

  周恩来指示前来的水利部副部长钱正英要水利学院派人加强对打井技术的指导;要求蹲点的国务院工作组帮助当地把机井搞好,配上套,搞不好不回去。当周恩来了解到漳河大队三年没有分配现金、人均口粮每日只有五点七两、吃盐零花钱靠卖鸡蛋和自留地生产时,非常悲痛地说:我听了很难过。周恩来对供销社和信用社克扣生产队的买棉籽款和化肥款表示十分的气愤,讲:供销社就能扣钱,真是骇人听闻。座谈中,周恩来专心地与大家谈话,忘了喝凉着的水。阎洪法县长见水凉了,端起碗想把水泼掉另换一碗热水,周恩来见状急忙阻止说:“不要泼嘛,现在旱情这么严重,一碗水也能救活一颗苗,多增加几粒粮食啊!”接过阎洪法手中的碗,把水喝了。

  这时,天色已晚,工作人员在周恩来的耳边轻声提醒:“总理,该起身返城了。”

  “不慌啊,我来一回不容易,我还要去看看那眼井呢。”随即,周恩来招呼大家向屋外走去。

  周恩来一出门,发现在办公处就近搭着一个防震棚,他用于指着那里问:“这是谁的防震棚?”

  “我们的。”工作组组长王德政回答。“谁给搭的?”“县里通知,让给工作组的同志搭防震棚。”监喜凤说。

  周恩来严肃地对王德政说:“群众都住上防震棚了吗?要等群众都住上了防震棚你们再住。你们是国务院工作组,一定要给群众带个好头。”

  4月的天气仍然让人觉得有些凉意,在屋里还好,出来就更显凉了。周恩来看王德政没有来得及穿外罩就出来了,他便转身到屋里拿来外罩给王德政披在身上说:“老王,穿上、穿上,不然会着凉要感冒的。”

  司机要去发动车,周恩来拦住说:“不坐车,步行方便,可以多看看。”

  人们沿着坎坷不平的田间小道向机井走去。干裂的土地上麦苗长得低矮而枯黄。周恩来一边走一边不时地弯下身子,爱抚地扶摸着路两边的小麦,心情沉重地说:“没水,这麦子怎么增产啊?”在人工打井架前,周恩来看到人们在飞快地蹬着轮子,他快步走上前去对他们说:希望在你们身上啊!要注意安全。他又问身边的王德政:“你们会不会?”“不会。”王德政回答。周恩来嘱咐王德政:“你们也要上去学蹬轮子。”

  视察机井回到村里时,街道上已聚满了群众,他们都怀着激动的心情,要亲眼见一见敬爱的周恩来。周恩来主动向围上来的群众一一握手,当握住村饲养员监锡之的手时说:“你辛苦了,你一定要想法把牲口喂好,牲口是农民的宝啊!”这个面朝黄土背朝天,干了大半辈子的老农,听了周恩来的话,激动地流着眼泪说:“周恩来你放心,我豁出这条老命也要把牲口喂好。”

  周恩来要离开前桑圈了。前桑圈的干部群众多么不舍得周恩来走啊!他们随着徐徐开动的汽车一起前行,周恩来从车窗伸出手向送行的群众频频挥动。车子开远了,人们仍然站在村头向车子开走的方向眺望着。

  周恩来回到大名县委的时候,正值吃晚饭的时间,他没有吃为他专门准备的饭菜,而是走进厨房与大家共用便餐。

  晚上9点左右,周恩来又在县委会议室召开会议,听取大名县负责人关于全县抗旱和生产等情况汇报。

  会议室设备很简陋,几个旧沙发,几把硬木椅子,几张小长条桌,周恩来随便地坐在一把硬木椅子上,工作人员递上一张大名县地图。

  周恩来边听取汇报,边看地图。当县计委主任马洪臣汇报打井配套情况时,周恩来问:“你们全县有电动机多少台?”

  “38台”。

  周恩来说:“你们有143眼井,要保证全部配上套,4月底能完成多少,计委要算清楚,配套工作不能落后啊!”

  马洪臣向中央领导汇报,本来就有点紧张,加上周恩来不断提问,就更不知所措,弄得手忙脚乱,汇报也没有条理了。周恩来风趣地说:“不要算得太简单了,你这个计委主任我也能当啊!”接着又说道:“你们计划4月份打300眼井,有188盘井架,加上现有的几副大锅锥,我看完不成300眼。应好好计划计划呵!”

  当周恩来听了用大锅锥打井的新技术后讲:“大锅锥打井速度快,省棕片,为什么不提倡?”

  听完了马洪臣的汇报,周恩来说:“毛主席说,‘办事要为人民着想’。你们一个大队一眼井,646个大队,就能打646眼,计划不错,问题是看看农民是不是有这个能力,应该好好计算一下,队里自己能筹多少,仍差多少,要清楚。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粮食上不去不行。把副业搞一下,多增加一点收入”。

  已是夜里11点了,周恩来依然精神饱满,认真听取汇报,并随时指出不足,还不时指点解决问题的方法。在场的人无不为周恩来的工作态度、严细求实的工作作风所感动。

  赵文惠说:“今年的粮食,我们想完成二亿斤,达到自给有余。”

  周恩来微笑着点点头:“好呵!卫东(大名境内卫运河以东地带)可以多种些红薯、花生、多养猪收入大。”说到这里,周恩来看看在座的同志说:“毛苏村产量高,要推广他们的种田经验。”

  时间又过去两个小时,周恩来又听取了县社棉花收购、化肥供应等情况,最后他提高了一点语气说:“大名府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苦啊。三类队不能光当三类队啊。大名府要翻身!”

  他对大名县被抽调9000多人、3000多辆排子车上海河工程表示不满,说:为什么调那么多排子车去?如果我是县委书记,我就顶。我一直担心海河上人多了,什么事太集中了不行。当他得知全县至4月底准备打300多眼井后指出:打井占用很多劳动力,4月生产很忙,劳力占得多应考虑。会议一直持续到凌晨1点钟。

  由于当时邢台地区地震还时有余震发生,继而波及邯郸地区。为了周恩来的安全,县委事先专为周恩来在县委大院内搭起了一个防震棚。会议结束后,县里的同志让周恩来住防震棚,可是周恩来既没有住防震棚也没有住已安排好的招待所,却住进了县委一位办事员的简陋的宿舍里。

  夜深了,县城里万分的宁静。人们都早已进入了甜甜的梦中。此时,周恩来的房间里仍然亮着灯光,他又在批阅从北京转来的文件。谁也不知道他屋里的灯光是什么时候才熄灭的。

  第二天早晨,周恩来用过早饭后便告别了大名,前往临漳县视察。临行前,他对大名县的干部群众说:“大名要翻身。我还要来看望你们的。”

  周恩来走后,根据他的指示,省委从保定地区调给大名县打井机具200套,技术工人600名,邯郸地区分给大名大小锅锥机具90套。1966年年底全县打井1272眼,粮食总产量首次突破二亿斤,平均亩产比1965年增加了21斤。

  一年后,周恩来总理又委托国务院事务组组长王观澜特地来大名看望了当地人民。

责任编辑:陈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