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东烽火】抗日战争中48位燕山忠魂之王少奇

发布时间:2018-10-09 16:54:05  来源:冀东革命史研究会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王少奇(1912~1944)

  王少奇传略

  他的名字响彻在冀东大地上,他的丰碑立在盘山陵丘,树在人民的心中。他就是抗战时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冀东地区担任过重要职务的王少奇烈士。作者所要记载的是他短暂而光辉的32个春秋。

  一

  1912年,王少奇诞生在河北省香河县县城西北街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条王松儒乃学究出身,自然希望儿子能成为儒门之秀,故为其取名为毓琨,号季儒。

  1927年,15岁的毓琨考入通县师范学校。那时,奉系军阀控制着北京地区,张作霖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大肆杀戮。这年,他们杀害了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消息传开,举国震惊。通师的学生们愤怒了,王毓琨积极参加学生们开展的反对反动军阀的斗争。斗争中,他受到了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影响,开始以冷静的头脑和敏锐的目光分析观察着社会和人生。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像那些视死如归的革命者那样,同反动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军占领了东北全境,华北也陷入空前的危急。王毓琨怀着满腔的爱国热情,毅然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带动同学们积极从事抗日宣传活动。

  1931年秋后,王毓琨和同学、好友卜荣久(蓟县板桥人)率一批学生来到香河县进行抗日宣传。他们在县城、渠口、刘宋等地公开地进行演说,号召群众抵制日货,参加抗日救亡运动。他们每到一处,先是齐声高唱抗日救亡歌曲,吸引群众,待群众集拢后,就开始演讲,宣传救国的道理。他们的行动在香河全县产生很大影响,抗日救亡的热潮很快掀起。在王毓琨等人的帮助和影响下,香河县城内的县立乡村师范、县立男子高小、县立女子高小3所学校的400多名师生也纷纷行动起来,3校分别成立了学生自治救国会,组织了各种宣传队,配合通师进步学生进行抗日宣传活动。

  1932年4月的一天,王毓琨和通师的同学们再次来到香河进行抗日活动。他们帮助县城内3校成立了统一的学生进步组织—香河县学生救国会。第二天,王毓琨和县乡村师范教师、共产党员田之甫,学生救国会主席张一凡等发动3校400多名学生乘集日到街上游行。学生们手举小红旗,高呼抗日口号,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声势浩大。学生们的行动使亲日分子吓破了胆,早已投靠日寇进行秘密活动的汉奸武桓(号宜亭)出来捣乱。武桓胁迫国民党县党部和县政府,阻止他们承认学生救国会。这时,王毓琨挺身而出,当众怒斥武桓卖国求荣的可耻行径。在学生们的坚决斗争下,县党部和县政府被迫承认了学生的抗日救亡组织。

  就在1932年的暑期,21岁的王毓琨考入了北平“北大医学院”。在学校中,他仍是学生运动的骨干。他除了参加北平城里的抗日活动外,还经常受组织上的派遣到附近各县(包括自已的家乡香河县)进行活动。

  1933年5月21日至26日,日军第一次侵入了香河,炮轰民宅,枪击无辜百姓,犯下了滔天罪行。不久,国民党政府又同日本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协定第一条规定: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不得作一切挑战扰乱之行为。这激起了香河人民的极大义愤。6月2日,香河县学生救国会再次发动学生掀起抗日热潮。正从北平回到香河的王毓琨立即加入了学生的斗争队伍。2日这一天,学生的游行队伍穿过了县城的大街小巷,最后汇集在城中心。王毓琨登上城中心阁楼高台阶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讲,他从九一八事变讲到了日寇入关,从东北沦亡讲到了华北危急,号召群众积极行动起来,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坚决不做亡国奴。他那慷慨激昂的演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工人、农民、商人,连警察、公务员也都汇集到这里来听讲。在抗日宣传达到高潮之时,汉奸武桓带着土匪出身的香河保安团长姜恩良和一群警察、保安队前来捣乱,想驱散群众队伍。面对敌人的枪口、大棒,王毓琨等人毫不退却。王毓琨当众揭穿了武桓认贼作父的无耻行为。武桓虽然心中恼怒万分,恨得咬牙切齿,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无言以对,一时张口结舌。王毓琨抓住时机,带领学生高呼口号,“抗日无罪,爱国有功!卖国投敌是无耻之徒,民族败类!”武桓知道再僵持下去讨不着便宜,公开镇压,露出汉奸狰狞面目还为时过早,在一片抗日口号声和学生燃放的鞭炮声中,他带人灰溜溜地离去。

  2日当天,整个香河城里的各商号、民宅都挂起了小红旗,晚上各家各户门前又挂起了红灯(对抗降日的白旗和日本太阳旗之意)。

  3日,王毓琨等人又会同学生救国会的负责人分别带领学生在香河城里查禁日货,在城内点燃起一个个火堆进行焚毁。

  香河县的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得热火朝天,王毓琨等起了重要作用。

  1935年,日寇对华北的入侵逐渐加剧,特别是《何梅协定》的签订和华北事变的发生,造成了整个华北及中华民族的空前危机。中共及时就抗日救国、挽救民族危亡发表了一系列宣言,提出了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进一步推动了全国抗日民主运动的新高涨。

  这年12月9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北平学生五六千人冲破了国民党反动军警的层层封锁,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反日救国示威游行,并向在北平的国民党要员何应钦请愿,要求国民党政府停止内战,抵抗日本的侵略,这就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王毓琨积极投入了这场斗争,并被推选为西城区抗日先锋队队长。无论是请愿还是游行,王毓琨都一直走在队伍的前列,他率领同学们振臂高呼:“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华北自治运动!”等口号。当游行队伍行至地安门时,与国民党反动军警发生冲突。王毓琨坚定勇敢,率领学生赤手空拳地同军警们展开了搏斗,英勇抗击敌人的皮鞭、大刀、棍棒、水龙头。他身上多处负伤也毫不退缩。学生们在他的带动下,以鲜血和意志抗击着敌人的镇压。

  因寡不敌众,学生的队伍最后被冲散,王毓琨等30多名学生被捕。不久,他和另外两名学生从狱旁一间厕所内逃了出来。

  逃出虎口后,王毓琨没有畏惧,继续投入了学生斗争的队伍,参加了学生们组织的“南下扩大宣传团”,深入工农大众之中进行抗日宣传。不久,他又作为北平学生代表之一到南京向国民党政府请愿。这次请愿遭到了镇压,血的教训使王毓琨认识到,单靠赤手空拳地向国民党反动政府请愿是不行的,必须拿起枪来参加抗日武装队伍,才能将日寇赶出中国去,才能真正挽救中华民族的危亡。

  “一二·九”运动后不久,王毓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时,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的消息传遍了全国。他听了感到十分振奋,积极地向党组织要求到陕北去参加革命队伍。

  1936年春,王毓琨和许多热血青年一起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辗转到了陕北根据地。在陕北,他学到了很多革命道理。后来,他响应党组织的号召,和许多抗日青年一起到敌人后方去,到火热的群众抗日斗争的洪流中去,做一一颗革命的种子,在群众中生根、开花、结果,发动广大民众组织起抗日武装,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王毓琨按照上级指示回到了冀东地区开展工作。

  二

  1936年底,王毓琨从陕北回来后,按照党的指示,和卜荣久一起到蓟县农村开展活动。为了便于工作,他先后化名王少奇、王琨山、王秀加、王瑛黄忠、李广等,常用的化名是王少奇。

  开始,王少奇、卜荣久等在龙湾完小、龙山小学、段甲岭完小、太平庄中学等地以教书为掩护开展抗日救国活动。

  1937年2月,王少奇和卜荣久在卜的家乡—蓟县板桥开了一所小医院,名叫“大同医院”,以作为抗日活动的基地和联络站。为开办这所医院,卜荣卖了家里的12亩地,王少奇也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以便把医院办得像样些。医院里,诊室、手术室、病床、药品、器械齐全,加上王少奇精湛的医木,这样不会引起敌人的怀疑。从此,王少奇就以医生的身份,为革命四处奔走,大同医院也自然成了抗日爱国人士的联络站。当时,冀东党组织的重要人物李子光等人经常到这里进行活动,发展组织,召开会议,传递信息,运转枪支。每到晚上,王少奇、卜荣久等人经常带领武装抗日小分队到敌伪据点附近进行活动,抓特务,搞枪支,闹得十分红火。

  1938年4月,冀东特委在蓟县盘山千佛寺召开了18位代表会议,王少奇、卜荣久、李子光等人都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举行冀东抗日大暴动等事宜。会议决定卜荣久任蓟县抗日救国会主任,王少奇任宣传部长。为了做好暴动的准备工作,王少奇和李子光、卜荣久、王崇实、王崇厚等同志到蓟县各地进行活动,建立救国会,发展会员,筹措枪支、经费,组织武装力量。王少奇经常出没在五百户、太平庄、龙山等地,向学生、教师和群众讲演,号召广大人民积极参加抗日游击队。

  冀东抗日大暴动原拟于7月底举行,但由于特务窃密,敌人得到了即将暴动的消息,提前制定了镇压措施。为此,蓟县县委在盘山栗树沟召开了紧急会议,由丁振军传达了特委田家湾会议精神,研究确定了全县统一暴动的时间及具体部署。王少奇积极参与了部署的制定。会议以后,他和卜荣久按照会议部署从速准备关防印信、红蓝臂章,命令布告,枪支收据,标语传单,医疗药品等项事宜。

  7月中旬,抗日大暴动在龙山、太平庄等地举行,暴动后组成了抗联队伍,抗联队伍相继打下上仓、邦均、龙古庄、别山等重要集镇,并于7月31日配合八路军四纵队一举攻克了蓟县县城。

  由于敌人调集大部队几路进犯,抗联队伍随八路军四纵队西撤,转移到平西根据地。王少奇也随队伍西撤。

  三

  1939年9月,由夏德元任队长,王少奇任政委的蓟遵兴游击队由平西返回冀东。这年11月,蓟遵兴支队与刘向道领导的队伍合并为一总队,王少奇任总队政委。

  1940年1月1日,冀东区党分委在遵化阁老湾召开会议。这次会议决定冀东的抗日武装一、二、五总队以盘山为基地开辟蓟平密根据地。王少奇所率的一总队是开辟盘山地区的重要力量。

  那时候,日寇对蓟县、平谷一带控制得很严,调集了伪警防四区队约一个团的兵力常驻蓟、平二县城,并经常四下出击。这支伪军是我抗日武装活动的一大障碍。对这支伪军,王少奇等总队负责人采取了两手策略,一方面组织精干力量,打击伪警防队伍,挫伤其锐气;另一方面做敌伪上层人物的统战工作,分化瓦解敌伪势力。王政委通过我地下工作人员了解到伪警防区队长董雄飞系东北军张学良旧部,对失陷的家乡常有怀念之情,对日寇践踏故土耿歌于怀,对我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抱有同情。王少奇决定亲自去会见董雄飞,做他的工作。党委同意后,经我地下工作人员—伪警防四区队参谋王鹤样的安排,王少奇化装只身前往董的驻地塔园与董会面。王政委向董雄飞详细阐述了我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并针对董的思想情况,做了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王少奇语重心长,情真意切,深深地打动了董雄飞的心。特别是王所阐述的教国救民的道理,对董的触动很大。董雄飞表示,今后决不再打八路军,不再破坏抗日政权,并答应一有敌伪军来活动的情报,及时派人通报。不久,伪警防四区队二大队长张锡禄也被我争取过来。此后,警防队每次出城行动,董雄飞都事先派人秘密给王少奇送信,讲明这次行动的计划,兵分几路,途经路线让我方做好准备,免遭损失。

  我抗日武装在迅速发展,但由于当时条件差,物资供应常供给不上,军用品更是极度贫乏,许多方面就通过被我争取的敌伪人士来解决。1940年7月,我冀东主力十三团建立,战士们一时换不上夏装。王少奇决定要警防部队帮助解决。王和十三团团长包森一起去秘密会见董雄飞,请他帮助赶做1000套军装。董开始有些踌躇,因为此事举动太大,一旦走漏了风声,于他大为不利。王少奇一番话切中董雄飞心中的痛处:“如果董队长确有难处,我们也不勉强。只是,董队长曾慨然表示要真诚爱国,同抗日寇。真抗日假抗日不是表现在口头上,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们静观董队长的爱国行动!”董雄飞的心被灼痛了,他毅然表示:“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完成任务!”他果然未食言,过了不久,我部队就从盘山附近收到了成包的新军装,及时解决了战士们的夏装。

  随着我抗日根据地的扩大与巩固,1940年10月,蓟平密联合县一分为二,北部为平(谷)密(云)兴(隆)联合县,南部建立了蓟(县)宝(坻)三(河)联合县,以加强对南部平原游击区的领导,王少奇担任了蓟宝三联合县县长。

  从1941年3月起到1942年底,日寇先后推行了5次“治安强化运动”,对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扫荡。蓟县地区是敌人清剿扫荡的重点,在山地根据地周围的蓟县、平谷、密云等县都驻进了大批日本侵略军,不断对我山地根据地扫荡出击。敌人还在周围的村庄采取平原挖沟修楼,山区烧庄并村,妄图使我军政人员无法安身。

  1943年2月的一天,王少奇正和几个暂时撤回盘山的区干部研究工作,突然来了大批日伪军,吼叫着从四面八方向盘山包围上来,企图将我抗日干部们一网打尽。在这十分危急的情况下,王少奇指挥大家边打边撤。在盘山武装班的掩护下,王少奇和其他4名干部隐蔽在盘山旋风岩下一个山洞里。敌人为了抓捕王少奇和抗日干部们,命令几百名日伪军驻在周围,白天三番五次地搜山,夜间布下侦探,整整围剿了15个昼夜,仍然一无所获。在这异常艰苦紧张的情况下,王少奇坚定自若,耐心做好宣传鼓动工作,指挥大家沉着应战,使战友们深受鼓舞。当时正值数九寒冬,5个人只有两条毯子,大家身挨身,心贴心地挤在一起,腿都冻成了紫色,可没有一个人叫苦。吃的东西,只靠盘山武装班副班长于连海冒着生命危险,夜间偶尔潜入山中送来一点凉水和炒米来维持。就这样,王少奇率领大家一直在山中坚持了半个月。最后终于突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安全转移了出去。

  四

  在王少奇从事艰苦的抗日斗争年月里,他的家属,亲人们也在忍辱负重,担受风险,千方百计地支持他的工作,支援根据地的斗争。

  父亲王松儒老先生是个很有学识的人,在儿子进步思想的开导下,认识到了“外虏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的道理。他从资金等各方面积极支将儿子从事救国救民的斗争。直到1934年老先生逝世前,还谆谆教导家人要像少奇那样,“有民族的硬骨,做正直的国人”。

  妻子薄玉秀虽然文化不高,可是个既贤惠又懂得道理的女子。通过和王少奇在一起,学到了不少知识,也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她积极支持文夫的革命活动,不止一次地对丈夫说:“国难当头,忠孝不能两全。你放心地在外为国尽忠,我在家中侍奉老人,替你尽孝”。她担负起了侍奉老人、照顾孩子及家里地里的各种活计,从无怨言。

  他们一家人秘密为革命事业做了许多工作。少奇或其他地下人员到香城里来活动,都是薄玉秀进行巧妙的安排,将他们安置在隐蔽的地方,托人为他们办理良民证。任务完成,再秘密地找人将他们乔装送出城。一家人不止次地为秘密进城的革命同志筹措资金、衣服、地图、药品等必需品,使他们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来香河活动的同志每回到山地根据地,总是赞不绝口地说“我们能胜利完成任务,多亏了王大嫂!”

  那时候,敌人风闻薄玉秀的丈夫是八路军,可又一时抓不着把柄,便三天两头到王家来寻衅生事,以便发现线索。设在自云寺的伪警察一分所,因靠近王家,经常借机诈取钱财。

  有一次,敌人得到消息,我北山根据地派人进了城,很可能潜入了王家,于是,大批的宪兵、特务突然闯进王家来搜捕。少奇的母亲上前拦阻遭到了一顿毒打。由于薄玉秀等人的巧妙安排,敌人扑空了。他们气急败坏,要抓走少奇的妻子和孩子。幸亏薄玉秀提前带着孩子越墙逃了出去,转移到了隐蔽的地方。敌人一无所获,就将王家乱砸了一通才离去。事后,敌人几次要抓薄玉秀和孩子,但由于薄不断地隐蔽和转移,再加上少奇二兄王毓奇(为了便于少奇工作,他出任了伪城关镇长)从中周旋,敌人的阴谋才没有得暹。

  五

  1944年10月16日,冀东特委在丰润县张庄子召开特委扩大会议。王少奇当时担任冀东军区卫生部政委,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正在进行时,情况突变,敌人从四面向这一带包围过来。在紧急的情势下,领导干部们和警卫部队转移到了南面的李庄子。

  17日一大早,大雾蒙蒙,大批日伪军又乘着浓雾从李庄子村西摸了上来。特委组织部长周文彬当机立断,警卫部队扼守阵地掩护;机关干部火速向杨家铺村转移。谁知他们刚到了杨家铺村,又遭到了5000多日伪军的包围合击。人这次投入了血本,要将我特委机关一网打尽。情况万分危急,继续转移已不可能,周文彬坚定地下达了突围的命令。

  在这危急的情势下,王少奇沉着坚定,指挥身边的同志们边打边撤并照顾受伤的同志。当退到一半山坡的时候,卜荣久不幸腹部中弹。少奇见了,不顾迎面纷飞的子弹,马上扑上去为战友包扎。正在这当儿,一颗子弹呼啸飞来,穿透了少奇同志的胸部,伤势非常严重。他意识到自己突围已不可能,为了严守党的秘密,他挣扎着把随身携带的机密文件点燃焚毁。随着火光的升起,顿时吸引|过来数十名敌军。这时候,少奇仅有十来发子弹了。他强忍巨痛,将一颗颗仇恨的子弹准确地射向了敌人。

  当剩下最后一颗子弹时,少奇停止了射击。这时,敌人阵地上传来了个熟悉刺耳的声音。“毓琨老同学,快投降吧!皇军非常赏识你的才干,只要你能归顺,保证你能连升三级,每月薪俸300大洋!”原来他的一个同学已投靠日寇,做了汉奸,现在正为主子卖命,向他劝降。“投降?帮日本强盗杀中国同胞?你们真是瞎了狗眼!”少奇一阵冷笑。

  敌人见劝降不成,就又试探着进攻,待证实王少奇确实已无子弹时,才嚎叫着冲了上来,大叫:“抓活的!皇军有重赏!”

  少奇感到,他已难突围出去了。他至死也不能做敌人的俘虏。他默默地向远方注视了一眼,向党、同志们]和亲人们告别。然后,他面对蜂拥而上的敌人,从容地举起了手枪,向自己的头部打出了这最后一颗子弹,为了革命事业,为了民族的抗战,献出了他那32岁的年轻生命。

  (根据薄玉秀同志讲述和有关资料整理)

  (原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省香河县委员会编:《香河文史资料集存》)

责任编辑:陈红_DW103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