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河北党史 > 正文

【周恩来与河北】视察保定问冷暖(上)

发布时间:2021-01-26 11:25:19来源:河北党史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自觉按客观规律办事,是周恩来的一贯思想作风。可是在那盲目追求“高指标”,到处放“卫星”的“大跃进”年代,作为一国总理的周恩来,只能从大局出发,尽可能把经济建设中出现的“冒进”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

  出行前的忧虑

  1958年全国掀起“大跃进”、人民公社的高潮,全国上下洋溢着一片激情。

  “大跃进”是从农业开始的,1957年10月25日,修改后的《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公开发表。《纲要》要求五年间粮食产量按全国人口平均每年达到2000斤。10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关于《农业发展纲要》的社论,提出“有关农业和农村的各方面的工作在12年内都按照必要和可能,实现一个巨大的跃进”。

  这是中共中央通过报纸正式发出“大跃进”的号召。全国各地广大干部和群众积极响应,首先是从兴修水利开始,一亿人投入农田水利建设,深翻土地,从一尺五寸达到几尺。后来最突出的表现是放“高产卫星”。这些夸大的宣传,当时就有许多人不相信,但是因为怕戴“右倾保守”帽子不敢公开说罢了。这就造成各级干部的浮夸风、弄虚作假风达到惊人的地步。脱离实际,唯意志论的提法层出不穷,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只怕想不到,不怕做不到”。有人甚至说,我国粮食产量再提高,把地球上的人统统集中到中国来也够用。

  1958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召开扩大会议,会议确定一批工农业生产的高指标,宣布1958年要生产钢1070万吨,即比上年钢产量翻一番;会议还讨论和通过《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决定在全国农村普遍建立人民公社。决议指出,“人民公社将是建成社会主义和逐步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最好的组织形式”,并说“共产主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么遥远将来的事情了”。中央决定1959年粮食产量指标为8000-10000亿斤,棉花产量指标是9000-10000万担。而1958年粮食产量只有4000亿斤,棉花只有3938万担。要分别增产一倍至1.5倍,根本达不到。

  在杭州会议上被批评为“右倾保守”的周恩来,面对农业的“大跃进”局面,虽然表现沉默,但他仍以冷静的头脑观察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高速度必须建立在客观可能性的基础上,经济发展要遵守有计划按比例的法则。因此,他既对“大跃进”造成的大浪费深感忧虑,又对今后人民如何生活充满各种担心。

  正当周恩来决定亲自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的时候,河北省的徐水县又放了个大“卫星”。1958年9月1日《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徐水人民公社颂》,文章称徐水将要发射的“高产卫星”:小麦亩产十二万斤;白菜1棵五百斤;皮棉亩产五千斤;山药亩产一百二十万斤,徐水的人民公社将会在不远的期间,把社员带向历史上最高的仙境,这就是那“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自由王国的时光。

  听说小麦亩产达到12万斤。周恩来很吃惊,难道真是“客观可能超过了主观认识”?于是,1958年12月24日,周恩来到河北安国县和徐水县视察。

  “实现农业水利化”

  1958年12月24日凌晨,一列专列从北京驶向保定火车站,继而东行停留在保定飞机场。

  这一天,寒风凛冽,天空飘着稀疏的雪花。早晨7点,河北省委书记解学恭、保定地委书记李悦农和几位县委书记,在列车上和周总理见面、汇报工作,而后便同乘专列南行到定县,换乘汽车来到安国。当时县委的负责同志首先向周总理汇报了全县“大跃进”的情况。周恩来问安国县委书记刘振宗:“每亩能打多少斤粮食?”刘振宗说:“今年高粱、玉米可以打四千斤。”周恩来接着问:“打的了这么多吗?打这么多粮食,怎样处理?”凡在场的同志都感觉到,周恩来似乎对“大跃进”中的“高产卫星”“昼夜鏖战”并不感兴趣,而是要求去农村看看。

  安国县位于河北省中部、潴龙河流域,历史悠久。汉朝时设置安国县,隋朝改为义丰县,宋朝改为蒲阴县,明朝并入祁州,1914年夏设安国县。以农产小麦、玉米、甘薯等为主,盛产药材。县城还有一座药王庙,许多外地采购药材的人都要到药王庙来烧香,认为只有拜过药王,药材才能有效治病。

  周总理外出时,总是要求轻车简从,不愿过多地去惊动当地领导和麻烦群众。在从保定出发到安国时,由于当时乘坐的车辆大都是美式汽车,年代已久,为防止半路发生抛锚,负责保卫工作的省公安厅副厅长王文同备用了两部汽车跟在后面。但很快被周总理发现了,批评公安部门在“捣鬼”。他说:“轻车简从,便于首长联系群众,这是我一再讲的警卫工作原则,备两部车这不是浪费吗?抛锚有什么关系,不过是等一等换换车就行了。”

  当汽车行驶到安国县东长仕村北时,见农民正在打机井,周恩来便让司机停车,下车后健步走到他们面前。

  “啊,是周总理!”一个叫赵顺德的农民惊讶地喊起来。人们听到喊声定睛看到,真是日理万机的总理站到了面前。他身穿黑色翻领旧大衣,圆口布鞋,满面慈祥,同大家一一握手。周恩来微笑着,关心地问大家累不累,冷不冷,并伸出手亲切地同打井农民握手。赵顺德手上沾着泥巴,不好意思伸手,周恩来一把拉住他的手,亲切地问他多大岁数,打了多少眼井,家中吃穿烧用有无困难?这句句问寒问暖的话语,像一股暖流涌进赵顺德心间,感动得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接着周恩来观看了打井现场,询问打井农民多少天打一眼井,一眼井能浇多少亩地等。打井农民都一一作了回答。周恩来还饶有兴趣用手扶着打井器具试打了几下,鼓励大家说:“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要多打井,打好井,实现农业水利化。”临别时,周恩来再三叮嘱大家说:“天气很冷,要穿暖,不要着凉,要劳逸结合。”

  “注意安排好群众的生活”

  周恩来离开打井现场,来到伍仁桥(原东风人民公社)视察。他首先来到公社医院,深入到三个简易病房看望住院病人,并依次走到每个病床前询问病情,随后,还详细了解了医院职工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情况,热情地鼓励他们要把工作做得更好。最后,他又来到中药房,看看药品是否齐全。当看到药斗上有薏米这味药时,便走上前对司药说“听说薏米很有名气,我买两角钱的,带回去作个样品。”司药立即称了二两薏米,周恩来让秘书把钱交给司药,司药说“送给周总理的,不要钱。”周恩来严肃地说:“药是国家的,必须要给钱的。”司药见周总理这样认真,只好收下秘书递给的两角钱。视察完公社医院,周恩来对县、社领导说:“各公社都应当搞好医院建设,让群众看病方便。”

 

  ◆周恩来在伍仁桥幼儿园与孩子们一起高唱《东方红》

  走出医院,周恩来又冒雪视察了伍仁桥千亩“天下第一田”。在回村的路上,周恩来走在最前面,进村后,不用别人领路,他走进了村头的张纪云家。张纪云和公爹见家中来人了,赶忙迎上去,周恩来亲切地与他们握手,向他们问好。进屋后,忽然听到西头房间有婴儿的哭声,周恩来便走了进去,伸手抱起正在啼哭的婴儿,又颠又哄,那亲热劲就像抱着自己的亲生儿女。待张纪云把孩子接过去,周恩来又向东房屋走去。东房屋里有张纪云的婆婆和小姑,婆婆因患病躺在炕上。张纪云生怕周恩来被传染上疾病,赶紧上前阻拦说:“屋里有病人,别进去了,以免传染。”周恩来摆摆手笑着说:“不怕、不怕”。进屋以后,周总理轻轻地走到炕边,弯下腰看了看病人,接着轻声地问了病情和医疗情况,又把手伸进病人的褥子下面,摸摸炕热不热。当他发现炕席下面没有铺柴草时,眉头紧皱,认真地对县、社干部说:“北方人爱睡热炕,天下雪了,要分些柴草给群众铺炕取暖,要把病人照顾好。”周恩来还到外屋掀开锅盖,看给病人做的什么吃的。当了解到群众的生活情况后,周恩来一再嘱咐:“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越高,干劲越大,越要注意安排好群众的生活。”周恩来每到一户人家,都是问寒问暖,摸摸这家的炕热不热,问问那家有没有锅。周恩来关心群众的心情深深感动了在场的县、社领导。晚上,伍仁桥公社和村干部按照周总理的指示,对群众生活作了认真的安排,解决了群众铺炕柴草和做饭用锅等问题。

  中午,周总理被安排在县委机关食堂吃午饭。炊事管理人员听说周总理要在食堂吃饭高兴极了,决定要把安国最好吃的东西献给周总理,把最精的手艺献出来,千方百计让周总理吃好。

  周恩来担心食堂做很多饭菜,就预先来到伙房,一把拉住身穿白色工作服,头带工作帽,忙忙碌碌准备饭菜的一位炊事员的手,嘱咐说:“你们辛苦了,午饭要简单,不要费事。”炊事员激动地说:“周总理辛苦了,欢迎周总理用餐。”当周恩来看到笼屉里有红薯时,说:“好,今天就吃红薯。”可到开饭时,周恩来看到饭桌上摆满了鸡、鱼、肉、蛋,便告诉工作人员把这些菜都退回去,并让人去向炊事员要红薯。炊事员觉得周总理很少有时间来安国,午餐连一顿好饭都不吃,而只吃几块红薯,实在过意不去。经工作人员再三向周恩来解释,才勉强让上了一盘炒鸡蛋和一盘炒豆腐,一碗小米饭和一盘红薯,结果,这顿饭周恩来只吃了几块红薯,桌上的菜连动都未动。周恩来说:“你们安国是先进县,丰收了要讲节约,吃饭可准备四个菜,不要搞得太多了。今后,中央负责同志到安国就准备四菜,这是下乡工作嘛!你们安国不是要出席中央召开的农业先进单位积极分子代表会议吗?伍仁桥、祁州公社也要去,到我家吃饭也是准备四个菜。”饭后,机关干部摆好了座位,等周总理入座合影留念。总理高兴地走到座位旁,但并不入座,而和大家站在一起,还特意把炊事人员叫来一起合影。

  

  ◆周恩来在伍仁桥幼儿园与孩子们一起高唱《东方红》

责任编辑:陈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