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
您当前的位置 : 河北共产党员网 > 河北党史 > 正文

崔建功:“四十五师誓与阵地共存亡!”

发布时间:2020-11-18 10:06:18来源:河北党史网作者: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崔建功,原名崔日发,又名崔建工,河北魏县人。1935年参加工农红军。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红十五军团七十三师政治部敌工干事、股长。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组织股股长、一二九师新编一旅一团政治处主任、太行军区四分区三团政治委员等职。1945年10月,在邯郸战役中,因太行军区七分区司令员受伤,被临时指定来指挥作战。在战斗中,他尽展指挥才能,率部坚守阵地两天两夜,将敌援军击退,当晚被刘伯承司令员任命为太行军区七分区代理司令员。从此,他由政工干部转为军事主官。后曾任太行军区十二旅旅长、晋冀鲁豫九纵队二十七旅旅长、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五军四十五师师长等职。1951年3月,作为第二批志愿军入朝作战,指挥四十五师参加了上甘岭战役。因战功显赫,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予“一级自由独立勋章”1枚、“二级自由独立勋章”2枚。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崔建功率领的四十五师请缨入朝作战,保家卫国。11月28日奉命开赴华北战略机动位置——河北邢台地区待命。2月17日,正式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第十五军。为了解前线情况,学习作战经验,1951年3月初,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参加了赴朝参观团,在金化以北下甘岭志愿军指挥所,见到了彭德怀司令员,听解方参谋长介绍了美军作战特点、志愿军作战经验和战场生活管理经验等,并参观了前线部队。3月下旬,崔建功率中国人民志愿军四十五师赴朝作战,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和芝浦里地区阻击战。

  李奇微接任美国远东军司令和联合国军总司令职务后,于4月下旬发起进攻,企图在志愿军侧后登陆,以实现“在朝鲜蜂腰部建立新防线”的计划,但因发现志愿军战略预备队已入朝集结,遂于4月21日转入防御。为破坏敌人登陆计划,避免两面作战,志愿军发起第五次战役,分左、右、中三路突击,其中第三兵团为中路突击兵团,负责从正面突破分割、歼灭北汉江以西之敌。崔建功率领四十五师为第二梯队,随二十九师前进。4月22日18时,全线发起进攻,向敌纵深穿插。4月23日,一三三团在余积山用高射机枪打落三架敌机。崔建功立即予以表扬,并号召部队向一三三团学习,开展打飞机活动,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部队情绪振奋,接着涌现出屈秀喜、张常聚等英雄人物,全师也兴起了打飞机的热潮,战士们由“怕飞机”变为“盼飞机”。为诱敌就范,大家想出了很多办法:“伪装汽车”“伪装宿营地”“生火冒烟”等等。当敌改为低空袭击后,部队则派出观察哨,鸣枪报警,从而有效地打击了敌人。为此,四十五师受到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的通令嘉奖。5月16日,五次战役转入第二阶段。崔建功率四十五师为一梯队,在友邻协同下,完成了阻止美军东援,保障主力东线歼敌的光荣任务。从5月28日开始,崔建功又率部参加了为期10天的芝浦里地区阻击战,完成了东线调整部署的任务。

  1952年秋,敌人遭遇连续打击,伤亡惨重,进退两难,加之正值联合国大会召开和美国大选,其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人民反战情绪高涨。美国为扭转不利形势,摆脱困境,同时也为在停战谈判中向中朝军队施加压力,扬言要“让枪炮说话”,突然向上甘岭阵地发动猛烈进攻。

  上甘岭,位于五圣山的南面,两侧各有一个小山头,加起来只有3.7平方公里。它们互为犄角,是五圣山前沿的重要支撑点。战前,这两处高地由志愿军四十五师控制。1952年10月14日凌晨,上甘岭战役打响。敌数百门大炮把30万余发炮弹倾泄在阵地上,硝烟、碎石、尘土交织成黑色雾障,四十五师苦心构筑的野战工事荡然无存。接着,“联合国军”在坦克、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6路向上甘岭高地发起大规模进攻。

  坚守阵地的四十五师官兵,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顽强抵抗,但终因伤亡过大,被迫转入坑道。傍晚,崔建功下令,乘敌人立足未稳之时,组织有生力量夺回阵地。当晚22时,崔建功又召开师紧急作战会议,决定:报请军部批准,将为反击而储备的所有军事物资全部转用于上甘岭方向;为避免两高地因部队建制过多引起指挥上的混乱,重新布置团、师各级指挥部。接下来的战斗进行得异常残酷,崔建功就把床搬到师部指挥所作战值班室。他与参谋人员共同收集信息,分析敌人的作战特点,精密计算,然后形成准确的判断和系统的作战方案。在战役进行期间,他吃饭很少,靠喝茶、抽烟支撑身体,嗓子经常处于嘶哑状态。在7个昼夜的激战中,四十五师累计毙伤敌军7000余人,自身也付出了3200余人的代价。崔建功在电话中向军首长表示:“打剩下一个营,我当营长,打剩下一个连,我当连长。四十五师誓与阵地共存亡!”

  10月21日至29日,上甘岭战役转入坚持坑道斗争,战役也进入最艰难的阶段。敌人在外部对坑道封锁、轰炸、堵塞、火烧,甚至投放毒气弹、硫磺弹。坚守坑道的部队每时每刻都经受着严峻考验,忍受着难以想象的折磨。坑道内缺水、缺粮、缺弹药,空气污浊令人窒息。尽管如此,大家始终保持着坚定信念:阵地决不能丢失,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因敌人炮火的猛烈封锁,后方物资大部分未能送进坑道。面对巨大的伤亡,崔建功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坚定的信念,在师部作战会议上决定:全师要集中所有的物资、弹药支援坑道斗争;以坑道为单位成立党支部,统一领导开展对敌斗争;炮兵火力要及时准确地打击敌人;适时替换和补充坚守坑道作战人员;多用火力,少用兵力,以小分队每夜反击北山高地,掩护另一高地坚持坑道斗争,作好大反击准备。按此指示,坑道部队夜间主动出击达158次,消耗了大量敌军。艰苦卓著的坑道斗争,为志愿军大反击争得了宝贵的时间。10月底,上甘岭大反击开始后,坑道部队里应外合,连续作战,彻底粉碎敌军攻势。

  11月4日,根据上级命令,四十五师除炮兵、通讯、后勤保障部队外,全部撤出阵地休整,将阵地移交给十二军三十一师。至此,四十五师顺利完成上甘岭战役的先期任务。

  在坚守上甘岭的22个日夜里,四十五师与敌人进行了大规模争夺战29次,毙伤俘敌共1.4万余人,自身伤亡5600余人,涌现出了孙占元、牛保才、龙世昌、黄继光等众多战斗英雄,产生了“一个苹果”的动人故事。上甘岭也成为美国为首盟军的“伤心岭”,美军向新闻记者坦言,“美军在三角形山(上甘岭)确实是失败了。”至11月25日,历时43天的上甘岭战役以志愿军的胜利而结束。

  崔建功率四十五师在朝鲜战场苦战三个春秋,全师将士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特别是血战上甘岭,使四十五师跨入全军主力师的行列,崔建功的军事指挥艺术也得到了充分发挥。几十年后,崔建功在回忆中说:“作为共和国的一名老军人,我打过许多仗,最难忘的是上甘岭这一仗”。

  崔建功回国后,被选为全国人大第一届代表。1955年入军事学院学习,同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57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十三军任第一副军长兼参谋长,1961年任昆明军区参谋长。2004年9月10日在武汉因病逝世,享年89岁。

  (作者:省委党史研究室编研一处调研员王林芳)

责任编辑:陈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