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十年

2017-04-19 15:49:27  来源:河北共产党员网  新闻热线:0311-87801880
分享到:
  邢台日报编委 杨军会

  莲子已成荷叶老,不忘初心。

  其实,初心于岁月而言,在其还是年幼或者年轻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没有自知之明,待到其慢慢长大、成熟后,才发现了自己。哦,那就是我、我的初心!

  我的年,一年又一年,所有的人和所有的树一样,一年一年轮,就这么过来了。

  2015年春节刚过,当我手捧着由中国记协颁发的“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年”大红证书的时候,我茫然了、感慨了。三十年了!我的三十年,且还在循序渐进地增长中,让我竟没有来得及用回忆丈量一下这一段距离。

  脑子里倏然而过有位新闻前辈曾说的一句话:没有一个人因为从事新闻工作而后悔过。看看眼前身后我的同仁们,这句话确实是对的、是事实。当然,这自然有着社会学确凿的论据和论证。

  就说我吧。

  大学毕业后当过短暂的一段教师,然后,我进了报社工作,当编辑、当记者。顺便提提,那是我从全国招聘的沙河栾卸中学每月拿93元教师薪资到每月39元的记者工资的转化过程,可在当初我丝毫没有遗憾,反之觉得好像是赚了,赚了一个世界。我的世界,就是那份和生活一起日新月异的报纸。或许我就是一个新闻人的命,且寻觅到了最佳的人生定位。什么叫幸运,我觉得这就是。

  与新闻工作者经历而言,我也算是“长征路上的‘红小鬼’”了。由此忆起,在我二十岁刚刚到报社的那年冬天,是1985年的春节前夕,我一个人在办公室莫名其妙地流泪,那肯定不是想家,那是什么呢,觅得人生定位的激动?实现自身价值的感动?还是别的什么呢?

  苦并快乐着,勤奋并幻想着……用这样的词汇形容我当时的心境是恰当的。临时租住某局招待所每天一块钱的房租,两毛钱一个面包的晚餐,工作时间盈满眼里心里的文字和版面。编辑部里,我透视到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编辑部外,人群和社会走到了我眼前和心里,与我默默地侃侃而谈。

  瑞雪兆丰年。往年的雪都是下得那么大,那一年的年前也是,作为值班编辑的我,夜间的雪地里,骑着那辆踉踉跄跄的自行车跑彩印厂送版,回来时到主任家汇报,主任的孩子凝视着我,大声地说,哎呀!你看,你身上的雪。你看,你帽子上的雪!我的形象肯定给这孩子带来了新奇和惊讶。现在可以这样说,雪中年华,虽然是一瞬间,逗号一样、电影里的蒙太奇一样,依然与已经走得很远的我的现在可以牵连、可以对接。

  这些年少雪了。温室效应迎合着工业排放、人为污染呈现着。日复一日的雾霾,年复一年的暖冬。但涛声依旧,媒体人做新闻,读者们看新闻,生活每一天都在滋长着新闻,我的年华、我的年,按部就班地走向对生活理解的深处。今年春节前夕,我回农村老家探视亲人,侄子久久地注目着我,就像当年主任家的孩子凝视我一样,然后说,叔,你都长了这么多白发了!自叹一句: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这时,我已是壮年的我了。

  流年似水。

  实现自我、超越自我、超越时空,应该是人的一生履行的阶段,超越时空一般人是做不到的,但实现自我、超越自我鼓鼓劲也就能够做到了。当年身披白雪、如今头染银丝,但,新闻工作者的身份没有改变,这究竟是不忘初心?还是超越自我呢?相辅相成的哲学现象,就是在人生年华的循环往复中漫不经心地形成了。

  年轻的时候,常常为自己感动。记得那是1985年的冬天,我采写的人物通讯《有这样一颗星》被广播电台播用,我花了二十块钱,早早就买了一台微型收音机,选好频率、等待着播出的时间。寒风凛冽中,我把那小小的收音机贴在耳畔,倾听着播音员的播音,那简直就是最美妙的声音。

  不再年轻的时候,常常为别人感动。竹头木屑、东鳞西爪,社会的大事小情,在我的眼中,渐渐都成了绽开的花朵。之后,我的新闻稿发到了《人民日报》《经济日报》《法制日报》《农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京城几乎所有的大报。

  我与新闻有缘。

  缘分是怎样形成的?依我看来,有缘,是我在人群中发现了你;无缘,是我发现你在人群中。我与你的缘分是这样的,你见到我时,我在新闻现场;你见不到我时,我们的新闻在纸上。我与你的缘分,在每时每刻言谈意会中,这,便是报人和读者的缘分界定。

  过往的年华没有虚度,这是我最大的心安理得。

  那么多事情总像过电影一样。想起早些年和同事到一个偏远的乡村采写稿子,那是第一次获得河北省好新闻一等奖的一篇消息稿,题目叫《昔日迷恋万元户 如今倾心知识郎》。采访时住在老乡的家里,得知住处有虱子,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那天晚上我和同事睡觉时,都赤裸裸地脱个精光,脱下来的衣服高高地悬挂在屋子的中央,如今想起,还让人忍俊不禁。“96.8”邢台发洪水,我和同事去一线采访。当地的领导问:咱们去哪里?我说:哪儿最危险咱们就去哪儿。我们前去的是一个被洪水冲垮、冲成一个“孤岛”的村里,水深过腰,脚下激流湍急,我们肩扛纯净水、方便面、手挽着手向着“孤岛”行进……

  再后来,扩版、改版,改革、创新,大事年年有,新闻日日新。

  先有新闻,尔后有新闻人。不是我们在策划新闻,而是新闻策划在先。新闻人是怎么做成的?是岁月年华,是执着坚守,只要不留空白。新闻的意义在哪里?与时间赛跑,与众人对话,把语言和文字组合起来,告诉读者,事情是这样的,让事情的原貌接受现实与历史的鉴别和考验。

  对新闻职业而言,最重要的事情莫大于热爱。这世上又有哪一件事,不是种瓜得瓜、投桃报李呢?你热爱它,它对你喜笑颜开,你冷落它,它就扭头给你一个背影和远离。记得早年中国足球队那个叫米卢的外籍教练给他的弟子们说足球:态度决定一切。养蚕卖伞、打铁织布,著书立说、琴棋书画,三百六十行,各行各业不也都是这样吗?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是现在。每到春节,哪里有父母、亲人,哪里就是人们的家,远方的游子、都市的打工者,都要回家。飞机、高铁、国道上的匆匆行者,都在向着一个目标行进,那就是家。

  回家过年,只为拜年。这是过往。那个时候回家拜年,人们都不谈钱。我兄弟五个,排着队到长者家中拜年,他们不约而同说得最多的话、且忽略我的哥哥们只对我说得话:小五回来了?正年轻,在外好好干……我想,这就是对我的在乎和看重吧,我再想想,这分明也是对一个媒体人的在乎和看重。

  由于大学读中文的缘故,闲暇时就喜欢读书。当年读书的我,现在还在读书的我,与我钟爱的新闻事业就这么丝丝相扣于一身了。爱书的我,其兴奋点保不准何时就突然蹦将了出来。乔迁新居,新家就地处新华书店对面,这让我兴奋不已。早些年买到《文化苦旅》,整整一个春节爱不释手。天下文章,总有写得好、写得更好的人。得一本新书、奇书,也让其伴着我远行,山西的乔家大院、湖南的岳麓书院……

  不忘初心,方能行远。

  在这个丁酉年的春天,我想起,我的老父亲当年跑到学校给我送馒头的情景,读书的儿子是他的期冀;我又想起,当初的选择和至今我对这种选择的执着;我还在想,未来日子里,路漫修远,更美好的风景在等着我。

  时光挺糟,把人变老;时光挺好,给我至宝。时光之宝,就是让我时常思考,想象着是美好的。我常说一句话:你见到我时,我在展现;你见不到我时,我在修炼。修炼者,读书也。从实用的角度看,做编辑也好,当记者也罢,多读书,多多益善,总不是过错。

[责任编辑:申宁]

标签:新闻职责

相关阅读

党网出品

图话河北
深度汇
观察家
记录者
党网微调查
专题汇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导: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    主办:中共河北省委共产党员杂志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河北共产党员网 冀新网备 132014010 冀ICP备13012861号-1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河北共产党员网观点。本站图片文字内容归河北共产党员网版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爆料热线:0311-87801880  新闻邮箱:hbdw0701@126.com  投稿咨询QQ群:323209504  工作人员查询  本网法律顾问:陈淑琴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2 1