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河北党史 > 正文

【周恩来与河北】邯郸调研知真情(2)

发布时间:2021-01-28 10:24:16来源:河北党史网作者: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不要怕见群众嘛”

  1959年6月3日,周恩来视察了邯郸宿风炼焦厂、峰峰二矿、马头炼铁厂。6月4日,又来到邯郸钢铁厂、国棉一厂等单位调研。他最关心的是钢铁生产情况。他召集邯郸地区十三个炼铁厂的党政负责人座谈,要他们详细汇报钢铁生产的质量、分配情况和存在的困难。他不时地插话,仔细询问:生铁是否炉炉化验,是否分类编号、分类外运?焦是自己炼的吗?他在提问时,就像一个内行的冶金专家一样。他要求省市负责人在矿石、焦碳的分配上要搞好各厂之间的平衡,注意抓重点、保重点。他指出,邯郸在河北省说来很好,交通发达,发展前途大,是河北省的钢铁小中心,一定要搞起来,要提高质量,不要图快,要拿出好生铁来,贪多不好,要多快好省。他还就工人工资和铁的价格问题做出指示,工厂向公社替工人交款不应该,这样加大了国家的开支;关于工人,今后凡是技术工人可改为固定工,不这样技术不好过关,固定工实行工资制。关于铁的价格和铁的补贴问题,周恩来明确指出,已经挣钱获利的单位就不应当补贴了,继续补贴不合理,要分别情况,赔钱多的单位,可以把它停下来,成本差不多的,可限期补贴,基本上不赔钱,就不必再补了。

  

  ◆周恩来视察峰峰二矿简易洗煤厂

  周恩来不仅听汇报,还进行实地调研。当他走进邯郸国棉一厂时,发现工人们站在蒙蒙细雨中夹道欢迎,急忙对大家说:“赶快进屋去,赶快进屋去!”当周恩来一行来到车间时,老工人刘银堂很想上前与周恩来握手,可自己满手油污,想找块布擦一下,这时周恩来已握住了他那长满老茧的手。这位普通工人感动得眼含热泪,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在厂办公室里,当介绍厂党委书记林桂景时,周恩来问:“哪个桂?哪个景?”等询问清楚后又说:“桂林之景啊!”一位工程师名叫于六洲,周恩来笑着说:“你比五大洲还多一大洲呢。”然后又具体了解了厂里的生产情况,工人的生活情况。大家和他在一起,没有陌生的感觉,像置身于同事、朋友、长辈之中。难怪有一位老太太把他当作自家亲戚。那天从厂里出来,周恩来到职工张宝珍家访问,周恩来问老太太:“粮食够吃吗、房子够住吗?有什么困难?”当周恩来上车后,老太太问儿媳:“咱们家哪来这样的亲戚,还坐着小汽车?”张宝珍说:“那是咱们的周总理。”老太太扭头就去追汽车,想再目睹一下周总理的风采,可车已走远了,她自言自语地说:“周总理,一个中央的大官儿,到我家看我一个老百姓,这不是在做梦吧!”

  这一天周恩来去烈士陵园给烈士们敬献花圈,出门的时候门口拥着很多人想见周总理。为了安全起见,保卫人员想让周总理从后边的门出去,可周恩来说:“不要怕见群众嘛。”坚持从正门出去,和2000多名群众见了面。

  

  ◆周恩来到邯邢冶金矿山管理局矿山村铁矿视察

  6月5日,周恩来又召集邯郸地、市委等负责人研究解决六河沟煤矿和岳城水库问题。他指出,去年大跃进,不少地方否定了老农的经验,这就不好。工业是主导,要起带头作用,工业也不只是钢铁,有帅就需有兵。四大指标我们要尽最大努力,争取完成。实在完不成,政治上要受一点影响,但还可以理解,少搞点工业,还不要紧,农业搞坏了就不安定,对农业必须重视。工业交通方面,指标不当的要压一下子,生产和基建,要先压基建。邯郸是个好地方,有工业发展前途,但不要走得太快,快了农业跟不上。关于岳城镇水库,将来势必要修的,开煤要服从水库,没有粮食人心不稳,要重视水利。早在4月5日,周恩来视察岳城水库时,在听取了水库负责人的汇报后说,水库要防洪、灌溉并重。在干旱年份灌溉比防洪重要,在丰水年份防洪比灌溉重要,这是辩证唯物的观点。过去搞水库只管防洪,不提灌溉是不对的。修水库,要全面规划、综合经营、综合利用,灌溉、防洪、水土保持全面搞,又工又农,又要造林。水利部门要负责到底,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综合经营是方向。要好好研究一下,灌溉要考虑生产,农业用水时应放大些,集中放,不能平均算帐。当周恩来得知水库主坝内有一段是用水中倒土的方法筑成时,说这不保险,要特别注意这一段。为了对子孙后代负责,要把水中倒土的情况详细地记录下来,突出地写在工程档案的明显地方。不要向后代隐瞒我们的缺点。在谈到地震问题时指出要设法探索其规律。河北地震付出了代价,要抓住不放,地震预报世界上还没有解决,为什么我们不能先解决呢?也可能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下一代可以解决,我们一定要解决它。

  “深入下层、深入群众、认真进行调查工作”

  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是中国人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艰苦岁月。那时,由于“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左”倾错误的一再发展,再加上当时的自然灾害,本希望尽快改变我国一穷二白面貌而热火朝天地奋战在各条战线上的人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一种与主观愿望相反的灾难却悄然来临。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生活日用品极为短缺,市场供应紧张,人民生活甚为困苦。更为严重的是农业生产遭到极大破坏,农副产品产量急剧下降,饥荒横行,农村人口死亡增加。党和人民面临着最严重的困难。严重的困难教训了人们,全党逐步清醒过来,决心认真调查研究,纠正错误,调整政策。

  1960年11月,中央发出《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紧接着,12月24日至1961年1月13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会议讨论1961年国民经济计划,总结近两个月来各地区整风整社试点的经验,作出《关于农村整风整社和若干政策问题的讨论纪要》。会议确定1961年所有社队都必须以贯彻执行紧急指示为纲,进行整风整社,彻底检查和纠正“共产”风、浮夸风、瞎指挥风、干部特殊风、强迫命令风,彻底清算平调帐,坚决退赔。在这次会上,毛泽东主席提出大兴调查研究之风,1961年要成为实事求是年。1961年1月14日,中共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全会正式通过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集中力量加强农业战线,贯彻实行国民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全党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方针,努力搞好综合平衡。全会的指导思想就是:毛泽东主席提出的“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和“今年搞个实事求是的一年”。毛泽东主席在18日全会的最后一天再次强调:“希望今年这一年,一九六一年成为一个调查年,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他说:“大家回去实事求是地干,不要老是搞计划、算帐。要搞实际工作,调查研究,去督促,去实践。”

  全会以后,从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人纷纷深入基层,调查研究,调查的重点集中在农业问题上。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3月,在毛泽东主持下,制定了《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草案)》(简称农业六十条)。“农业六十条”对于纠正农村中的“左”倾错误,改进工作,是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它仍然保留了广大农民普遍反对的部分供给制和公共食堂。这表明当时党中央对于农村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了解得还不透,仍然面临着深入农村,调查研究,切实纠正农村中存在的问题。正如3月19日,周恩来在广州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在中南和华北小组会上发言时所说,这些年对许多问题“所以如此不摸底,不落实,没有留余地、藏一手,除了我们对于复杂的社会主义建设工作没有根据总路线和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拿毛泽东思想不断地总结经验,提高自己以外,最根本的一个毛病就是没有依照毛主席的要求,深入厂矿农村,进行系统调查、典型试验、反复研究、认真核实,便轻率从事,这就不可能做到‘情况明、决心大、办法对’了。”

  他说:“要改正这些缺点错误,必须从深入下层、深入群众、认真进行调查工作入手。”怎样开展调查研究呢?周恩来是这样回答的:“我们下去调查,必须对事物进行分析、综合和比较。事物总存在内在的矛盾,要分别主次;总有几个侧面,要进行解剖。各人所处的环境总有局限性,要从多方面观察问题,一个人的认识总是有限的,要多听不同的意见,这样才利于综合。事物总是发展的,有进步和落后,有一般和特殊,有真和假,要进行比较,才能看透。下去调查,要敢于正视困难,解决困难。一个困难问题解决了,新的困难问题又来了。共产党人就是为不断克服困难,继续前进而存在的。畏难苟安,不是共产党人的品质。我们下去调查要坚守毛泽东同志的三条原则: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集中起来,坚持下去,坚持真理,修正错误。这就是民主集中制,它不但是组织原则,也是工作原则。智慧是从群众中来的,但对群众的意见领导方面还要加工,然后回到群众中去考验,在这基础上再加工。脱离我们的基本阶级群众,就会丧失党的基础。尾巴主义,随着群众跑,就会放弃党的领导。目前的毛病,还是我们发号施令太多,走群众路线太少。”

  4月25日,中央又通知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召开5月工作会议,并要求在会议召开之前,用10天到15天的时间,对农村中的食堂、粮食、供给制等问题,进行重点调查,倾听群众呼声,向群众寻求真理。

  长期肩负国务院总理重任的周恩来,时刻牵挂着人民的温饱疾苦,他深知最近一个时期农村中的混乱状况,为广大农民的困苦生活而忧心忡忡。4月28日至5月8日,他率工作组亲临邯郸农村,走街串户,了解民情,掌握来自农村的第一手材料,为切实解决农村中存在的问题而奔波忙碌着……

  4月28日,周恩来在处理完繁忙的工作后,不顾疲劳,于午夜赶赴邯郸进行调研工作。周恩来来到邯郸后,首先听取了先期到达邯郸进行调查的中央调查组组长谢富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许明及河北省省长刘子厚、邯郸地委书记庞均等的情况汇报。5月1日,与邯郸人民共庆五一劳动节并接见了邯郸市劳动模范。然后就亲自深入到武安县伯延公社进行调查研究。

  “你以后不要叫我总理,叫我周恩来”

  1961年5月3日,周恩来初到武安,首先听取了一些领导干部的汇报,掌握了一些基本情况。但他深知几年来浮夸风在农村盛行,许多干部群众怕被扣上“给社会主义抹黑”的帽子,不敢讲真话,有些干部把群众吃不饱饭这样的大事都说成是“前进中的困难”。为此,周恩来决心深入实际,细心调查研究,撷取第一手材料。他先后视察了武安县伯延公社的食堂、拖拉机站、供销社、饲养场,走访几十户社员家庭,同30多位社、村干部和群众进行了交谈。他在路上也好,挨家挨户去访问也好,都是问农民为什么吃不饱,为什么大锅饭不好,调动不起来农民的积极性。他看到肩上挑担子的,要试试看。他到社员家中看到的情况令他十分震惊。他后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除了树叶、咸菜、野菜以外,就没有东西了,硬是没有存粮。武安在抗日战争时期曾是八路军晋冀鲁豫军区所在地,当地群众为支援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者作出过重大贡献。看到这里的乡亲们仍旧这样贫困,周恩来感到十分痛心和内疚。

  在伯延公社,他广泛听取群众的意见,多次与公社、大队、小队的干部和社员群众谈话,张二廷就是其中的一个。

 

  ◆周恩来在武安伯延公社与社员进行交谈

  张二廷是伯延公社先锋街的贫农社员,1960年爱人病故,留下四个孩子,大的13岁,小的只有三岁,老少五口人挤在公社拖拉机站旁的一间屋子里。他的住处恰好邻近周恩来停车场。周恩来利用会前会后、饭前饭后的时间,常去他家看看、坐坐、拉拉家常。张二廷也不失农民忠厚耿直的本色,向周恩来反映了不少真实情况。

  可是,有这么一天,张二廷躺在炕上,回想前一天开会时大多数人说的假话,自己却说了许多真话,区社干部似乎不大满意,散会后左邻右舍忠告他说:二廷,你不想活啦?一直要说哩,你招呼着点,总理不咋着你,区里的人还不知咋着你哩。想着想着,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二廷在家吗?”二廷一听是周恩来的声音,就故意把身子一侧,面向墙壁,佯作睡着。这时隔壁木匠铺的人告诉周恩来:“二廷在家哩。”周恩来推开了屋门,走到炕边,发现张二廷在睡觉,就拍了一下张二廷的腿说:“二廷疲劳了?”张二廷坐起来说:“不疲劳。”“那你下午去开会吧,会上见。”周恩来说完转身走了。可到了下午开会的时候,张二廷却躲到地里干活去了。周恩来发现张二廷没来开会,就派人去地里叫他。二廷对来人说:“我不去了。”“你不去,你当是公社开会?你要不去,我也不好交代呀!”二廷见来人为难,才慢腾腾地扛起撅头,向会场走去。

  周恩来见二廷被请来了,站起身来拉他坐下,还诚恳地告诉他:“你以后不要叫我总理了,叫我周恩来。”张二廷见周恩来态度如此恳切,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我要少说,伤风感冒了。”“你也不伤风,也不感冒,你有了糊涂思想。”周恩来十分中肯地这样反驳着。张二廷顺水推舟地说:“干脆我就糊涂糊涂吧,你老叫我说,我净说真话,公社、区里干部都在哩,你把他们的职撤了,对我有啥好?你管着全国的事,你走了,我还有命吗?我说了那么多话,那有不说错的吗?说错了,人家把我逮起来,你在北京咋知道?”二廷一个劲地向周恩来诉说着自己的苦衷。“你大胆说吧,没事,说错了也不逮捕你,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来,如果自己来不了,也一定会每年都要派人来看看你。”周恩来的肺腑之言,打消了张二廷的顾虑,他暗暗地说,周总理这个人好到底啦,我为说实话死上十万八千次也值得。周恩来没有失信,从1961年一直到“文革”前夕,他年年都派人到伯延调查,并且代他看望这位敢说真话的农民朋友。

  在周恩来和张二廷之间,还有这样一件事。有一回,周恩来去探望张二廷,发现他孩子多,生活困难,又没有家庭主妇料理家务,就对二廷说:“你抚养不了这么多孩子,让我领走两个吧?大了再让他们回来。”“周总理,你管国家大事,不给你添麻烦了,让我自己领着吧。”这件事过了20多年后,张二廷已70多岁,孩子都成家立业了,但是每当人们说起此事时,孩子们还埋怨这位慈母般的父亲当初为什么不让周总理领走自己哩。

  在伯延调查期间,周恩来交上的朋友何止张二廷一人。有一位叫郭仙娥的妇女,她老伴生了病,周恩来知道后就去探望。当周恩来迈进她家房门时,她老伴还在炕上躺着。两个孩子见周恩来来了,就跑进屋喊道:“爹!你快起来吧,周总理来了。”听说周总理来了,郭仙娥老伴急忙支撑着身子要起来,周恩来见他起身困难,就去搀扶他,还把他的布鞋从柜底下拿出来,放在炕头的炉台上,然后帮他穿好,周恩来这才关切地问:“身体欠佳吗,生活怎么样,在家吃饭好,还是在食堂好?”老汉由于激动不已,一时答不上话来,郭仙娥赶忙回答说:“我们不敢说食堂赖。”周恩来又接着问:“为啥在家吃饭不浮肿,在食堂吃饭就浮肿?”在场的人都没敢吱声。周恩来见他家刚刚从食堂打来了代食品窝窝头,就走过去看了看,心事重重地回身走了。

  周恩来在伯延考察期间,无论工作多忙,身体多么疲乏,都要挤出时间到田间地头去看看,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既是实地考察,又是呼吸新鲜空气,驱散疲劳。

  有一天,周恩来和县、社干部在伯延的公路上边走边谈,无意中发现路两边的树只有躯干和枝条,不见树叶,就问树叶哪里去了?干部们随口应道:“让羊吃了。”这时,恰好路边有个放羊的女孩听到了干部们的回答,以为干部们怪她没有管好羊,吃了树叶,就歪着头用反驳的口气说:“羊还能上树吗?”在场的人听了小姑娘的反问都发出了不同含意的笑声。实际上人们都晓得树叶都叫人吃光了,只是干部们怕挨批评不敢说实话。周恩来虽然没有直接批评干部们,脸上却有一种像自己吃了树叶一样的苦涩表情。

  当周恩来走到拖拉机刚刚翻过的土地时,发现有的棉花茬还没有被耕掉。为此事,回村后他专门在拖拉机站召开了会议。上午8点,周恩来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拖拉机站。大家看到周恩来来了忙放下手中的活,围拢过来向周恩来问好,周恩来同在场的人一一握手。有位女拖拉机手见周恩来站着和大家说话,就搬来一把椅子让周恩来坐下,周恩来却把她按在椅子上,自己坐到了门坎上。然后周恩来问:“你们谁是站长?”“我是。”站长站起来回答。“你们为什么耕地不耕掉花茬?”“因为耕得快。”周恩来见站长被问得太窘迫,就掉转话头说:“每天耕地给你几个窝头?”“五个”。“你是不是把窝头带回去给小娃娃吃了?”“是”。周恩来还逐个问过姓名、年龄以及生活情况。最后,他对拖拉机站的同志们讲:“群众盼拖拉机盼了好几年啦!耕地时不要留花茬,要保质保量,要不群众就不相信机械化啦!”

  5月6日,周恩来在伯延供销合作社开完了干部群众座谈会后,准备起程返京。四邻八乡的群众都赶到供销社门前有叫“八宝坑”的地方,想目睹国家总理周恩来的风采,也是给周恩来送行。保卫人员见此情景,征求周恩来意见说,是不是把群众撵远点?周恩来不满地说:“群众来看我周恩来,大家能不给我让条路?把群众撵走不行。”说话间,他迈出了供销社的门坎,绕场半圈,向群众招手致谢。突然间,有一个叫马三运的社员从人群中挤到前面,跪在周恩来面前喊道:“周大人你来了!”说着就把浮肿的腿伸给周恩来看,走在后面的邓颖超同志一步跨到前面,把马三运扶了起来,还用手按了按他的腿,并嘱咐他要增加营养。事后,周恩来派人给他送去五斤面、三斤油和二斤营养粉。

责任编辑:陈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