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化组建远征担架团支援前线

发布时间:2018/03/14  来源:唐山党史网   作者:  河北党网新闻热线:0311-87908405
分享到:

  解放战争中,在扩军补兵青壮年踊跃参军参战的同时,遵化县奉命三次组建远征担架团,支援前线,配合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作战。

  参加东北解放军秋季攻势

  1947年8月接上级指示,遵化县委立即向各村民兵发出动员会,号召民兵踊跃参加担架团,随部队远征东北。各村民兵在共产党员的带动下,积极报名,几天时间遵化县就组建起一支2000人的远征担架团,中共遵化县委任命县武委会主任杨青担任团长兼政委,远征东北随同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作战,转战数千里,行军于义县、阜新、北镇、沟邦子、打虎山、新民、彰武、台安、盘山、锦县各地,历时8个月,参加了义西、黑山、打虎山等10多次大战斗,在冰天雪地严寒刺骨的阵地上,冒着枪林弹雨抢救运送伤员,把伤员运到后方医院治疗。在运途中,担架队员们精心照顾伤员,待如亲弟兄。冷了把自己身穿的大衣脱下来给伤员盖上。饿了,给伤员一口一口的喂饭。大小便没有用具,就用自己的搪瓷缸接屎接尿。伤口化了脓,就用淡盐水洗净,再用新绷带包扎好。伤员们感动的落下了泪。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部队冲锋,担架队员们紧紧跟在后面,他们说,绝不让一个伤员丢在战场上,及时将伤员运下来,临时包扎,及时抢救。战斗结束后,还要和部队一起打扫战场,搜索残敌。

  1500人的担架团,从遵化出发时都是穿的单衣服,入冬后,严寒的东北,没有棉衣御寒成了大问题。经担架团领导研究决定,就地取材,学老区搞土改的方法斗地主。他们结合当地贫雇农,把地主的大粮仓打开,将粮食分给贫雇农。将地主的布匹、棉花、棉衣、单衣、夹衣分给队员们御寒。

  有了布匹、棉花怎样制成棉衣,对担架队员来说是个难题,粗手大脚的庄稼汉,都没拿过针线。但队员们说:“这难不能倒我们,我们没做过还不会来个照葫芦画瓤,把成品棉衣拆开一件,照棉衣片子裁剪。"这个提议提醒了大家,于是一齐动手,有的裁剪,有的絮棉花,有的缝制,薄厚不均,粗针大线,就把一大批棉衣做成了。还有的把两件单衣,当中絮上棉花,缝在一起。就这样,棉衣问题总箅解决了。接着,又自力更生解决棉鞋问题,他们把牛皮缝成鞋套,套在布鞋上,中间絮上軏裉草,这就是队员们所说的"牛皮鞋"。还有帽子问题,有个队员打听到一个毡帽铺,把那铺子的1300顶毡帽全部买了来,帽子问题基本解决。

  队员们有的穿着自己缝制的棉衣,有的穿着从地主家搞来的五颜六色、溜光堂亮而且很不合体的棉衣,有的穿着地主老太太、姑娘媳妇的棉衣。各自看着对方很是好笑,又加上每人都身背大枪、子弹袋,腰里挎着手榴弹,人们见了好生奇怪:"这是哪来的特种部队?"事后,那些国民党军被俘后才懂得:共产党打的是人民战争。国民党尽管武器精良,兵多势重其结果,必然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遭到灭顶之灾。

  担架团在战斗间隙,在驻地为民除害,剿灭小股土匪,宣传关内开展土地改革斗地主的形势,在当地群众自发要求的情况下,帮助他们建立贫、雇农组织,成立了270个贫雇农小组,开展斗地主开仓分粮活动。同时,从地主家中收缴了一千多支长短枪和上万发子弹。还帮助群众搞生产,收秋100多亩,打柴数万斤,拾粪2000多担,这支“特种部队”受到当地群众的爱戴。

  1948年4月,担架团胜利完成任务,即将凯旋返回家乡之时,东北解放军第九纵队第一百二十师举行了欢送大会,授予“遵化远征模范担架团”奖旗一面。全团在这面旗帜的鼓舞下凯旋而归,抵达遵化后,中共冀东区党委召开欢迎大会,再次授予"远征模范担架团"的荣誉称号,并发给每个队员奖状一帧。

  挺进热南

  1948年6月,中共冀东区党委、冀东军区,指示遵化县再次组建担架团,配合聂荣臻司令员指挥的晋察冀野战军,支援热南战役。

  中共遵化县委再次任命县武委会主任杨青负责组建担架团,并任命担任团长兼政委,李凤久为副团长,下设三个营,每营500人。这支担架团实力雄厚,大部是远征东北的骨干。从下达命令那天起仅用5天时间,就把1500人的担架团组建起来了。经简短动员后,立即向热南进发,两天后到达兴隆县鹰手营子镇,刚住下就得到承德已解放的胜利消息。担架团在鹰手营子待命5天里,分头走村串户,因这里刚解放,大部分群众还过着吃糠咽菜、衣衫褴楼的生活,队员们主动将自己背着的小米献出一部分,接济无粮的群众,和当地群众交上了朋友。当他们知道队伍是来自遵化县的担架团,是来支援解放军打国民党的后,更是亲如手足。队员们向他们介绍老'解放区斗地主分田地、贫苦农民翻身得解放的情况,他们听后精神振奋,感到有了希望。队员们又说:“你们这里很快也会翻身得解放把那些地主老财斗垮,过上舒心的好日子。”他们越听越爱听,各个心花怒放。

  5天后,担架团接到命令,每个班负责两名伤员,将战地医院的170名伤员用一天一夜运到马兰峪,移交给后方医院,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担架团不仅受到伤员们的好评,而且受到部队首长的多次表扬。

  接着担架团又接到新命令,跟随部队去解放昌黎县城。傍晚时分,担架团从马兰峪向东出发。连日转运伤员未得到休息,又困又乏,又是夜行军,许多队员两腿不听使唤,有的跌进沟里,有的撞在树上。团领导看到这种情况。凌晨到达迁西东荒峪时,命令全团就地休息,炊事班做饭,玉米混合菜粥做好,队员们刚吃了一碗,集合号吹响了,又是一个急行军。白天行军,因经常有国民党飞机骚扰,担架团专走山路,有天然的树木掩体,每个队员头戴柳枝帽,并未被飞机发现。

  两天两夜的急行军,在抚宁县留守营一带和部队接上了头,担架团以营为单位配属到部队里:一营随部队到昌黎县城东南西沙河、小蒲河一带:二营随部队到昌黎县十里铺、张各庄一带;三营随部队到昌黎县梁各庄、两山一带,对昌黎县城之国民党军形成一个包围圈。晚9时许,攻坚战打响了。经5个小时激战,国民党军死伤1000多人,被俘3000多人。第二天,担架团抬着100余名伤员随同部队撤出昌黎县城,到遵化、玉田一带进行休整。

  昌黎县城失守后,华北剿总派出一个军的兵力,尾随解放军到遵化铁厂、梁屯、接官厅一带。晚上,梁屯、玉皇庙附近住满了国民党军。担架团副团长李风久,挑选了10多名担架队员,组成一支小分队,全副武装潜伏玉皇庙,往南、往北各打了一阵排子枪,用掷弹简打了几发炮弹。国民党军以为被解放军包围,两股国民党军一齐开火对打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才发现上了当,死伤惨重,垂头丧气地抬着伤号回了唐山。

  次日解放军又长途奔袭,出敌不意地攻下了武清、香河两座县城之后,担架团又随部队开往唐山外围国民党据点一任各庄,那里离唐山市只有15公里,驻有国民党军一团和杂牌军400余人,钢筋水泥暗堡布满街头巷尾。担架团三个营,分别配属部队深入到任各庄东、南、北三面,战斗打响后,400名杂牌军很快当了俘虏。

  唯有据点里国民党正规团一直顽抗,解放军12次冲锋也未攻下。部队首长命令爆炸组,将碉堡一个个炸毁,国民党军两个营被迫投降。另一个营见势不妙,向西逃跑,解放军勇猛追击,到车轴山终被全歼。

  任各庄战斗解放军伤亡较重,担架队员们一直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及时将伤员从阵地上抢救下来进行包扎。战斗结束后,将烈士遗体装殓掩埋到烈士公墓。

  这时,辽沈战役即将结束,聂荣臻司令员牵制华北之敌的任务,已胜利完成。晋察冀野战军开走了,担架团的光荣任务也完成了。此次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转战2500多公里,运送伤员600多人次,同年8月返回家乡。

  万人担架团支援平津战役

  1948年初冬,遵化县奉命组建六个担架团,每团1570人,团上面建总团,另外,还建一个100多人的运输队,总计9500人,号称“万人担架团”。11月1日组建完毕,12月11日以团为单位举行誓师大会,12月12日分两路集中:去北平的一、二、六团在石门集中,去天津的三、四、五团在燕山口集中。但由于北平和平解放,一、二、六团的重点任务放在了运粮修路,宣传党的政策,帮助部队做后勤工作上。只有原定去天津的三、四、五团开往天津与部队并肩作战,抢救、转运伤员。

  12月12日傍晚,担架三团、四团从燕山口出发,15日两个团分头到达芦台和汉沽,与解放军第七纵队后勤部接上了关系,确定由三团配属二十五师,四团配厲二十七师。七纵派来一名营职作联络员,各连、营、团都配上一名部队的后勤人员,负责后勤供应,担架队和部队享受同样的待遇。

  12月18日,三团接到出发的命令,团长栾玉山率部出发,连夜行军,零点到达永定新河北岸,19日凌晨开始渡河,因船少人多,直到早8点钟才全部过了河。担架团直奔北塘,赶到那里战斗―206 ― 已经结束。国民党军一个团已被解放军二十五师全歼,遍地都是国民党军的尸体,解放军伤亡也较重。担架团随部队一起打扫战场,救护伤员,将200名伤员抬上担架,跟随押送俘虏的解放军部队将伤员运回汉沽后,即刻又返回北塘,准备配合部队打塘沽。到达北塘,已经入夜,因这里刚打完仗,各家各户空无一人。一营队员打开一家大地主的粮仓,见到满屯的大米,但团长不叫动,只好开火煮自己带来的高粱米。

  战略要地塘沽,驻有国民党八十七军一个整军、两个师(九十五个师、八十八师)、交警一个旅、一个保安团、一个+上保安队、海上还有第三舰队。塘沽地区又都是大片开阔地,解放军强攻不克,伤亡很大。为减少伤亡,改变了作战方针,采取围而不打。担架队员们将200多名伤员抢救下来,运往汉沽。从北塘到汉沽25公里,都是盐碱地,脚踩泥浆,道路又粘又滑,担架队抬着伤员走了一天—夜。路上还要给伤员喂水喂饭,接屎接尿,有一个担架停下来,大家都得停下来。经过艰辛跋涉,各个汗流浃背,终于将伤员安全送达汉沽解放军师部医院里。

  担架三团随解放军七纵二十五师西进天津,刚行至军粮城,又奉命返回塘沽,因塘沽守敌不断向外打炮,炸毁房屋,砸伤许多解放军战士,三团就是来抢救这些伤员的。队员们给伤员包扎伤口,喂水喂饭一直忙到凌晨三点多钟,队员们才轮流休息,让伤员们睡在坑上,队员们睡在地下。

  第二天,将100多名伤员运到贯庄医院,经抢救后,再转运到七纵后方医院一一潘庄。刚出发,就飞来两架国民党飞机,机关炮连续射击,还丢下几枚炸弹,飞机走后,刚走出十几华里,又来了两架飞机,向担架团猛烈扫射,解放军给予还击,飞机仓皇逃跑。有几个人受点轻伤,炸死两匹马。贯庄距潘庄35公里,7天往返5次,完成了任务。

  1949年的新年,担架队员们和部队指战员一起欢度佳节,队员和战士一样,每人发给3斤猪肉和3斤大米。新年过后,进行了短暂的整训。担架四团接到新的命令:配合二十七师打东局子。具体分工:一营留贯庄负责转运伤员。二、三营上前沿阵地抢救伤员。

  东局子原是美军修建的兵营,那里有国民党十六军的一个加强团驻守。据点外围第一道防线是百米宽的雷区;第二道防线是3米高的铁丝网;第三道是30多米宽的鹿寨;第四道是一条一丈多深3米多宽的壕沟,沟里沿是一丈多高的土围子,土围子里面布满了钢筋水泥浇筑的明碉暗堡,高碉堡可以了望外围全局,低碉堡只露出地表。据史料记载,当年修建这个据点耗资300亿元法币。

  1949年1月5日晚上,担架四团二营奉命开赴前沿阵地,子夜时分到达东局子东北角一座大型砖瓦厂,全营队员全部隐蔽在窑洞里,国民党军的探照灯、照明弹的强光不断照射过来,看到解放军正在雷区扫雷。

  7日12点钟,攻坚战打响了,先是炮战将守军防御工事一道道炸开。傍晚,开始强攻,解放军一鼓作气冲到土围子跟前,几次向土围里面冲锋,因为据点里的明碉暗堡发挥了作用,致使解放军伤亡很重。部队战士将伤员从土围子上抢救下来,担架队立即接过来,运到窑洞东面简单包扎后,由担架队运到贯庄。往返25公里,一夜连续跑了4趟。鞋跑坏了,队员就光脚跑,干部心疼队员,就将棉被撕开裹脚,以解燃眉之急。

  因为运送伤员的任务重,四团三营也来到东局子东南面,看到部队爆炸组夹着炸药包将明碉堡,一个个炸掉。部队发起冲锋,守敌的暗堡又开了火,解放军战士一个个倒下,部队把伤员及战士尸体抢回来,担架队接过来抬上担架运走,一趟又一趟的往返运送。在运途中,有的队员中弹受伤,有的牺牲。担架连政治指导员田文江小便被炸伤,鲜血顺大腿流下来,一个队员背起田指导员飞奔包扎所。田指导员心想:"我在家里是村支书,在担架队是指导员,领导着100多人,受伤就下火线,我决不带这个头。"想到这儿,他使―208 ― 劲从那个队员身上挣脱下来,自己到包扎所包扎完毕后立即返回连队,继续执行抢救伤员的任务。

  东局子攻坚战,打的非常激烈,从7日中午开始,到8日早展胜利结束战斗。据国民党军人刘云瀚回忆录载:"东局子守军一个加强团,只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副营长逃回了指挥部,其余的官兵全部死于战场上。"解放军伤亡也很重。担架二、三营抬下来的伤员达600人。一营负责转运伤员,一连7天7夜未休息。

  天津外围的国民党据点全部扫除。1月14日上午10时,对天津市区开始总攻。担架三、四团配属解放军七纵二十五师、二十七师主攻东线。总攻开始,先是一阵炮战,守军环城的防御工事遭到严重破坏。炮战一停,解放军立即发起冲锋,一下子冲到了护城河里。护城河水多年未结冰,可就在总攻前四天,气温骤然下降,结冰半尺多厚,所以解放军顺利通过护城河,至此,解放军指挥员为减少伤亡,命令暂停前进。担架二营乘机将伤员和阵亡的烈士尸体抢救下来,移交给团长栾玉山带领的第一营运走。一营抬着伤员穿越封锁线小张庄时,国民党军一发炮弹打来,炸死炸伤10多名担架队员,担架团长栾玉山也受了重伤。接着,第二发炮弹打来,栾团长阵亡,同时有7名队员牺牲,20多名队员受伤。团长牺牲后,一营长牛成接替指挥,命教导员铁光率三连将伤员及牺牲的团长、队员遗体抬走,同时派专人去总团报告情况。将这里的情况处理完毕后,继续奔赴前沿抢运伤员。

  遵化县担架团长栾玉山,本县西新庄人,中共党员。1945年参加八路军,1947年转到地方工作,参加过支援辽沈战役的"远征担架团",牺牲时只有28岁。栾玉山遗骨葬在唐山冀东烈士陵园。

  15日夜,解放军爆破组将守敌碉堡逐个爆破。凌晨,大部队攻进守敌司令部。7时许,守军司令陈长捷被活捉,天津宣告解放。

  战斗结束后,担架三团、四团又用5天时间配合部队打扫战场。至此,担架团的任务胜利结束。临行时,部队首长发给担架团一部分军装、毛毯、被褥、鞋抹等物,还发给前沿担架营一部枪支弹药,队员们高兴极了,对部队首长深表感谢。

  解放军七纵政治部,对遵化担架团大加奖赏,给三团、四团颁发了奖旗,三团一营、四团二营命名为"模范担架营"。有250人获模范队员称号。

  担架团于腊月二十七日(公历1月25日)从天津出发,凯旋而归。腊月三十到达遵化县界,队员们高兴极了,在界山口队员们用;机枪、步枪对空猛打一阵,以示凯旋。中共遵化县委领导及1000多名群众,敲锣打鼓夹道欢迎胜利凯旋的担架团。

  在辽沈、平津两大战役中,中共遵化县委三次组织近2万人的担架团,随部队远征与子弟兵并肩作战,完成了抢救、转运和护理伤员的任务。特别在解放天津战役中,牺牲12名队员。这一壮举,在遵化的民兵建设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节选自《遵化革命史》

责任编辑:陈红_DW103

标签:遵化 担架团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ICP备13012861号-1 冀新网备132014010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908405  新闻邮箱:hbdw2017@163.com  投稿咨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